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51.你果然还隐瞒着什么吧?

51.你果然还隐瞒着什么吧?


  “篡权者所撺掇『树』的权柄,干扰了『树』与『海』的制衡。
  『树』没了那些权柄,就对世界失去了控制,『树』上的恒河沙数的世界的壁垒变得更加薄弱、更易脱落……无数世界化为世界泡落入『海』中,所蕴含的文明一同化为『海』的养分……对『树』而言,『万界之主』就是所有世界的蛀虫。”
  青年的气息变得异常沉重,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想听一听空琳的想法。
  空琳有些难以消化这些信息,毕竟在前文明时代主人格西琳作为研究员之一,据她所了解的——
  “世界泡”是属于量子之海的概念,是不完整的世界残响……
  它可能是人为制造的微缩世界,也可能某个平行世界凋零后残存的片段……存在于虚数之树上的则是真正的世界。
  如果曾经逐火之蛾所观测到的并且猜想是正确的,极有可能如眼前青年说的一致。
  “…没见过这么贬低自己的,算了……我问一下,如果这么说你是对虚数之树上所有世界具有部分主宰权?那你所从虚数之树得到的〖权柄〗的目的是为了争对虚数之树?”
  空琳陷入了思考,青年说的这一切太匪夷所思。
  “你说对了一半,但我并非要争对『树』,而是『树』需要进行新的洗礼,它做不到的事终究是需要别人来完成。
  它所承载的大多世界已经腐朽不堪,像你之前所遇到的那些继承者,它们之中就有些来自腐朽的世界文明,它们比我更加疯狂地渴望夺去『树』的权柄,我只是想要加速这个进程而已……”
  青年缓缓地说道,眼底仿佛星光闪烁,伸出一只手手摊开手掌,一幅幅各类文明的画面显现而又在自取灭亡的世界终焉中消散殆尽……
  “所以,在『树』将要全力灭除我,重新夺回权柄之前,我和它打了一个赌,以这份权柄为赌注,而以你们这些名义上我的继承者作为我和它的赌资和棋子……”
  “我最初就是人类,现在仍然保持这个身份,所以我以类人生命为基本条件随机选取万千世界之中的五名继承者,而它…则是以特殊生命体作为基本条件随机选取……你们有强有弱,所以我们给你们系统,我们告诉你们这是一份至尊的权位,在不干预你们的前提下,让你们按着系统的指引不断成长……
  最终,你们之间还是渐渐地出现了互相残杀……”
  青年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反倒轻松洒脱地说道:
  “至于我们的输赢标准是什么……你去想吧……我已经预料到我的失败,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你本是我破局的后手,但既然你做出了这个选择,是时候我也做出我的抉择了……”
  空琳听到这里,强忍着心里的吐槽,一口抿尽茶水,略有不爽地说道:
  “所以说,我也算是工具人?”
  青年微微一笑,坐回空琳对面的位置,继续拿起爆米花吃了起来,“我可没这么说。”
  “真是麻烦的家伙,你还是对我隐瞒了吧?虽然感谢你让我听了一个挺有意思的故事,我也对你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虚数之树和那些其他工具人们还会不会找我麻烦……”
  空琳站了起来,闭起一只眼睛,双手环胸俯视这青年,骄横地说道。
  “你猜呢?毕竟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呵呵。”
  青年有意无意地微微一笑,像一只心里充满阴谋诡计的狡诈的狐狸。
  “你,你在威胁我?”
  “我可没这么说,旅行者会把握自己的言辞。”
  “旅行者?你?”
  “跨越诸多世界的我,当然也算是个旅行者了……emmm……提瓦特大陆了解一下?”
  “……”
  ……
  一旁的光影已经黑了一脸。
  (果然,今天的老爷这么做一定有什么大病……)
  空琳和青年在光影佣人面前就像一对久违地朋友,它可没见过有自家老爷这样对待别人的,太惊悚,太反常了。
  ……
  “好了!够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空琳看着眼前青年故意作弄她的样子,一拍桌子,威严起来。
  “你这是表示你选好了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礼物了吗?”
  青年淡然一笑,问道。
  “……”
  空琳顿了顿,没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述说。
  如果说是能一直好好守护那个小妮子的话……
  “我大概明白了,这样吧,这个你收好,算是我给你的礼物。”
  青年从眉间牵引出一道星光,化为一段散发着神异光芒的古朴树枝,引向空琳。
  “这是什么?”空琳无奈地接过,问道。
  “纪念品,听了『树』的故事的小奖励,够意思吧?”
  青年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轻快地说道。
  空琳的确感受不到这段树枝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仿佛真的是一段普普通通的老树枝。
  “纪念品……真是够意思,如果可以,我真想给你来一个虚数之矛把你扎穿…再见,希望永远不见。”
  空琳和善温柔地说道,转身便要离开。
  “哈哈……慢走。”
  青年抬了抬眼皮,反倒趴着桌子上眯睡了过去,懒散地说道。
  “我送你离开,空琳小姐。”
  光影微微屈身,给空琳让开道路,恭恭敬敬地说道。
  “……”
  空琳疑惑地看着光影的态度,也没多想,跟了上去。
  ……
  将要踏上传送的空间裂缝时回望,此刻的花园里已经没有了百鸟的踪影,一片寂静,清风拂过,花香淡淡,抬头尽是星辰……
  而那名青年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向着更遥远的地方缓缓离去……
  直到消失在云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