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54.施以敌人最无情的绝望!

54.施以敌人最无情的绝望!


  “吼——!少得意忘形啊!!”
  虎人暴怒,露出狰狞的血口,一边顶着恐怖的雷电,奇异的虎爪握着一柄巨刃,身躯一颤,瞬步之间,闪身冲向空琳。
  “愚蠢。”
  空琳依然冷漠地说道,脚尖轻轻点地,便后撤在虚空之中悬浮,避开虎人充满怒火的一刀。
  顷刻间,虚数之力涌动,三支锋锐的虚数之矛同时赫然显现在她的背后!!
  紧随话语刚落,虚数之矛以刺穿一切之势洞穿而去!!
  虎人眼瞳猛缩,摆开架势,不敢小觑这些虚数之矛的力量。
  瞳孔隐隐有肃杀之气……
  砰——!砰——!
  青筋暴起,巨刃横斩!刀芒毕露!
  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击碎了两支虚数之矛!
  出乎意料的,
  那有意而为的真正隐藏在前两支虚数之矛之后的虚数之矛,锋锐的矛尖点燃着赤红色的诡异幽炎,此时恰恰刺到了虎人胸口不足一尺之处!!
  虎人只来的急收刀回防,将刀背横在身前想要抵挡住这次的攻击。
  “轻敌。”
  空琳此刻悬浮在十米开外的虚空中,微微下压小手,冰冷地吐露一句。
  轰——!
  虚数之矛发生了突如其来的爆炸!!
  爆炸声震响山顶!
  赤红色的火焰凶猛地吞噬了虎头兽人的身影。
  紧接着,却不知哪里的风吹散了火焰,显露出虎人的样子来……
  宛如磐石的胸口被虚数之矛洞穿出一个血洞,鲜血淋漓!但那古怪的火焰还在不断灼烧着伤口!
  它依然摆着那副举刀防御的架势,狰狞的虎面已经彻底黑化,它在愤怒!
  它从来没有想到,短暂的交手便是自己先挂了彩。
  那支长矛有古怪!?
  竟然无视了身前的武器,仿佛不存在一般穿透刀背,并且击穿了它的胸膛!!
  虎人想要凭借自己无比强大的快速恢复治愈自己被洞穿的胸口,但那就不散去的崩坏能火焰在不断抑制甚至吞噬它的恢复细胞!
  棘手的敌人……
  “但仅仅这样还远远不够啊!吼——!”
  虎人心念一动,系统板面弹出,它要发动自己的特殊固有技能——干扰(无视敌人实力)。
  虎人已经预料到结局了……
  曾经与它战斗过的继承者几乎都被这个固有技能彻底干扰了系统的正常运转,最后成为它刀下和血口的亡魂。
  它气血更加兴奋地在全身涌动,全身的肌肉在膨胀,恐怖力量与肃杀之气融为一体,魁梧的身躯直接拔高了一米!
  来自虎人那个世界的力量将它的身躯强化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它胸口的血洞也在缓缓地愈合,丝毫不惧侵蚀律者和死之律者力量对伤口的溃烂,硬生生地愈合!
  虎人等待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在系统失去控制紊乱异常的时候…能力不稳定…到那时敌人的实力不足畏惧……便可轻易斩杀!
  但是,
  一秒……
  两秒……
  几个呼吸过去……
  上空悬浮的空琳并没有如何变化,似乎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影响。
  ?
  ??
  ???
  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虎人等不及了,一刀挥出!带着狂暴的劲风,宛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弧状刀光袭向空琳!
  面对气势凌人的攻击……
  空琳不敢硬接,依靠第二律者的权能潜入虚数空间,避开攻击之后又显现出娇小的身躯来。
  “没听说过么?对付第二律者要打元素伤害……”
  空琳本想吐槽一句,可身后传来异样……还未说出口的话硬生生蚌住了。
  锵——
  原来袭来的滔天弧形刀光将身后的山顶给彻底削平!!
  接连数千米开外的所有雪山顶峰都被一齐切断!!
  卷起的刀风,甚至将云层都推到数千米以外……
  空琳有些心悸,认真了起来。
  紧随着,虎人瞬身腾空,身后的斗篷被吹得猎猎作响,冲向空琳,虎爪虚握,一种奇特的能量凝聚成巨型虎爪势要抓住空琳!
