笔趣库 > 蝶谷修士 > 第908章 天魔剑法剑非剑,断功断宝断神念

第908章 天魔剑法剑非剑,断功断宝断神念


  一番试探性的交手,唐心悦已经对火云霞有了初步了解,不光是道法玄通,功夫了得。甚至还修炼了天罡三十六法中的‘正立无影之术’不被实物所攻击。
  就修为而言,其实唐心悦还在火云霞之上,但是一想到火云霞在玉山二代中实力不过中下游,唐心悦对于自己复仇之路的前景,也不禁心情一沉。
  利用可以虚化的正立无影之术抢得了先机,火云霞并未乘胜追击。这场战斗来的太过突然,对方一点解释也没有就出手了,火云霞相比打败唐心悦,更想要的是了解真相。
  火云霞说道:“道友权且住手,便是要我性命,也要说明缘由吧。”
  唐心悦冷笑一声:“我当名门正派会不由分说要杀我这魔影呢,玉山干的好事,害死我师父和同门师兄,今日前来寻仇,你可莫说无辜。”
  “这……”火云霞还真不好反驳,因为她确实没有底气。
  她也知道玉山暗地里在谋划大事,师门之中对她也是有所相瞒。自上回与蝶谷火拼后,火云霞就有意探寻。而且自己门下两名弟子不明不白的死亡,对自家门人尚且如此,而难说是不是玉山搞事,真的弄死了眼前少女的同门。
  火云霞反问道:“我若说毫不知情,你定然不信,但你既然说是我玉山所为,那行凶者何人总要告诉我吧。”
  “呵。”唐心悦冷哼一声,也不回答再度出剑。既然已经决定猎杀玉山门下报仇,火云霞知与不知又有什么区别,难道她还能为了正义大义灭亲?所以多说无益。
  唐心悦的百家缭乱剑法再度对上火云霞冰火旋转护体的仙灵剑舞。
  剑与剑碰撞之余,迸裂强大气劲,周围自然也是摧山毁林,地面竟然陷落一丈有余。
  本想再度发动正立无影之术,却没想到唐心悦的豫牙逼近突然变招,利用火云霞的这番自信,差一点削脑而过。火云霞大为吃惊,没想到自己身体虚化也能被少女的长剑所伤,这怎么可能?
  随后的几下交锋,火云霞确定自己的神通在对手面前完全失效了。火云霞且战且退,唐心悦越战越勇,只靠自身修为,火云霞明显已经难以招架。不知道唐心悦用的什么功法。剑招路数明明是各家各派的看家本领,可是却能砍断火云霞的冰火仙灵剑舞附带的法术。
  若是法术的效果伤不到唐心悦,那火云霞的战力无疑大打折扣。
  这正是:信手拈来百家招,横断冰风截火烧。摧山碎崖等闲事,但凭一剑震天骄。
  火云霞知道对手功力非凡,也不愿和自己多谈,为今之计只能再用手段了。她除了随身佩剑‘紫诰封疆’之外,还有两件护身法宝,一个是‘凰游云符鉴’另一个则是‘源质一气瓶’,这两件法宝一个针对精神、一个针对肉身。
  前者她借给了弟子心自灵,如今只能动用后者。只见她拿出了一个蓝色瓷瓶托在手中。
  这件宝物有些凶戾,所以她既没有交给弟子,也不打算随意使用。可如今战局凶险,而火云霞也只得拿出了宝物。
  只见火云霞持瓷瓶在手,打开瓶子上的塞子,一股黑烟便从瓶子中散出,瓶口对着唐心悦念动口诀。
  唐心悦见对方拿出法宝,还未有应对,就感到一阵强大得吸力引得自己无法挣脱。
  火云霞其实并不愿动用‘源质一气瓶’这件宝物太过凶戾,不论是人、妖、精、怪。但凡精血成胎者,皆可纳入瓶中。接着被瓶子化一分为二,生命精华化作浅绿色的浓稠膏液,这膏液即可炼药,也可以直接口服。凡人服用身强体健,修士服用滋养经脉。而生物体内的污浊残秽,则会化作一股黑烟,随着瓶子打开而挥散。
  火云霞本有自信不对外人动用此宝,却没想到眼前的少女不光是在战斗中压了自己一头,甚至可以用剑砍中自己的虚影,所以她不得不用此宝。
  唐心悦身子腾空,几乎要被吸入瓶中,没想到她反手一剑竟然打断法宝的吸力,火云霞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再次袭来的一剑挑飞了法宝‘源质一气瓶’。
  只见唐心悦空挥一剑,火云霞猛然咳出一口鲜血,惊骇的发现自己和法宝的联系竟然断开了。唐心悦更是眼疾手快,连忙将‘源质一气瓶’收入自己的储物符纸中。
  火云霞这才惊觉:“天魔剑法!!”
