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明小学生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乡试提调官虽然是带了个官字,但其实并不是官职,只是一项差事。与主考官、监试官并列为乡试三大头目,各司其职。
  
  从上一章的介绍可以看出,负责考务的提调官需要有极强的人力物力资源调动能力,要不然根本组织不成考试。
  
  所以提调官按惯例是由地方行政大员充任,两京乡试是府尹,各省乡试则是布政司官员。
  
  如今临近南直隶乡试时,提调官江府尹突然爆了科举舞弊丑闻,那无论如何是绝对不可能再继续参与乡试工作。
  
  在此非常时期,不考虑从外地调人的话,南京城里应该由谁来担任提调官?
  
  首先乡试是地方性考试,不该由朝廷部院衙官来提调,所以南京六部之类的官员可以排除在外了。
  
  剩下的府县官员里,江宁县知县虽然官职不算多高,但却是一个很合适的替补人选,别忘了贡院就在江宁县境内。
  
  而知县作为直接治理半个南京城的百里侯,人力物力调动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肯定比府衙剩下的佐贰官强。
  
  而且知县毕竟是正印父母官,权威性比府衙佐贰官更强,更能镇得住场子。
  
  但是,官场上任何时候都少不了但是,最合适并不意味就必然是,仍然离不开个人的努力。
  
  “所以县尊还在这里楞着干什么!”秦德威指示说:“快行动起来,以最快速度,点起壮丁,前往贡院!”
  
  冯知县抬头看了看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迟疑着说:“不用这么匆忙吧?今天消息肯定没传开,本官明日再去贡院也不迟。”
  
  秦德威便道:“若隔壁齐知县在江宁县任职,此时他肯定已经坐在贡院官庐里了!”
  
  冯知县登时就怒了,说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说隔壁老齐比自己强!不就放弃今晚花酒,辛苦点去贡院占坑吗!去便去了!
  
  当即就点计壮丁,连带皂役仪从,凑了三十来人,出县衙大门,浩浩荡荡杀向东面贡院!
  
  秦德威站在县衙大门外,对冯知县拱了拱手说:“预祝县尊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冯知县惊讶的说:“你不去?”
  
  秦德威负手而立,望着夕阳淡淡的说:“在下虽为小学生,也自知尊严!不想以刀笔吏身份踏入贡院,亦不想以刀笔吏身份,亮相于三千举子面前!”
  
  冯知县便叹道:“知汝素有大志,他日取功名时,再送汝入贡院!”
  
  两边被抓了差、今晚可能要在贡院门口打地铺的胥役一起感慨,不愧是小学生,偷懒都这么清新脱俗。
  
  却说冯知县单独领军,走到一处十字路口,正要折向南时,忽见对面也杀出一支人马!
  
  这支人马约莫一二十人,不声不响,衔枚疾走,却与己方一起堵在了路口。
  
  冯知县很生气,在江宁县地盘上,谁敢堵住自己的路!不怕“灭门小学生”前面那一句吗!
  
  他下了轿子再定睛一看,发现对面人马的领头大将竟然是隔壁齐知县!
  
  冯知县一看见此人就忍不住大怒,上前喝道:“齐大人!你这上元知县胆敢越境,不怕被就地正法么!”
  
  齐知县也吃了一惊,竟然在半路撞见了本地正主!这冯恩什么时候反应也这样快了?踏马的,肯定是小学生教的!
  
  听到冯恩质问自己,齐知县便也亮出了来历:“奉府衙左堂之命,本官前往贡院办差!”
  
  府衙左堂,就是应天府府丞,府尹今天爆了雷,被大司马钦差勒令闭门待罪,那府衙杂务只能暂时由府丞代理。
  
  冯知县又不是真傻,听到隔壁老齐的话,瞬间就明白了。
  
  应天府府衙建在上元县县境内,离上元县县衙更近一些。齐知县肯定是闻到风声了,然后迅速勾搭上府丞,借了府丞一个授权!
  
  紧接着就是带队不声不响的、偷偷潜入江宁县,趁着江宁县还没反应过来时,直接袭取贡院!
  
  好个奸贼老齐!冯知县无能狂怒,如果不是小学生催促自己,今晚贡院就真踏马会失守了!就这样,自己还差点晚来一步,被对方先过了路口!
  
  眼下两边数十人对峙,把路口堵得死死的,谁也不好过去。
  
  齐知县又在对面喝道:“本官奉了府丞命令,冯大人莫非要抗拒府衙!”
  
  冯知县傲然道:“什么府丞命令,在我们江宁县,连小学生都不会听!”
  
  此话好有道理,齐知县竟然无言以对,难得与冯知县斗嘴落了下风。但走是不可能走的,千载难逢良机,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冯知县有点闹心,总这样对峙也不是办法,顺手就从旁边皂役手里抄过水火棍......打算让隔壁老齐见识见识什么叫身先士卒。
  
  突然有书吏扑过来说:“冯老爷!不至于不至于!”又从肩膀上褡裢里掏出一把纸条:“有纸条有纸条!”
  
  冯知县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书吏,书吏便重重的点了点头回应,一切尽在不言中。
  
  冯知县莫得感情得接过纸条,看完后递给旁边皂役,吩咐道:“照办!”
  
  皂役苦着脸:“小的不识字!”
  
  冯知县只好莫得感情的念道:“如遇外来不速之客,免除附近沿街商民一年官银税赋,令其站出助威。”
  
  几个皂役照办去喊话,过了一会儿,便冒出了一百多条汉子和中年妇女,将齐知县队伍前前后后围在路口。
  
  他们也不动手也不说话,就是靠人多围着看。但齐知县也不敢动手啊,这里是江宁县境内,不是自己上元县的地盘!
  
  冯知县此时也不用管齐知县了,留下几个人监视,然后带着队伍就继续往贡院冲。
  
  说是占据贡院,其实也只是占据大门口,以及门口附近的官庐、穿堂。
  
  再往里面是考场几千间号舍,最里面又是考官准备驻扎的内院,都不可能让提调官占据的。
  
  提调官理论上不会在贡院日夜常住,所以门口附近的设施都很简陋。
  
  冯知县进了提供给提调官临时办公用的官庐,却见里面也只是简单摆设了桌椅,以及文书柜。
  
  跟随书吏又掏出一张折叠密封的特殊纸条,默默递给了冯知县。
  
  冯知县:“......”
  
  踏马的在一个闲杂人都没有的官庐里,还能有什么事需要教自己?
  
  冯知县抬眼看去,只见纸条外面写着:“阅后即焚。”
  
  拆开密封看去,只见上面写道:“官庐文书柜必有暗格,可预先偷放物品。乡试入场时,提调官坐镇龙门点名,此文书柜用来放置举子名册,搬在提调官席位左右。
  
  待某考生点名并搜检完毕,进入考场后,可偷偷取出暗格物品,使人送与此考生。”
  
  冯知县:“......”
  
  可真踏马的世事洞明皆学问,自己明明也是考过乡试、会试并成功登科的人,怎么还没小学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