  短短几秒,这种密不透风的攻击,仿佛是真正的久经沙场的杀手。
  ……
  ……
  此刻的圣芙蕾雅学园,
  一只野生萝莉嘴里吃着酱香的团子坐在学园的一处长椅上,独自享受着美味。
  铃腰间别着一柄精美绝伦的蓝晶色太刀——寒狱冰天。
  远处走过一些女武神,注意到铃的时候慌慌张张地抛开了。
  “快走快走,别看她这么小只,那个家伙随随便便就把那些巨大的机甲给切成碎块……”
  “对对对,就是前几天的女武神能力考核,德丽莎学园长对那些废机甲头疼好几天了,据说她脾气不好……”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人家那么萝莉,绝对……唔唔唔,唔(捂)唔(我)德(的)最(嘴)肝(干)吗?”
  “……”
  这些话语也被铃听了个一清二楚,但她不在意这些。
  毕竟都几万年都过来了,作为侵蚀律者的时候什么坏话没听说过?
  “…铃,好吃吗?”
  作为寒狱冰天的刀灵的樱在铃的身边显出身体,犹豫了一下,温柔地问道。
  作为姐姐,久别重逢之后,她对铃很是关心。
  “没事的啦,姐姐不要在意的啦……又不是第一次……”
  铃一副不在意的笑着说道,但眼底那份忧愁是掩饰不了的。
  自从抛去律者这个身份,那些被崩坏影响的黑暗面的自己已经逐渐消失,万年来内心只有仇恨的她,如今才真正的接触这个世界,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同样渴望着友善。
  过分强大的力量会使弱小的人感到恐惧和远离,这是在所难以避免的。
  ……
  ……
  迷雾雪山此刻爆发出无比浓郁的崩坏能反应!
  乌云密布,飓风席卷,骇人的雷霆在云层涌动……
  那来自虚数空间里的无尽崩坏兽不断通过与律者核心的通道,在此刻不断转化为律者的能力!
  接通天地的巨大紫色雷霆,宛如通天之柱,压抑的气息混杂在雷电之中,极瞬之间,劈在敌人的身躯!!
  “吼——!!!”
  歇斯底里的虎啸充满着痛苦。
  尽管再顽强的躯体,在浩荡雷霆之中,也被粉碎成无数分子……
  不仅仅如此,雷之律者的权柄,对电磁场的精细控制,使空琳可以免疫了许多物理攻击并且干扰虎人的行动。
  “为什么我的技能对你不起效果!!?”
  虎头兽人怒吼道,它清楚的明白,自己的系统带给它专门针对其他继承者系统的固有技能全部失去了效果。
  自己原本对付其他继承者最大的优势一瞬间溃散……
  失败了……
  盯上已久的猎物最终咬死了猎人……
  虎人浑身毛发鲜血淋漓,被刺穿的身躯不断战栗,它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在它诞生的世界,它自认为是天选之子,拥有系统的它,便可主宰这个世界……只要它愿意,万界之主的位置一定是它莫属!
  但是……
  支配之律者以及意识之律者的力量不断摧残着它的挣扎的意识与精神……
  炎之律者以及死之律者的能力加速凋零着它的细胞……
  侵蚀之律者的能力不断降低它对崩坏能的抗性……
  ……
  知识和律者权柄碰撞在一起便是真正的阿鼻地狱,真正的天灾人祸……
  在虚数之树和量子之海的竞争过程中……
  “一种自然形成的机制,一种源于虚数的机制,一种哺育、滋养的机制,一种洗礼、淘汰的机制。”
  『那便是名为崩坏的灾祸。』
  ……
  空琳宛如登上天空的女王,紫色的长裙飘带上含有九种律者力量的象征图案。
  “这个世界不欢迎你,消失吧!”
  冰冷的审判宛如定死的寒天之钉,对敌人施以最无情的绝望!
  冷漠的金色审判架瞳。
  “你最不应对……另一个我…出手……”
  空琳心里闪过西琳的样子,喃喃道,小手虚压,降以雷霆!!
  最后一刻,
  九天的雷龙吞噬了虎人最后的狰狞……
  ……
  ……
  同一时间,
  调动的异常天气和空前规模的崩坏能反应出现在迷雾雪山。
  这一事件被天命、逆熵以及依旧隐藏着的世界蛇组织观测到,并记入在档案之中。
  『档案备注:
  能做朋友,就不做敌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