  唐心悦冷哼一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火云霞暗叫大意了,竟然没能早早看出对方用的竟然是‘天魔剑法’。
  天魔剑法乃是天魔卷所收录的一门功法,这套剑法注重的是法而不是剑,所以天魔剑法并没有剑招,可是他却能与其他剑招相融合。所以刚才唐心悦对各门各派的剑法都能信手拈来。
  除此之外,天魔剑法最厉害之处便是可以在体内气海孕养一道天魔剑气,虽然使用之时消耗甚大,可却能斩断天下神通。
  所以唐心悦可以无视正立无影之术,伤到火云霞的本体,也可以斩断源质一气瓶的吸力,甚至斩断法宝和其主人的联系。火云霞一时不察连续两次吃亏,尤其是后一次,几乎是重创。
  当初魔影唐云熙的成名一战,便是洪波湖一役,她面对朝廷、各大宗门,几大世家的联手围剿。连杀三百人最后扬长而去,成就了天字十大要犯的威名。也正是因为这天魔剑法相助。许多高手的神通还未施展,便被天魔剑气砍碎,几乎没有给唐云熙造成伤害就丢了性命。
  而后也不乏如慧眼凌家和火眼孙家的高手企图追杀魔影,但无一例外的暂时致盲了,就是因为唐云熙用天魔剑气砍断了他们的‘目光’。寻常人的目光是生来具有,自然不怕天魔剑气。但是经过修炼的瞳术却被唐云熙所破。或者说天下的修士基本都被她或多或少的克制。
  失去了法宝又被重创,再打下去必然是死路一条,火云霞盯着唐心悦,猛然间飞身而去,结果身影在半空被一道剑气击下,顿时鲜血洒满地面。
  唐心悦再度冷哼:“化虹之术?今天凭你任多手段,也别想逃过我的豫牙。”
  天魔剑法专截神通,哪怕是转瞬千里的化虹之术也被唐心悦断下。火云霞捂着肩头再次吐血,瞬间转身向山外奔去。
  天魔剑气虽然好用,可是对于使用者的消耗也不小,而且它只针对神通,对于体修基本不起作用。所以唐心悦也不会一直催动天魔剑气。见火云霞转身用双脚逃离,她也只能靠双脚追逐。
  于是火云霞尽力狂奔,唐心悦全力追击。尽管在功法和法宝上有所克制,但火云霞毕竟也是三教二代,一心想跑的话,唐心悦也没什么留下她的方法。
  二人一路疾行,多次纠缠在了一起,火云霞每每虚化,躲过致命的攻击,而唐心悦也靠着天魔剑气伤到了火云霞几次。
  被追杀的火云霞夺命而逃,却不能施展神通。为今之计只能求助于同门。纯阳子坐镇玉山遥不可及。临江酒仙四海为家一时难寻,唯有隐居的武威郡的前蜀相司马桧可以依靠。
  正想着,唐心悦再度掩杀上来,火云霞双手掐诀,三张符纸飞出化作巨大的金色护盾,阻挡唐心悦的追击,唐心悦却只是简单地一挥剑,便将金色护盾劈开,现场只留下三张残破的符纸。
  火云霞也不在意,她就知道这玩意没用,放在世间就算是修仙大能都能阻挡一时的玉山符纸,对上专斩神通的天魔剑法,最多也不过是消耗唐心悦一个抬手挥剑的瞬间罢了。也正因为如此,火云霞和同门传讯也做不到,因为天魔剑法可以斩断‘信号’,这么做只能拖慢逃跑的速度。
  对于火云霞的逃跑路线,唐心悦自然是明白的。在复仇行动之前,她就已经摸好了对手的情况。司马桧曾为蜀相,也在战场带兵杀伐,想必体修的根基不弱,功力肯定也在火云霞之上。要是对上他,自己肯不像现在这般从容了。
  如果司马桧和火云霞联手,那唐心悦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没用。所以必须在火云霞赶到武威郡前将其诛杀。
  这正是:剑斩仙人风斩花,血洒一落避逃杀。荒滩岂是断魂处,遥遥可及蜀相家。
  这番追逐持续了有小半个月,不论是追杀的唐心悦,还是持续掉血的火云霞都已经到了极限的边缘。尤其是火云霞,如今脚步虚浮,脸色苍白。要不是近百年的修为支撑,哪有人能这么掉血。
  夜色已经渐渐降临,二人在小树林中急急而行,脚下已经是武威郡的所在,这片树林可以说是最后的掩杀机会。
  火云霞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唐心悦纵身跃起:“受死吧。”
  火云霞已经感到身后威压,是继续往前跑,可能被剑气所伤?还是回身抵挡一剑,但会被拉慢速度?
  现实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因为剑锋已经落下,她避无可避只能抵挡,两剑交击一声脆响,气劲震断周围的林木山石,二人皆被弹开,唐心悦万没想到,火云霞如此状态尚有余力,而火云霞也不过是求生欲及强制下的强弩之末,踉跄的退了几步再次吐血。
  间距离再度拉开,火云霞二话不说继续逃命,就在这样的逃生之下,二人终于快要到司马桧的所在。
  火云霞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一声:“师兄!速来救我!!”
  唐心悦追到这一步也有所迟疑了,或许司马桧并不在家,或许在家赶来也需要时间,趁现在做最后的努力?可是司马桧真的出现呢?以现在自己的状况,能否保全性命?
  赌一把?还是……
  可能是曾经的追杀经历,让原本的魔影唐云熙变得谨慎,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冒险。而唐心悦不仅苏醒了功力和记忆,也继承了这种心态。哪怕还有这一丝机会,但面临着生命危险,她也不会狠下决心诛杀火云霞。
  于是唐心悦便撤走了,第一次追杀玉山门下宣告失败。
  在唐心悦走后,火云霞终于坚持不住了,倒在了小树林中。而不多时司马桧果然赶来,他确实听到了师妹火云霞的呼救,虽然心中疑惑,但动作却并不慢。如果刚才唐心悦不走,最后的结果就真的很难说了。
  ……
  小丁山下,心自灵牵回了自己的小毛驴。尸命绝天来得突然,她没有将小毛驴带在身边,不然的话也是一份战力。
  毕竟这只毛驴可是拜圣女教三十六护法之一的狂歌大王,当初也是给朝廷大军造成了不少麻烦,还是林越请出心自灵收伏的,所以现在毛驴见了林越还是呲牙咧嘴的。
  不过如今没人在意一个坐骑的想法,经过了林越的提醒,心自灵也觉得自己师父不会就这么放任自己出来‘寻仇’。可是迟迟不见动静当真奇怪。
  虽然已经答应了林越出手帮忙,但心自灵还是准备先回雨润山一趟。
  又过了一日,处理好小丁山上的众人,心自灵和林越准备离开。而子云和诸葛冷则是留了下来,诸葛冷突破在即,林越索性让二人留下,一边增强修为,一边帮助惠丫儿等小丁山新娘组建门派。
  新门派由于是心自灵仙长传授,名字要留一个‘仙’字,再从心自灵中取一字作为纪念,便称为‘仙灵宗’。
  而惠丫儿虽然年轻,但在几个女人里修为算是最好,她又是发起人,为大家寻的这份机缘,所以也就成为仙灵宗的第二任掌门人。
  这是惠丫儿提出来的,心自灵被供为祖师,她自然也就是第二任掌门。这么操作除了是对心自灵的感激,也有着暗地里抱大腿的想法。
  所以从林越和心自灵那里论,子云还要叫惠丫儿一声师妹了,留他下来帮忙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