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50.跳出赌局的棋子

50.跳出赌局的棋子


  “天地间,只有一『树』一『海』,于是它们开始了永无止境的竞争……”
  随着青年的述说,这未知的空间里掀起云涌,幻化出一幕巨『树』和瀚『海』的场景。
  虽然置身于虚假中,但依然犹如真实的景象……
  大海不断扩张积长,巨树不断扎根生长,
  一边想要淹没对方,一边想要吸收对方……
  树在海的浸润下,度过恒河沙的岁月,分叉出阿僧祇的枝干,结下了那由他的花叶。
  青年闭着眼,脸上洋溢着轻松沉溺其中的表情,那种主宰这里的一切的压迫感完完全全地从空琳眼前的幻象中传递出来!
  “时间在虚数之树的枝干上流动,像树冠一样,分叉出无限的世界。
  每一株枝干,都是一种文明存在的形式。每一片花叶,都是它们在时间维度中留下的现在与曾经……”
  青年丝毫没有像停下来的意思,莫名的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解说NPC的感觉。
  说实话,空琳都怀疑这个家伙的存在感是不是出现偏差,着实不像一个所谓的万界之主的形象。
  这熟悉的开场、熟悉的语调……
  从前身为游戏通关肝帝,面对游戏NPC闷长的对话和突然跳出来的cg,空琳根本不需要思考!
  (要是有这时间早打了几关了,碰到这些都是直接跳过!以后再补过场动画)
  经过空琳0.0001秒的深思熟虑,快到思考都跟不上决定……面目表情地说道:
  “感谢你提供生动的过场动画,不过我可以选择跳过或者快进吗?你这cg太长了。”
  这话说的有些不太合适,因为……
  (如果空琳不拿着一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爆米花,戴着墨镜的话,或许会显得一点庄重吧?)
  显然空琳摆出一副“你放你的电影,我拿出看电影的态度来”的样子。
  听到空琳的话,幻象中变换的画面突然间静止,青年那NPC的话语也顿住了,愣了半晌。
  青年倒是没想到空琳会说出这样的话,还有这毫不拘束的自在态度,的确意外。
  不过也罢……
  青年盯着空琳一时半会沉默着,丝毫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侯在旁的系统管理者光影虽然面无表情(话说有五官吗?)看似冷静,但心里不禁为空琳暗暗摸了一把冷汗。
  光影从来没见过有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向自己『老爷』说话的时候打断、提要求。
  见自己『老爷』面无表情地就要抬起手的时候,光影已经在猜测空琳会是什么下场了。
  可却……
  “你确定要跳过cg?这样你就没法解锁cg收藏了。”
  青年一只手撑着脸,一边自然地向正在嚼着爆米花的空琳伸出了手,毫不在意地问道。
  青年伸出手是向空琳讨她的爆米花,接过空琳递来的爆米花桶的时候,可怜桶里只剩下一点点见底的了。
  “剩下的全给你了,别浪费……你这句话挺耳熟,别拿游戏的话问我,等等!话说你也玩过崩坏三?多少级了?”
  空琳发现了盲点。
  “当然,88级了。”青年似乎找到了投机的话题,微微一笑,回答道。
  “emmm……88级?不是82级吗?”
  “你要知道这是你穿越之后的事了……要出新人物了哦,粉色妖精小姐,猜一下是谁。”
  “新角色?粉色妖精小姐?据我所知,印象中倒是一个家伙很符合,难不成是……爱莉希雅!?”
  空琳兴奋地拍桌而起,眼眶里打转着惊喜的泪水。
  老熟人啊!
  “是的,怎么样?动心吗?”
  “……”
  而此刻,侯在旁边的光影目光表情瘫痪,呆滞地看着眼前突然聊的火热的两个家伙。
  (二号继承者!请不要这么自来熟啊!!!还有老爷……)
  光影内心突然有些小失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
  “所以说,要不是你整的这个系统,我也许不会穿越,也许就有机会玩到你所说的这个版本了,哎……”
  空琳突然也有些失落,无奈地叹道。
  “我之前说过了,你的穿越并非系统造成的,而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偶然,但是……你知道很不喜欢系统吗?”
  青年突然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眼睛都眯从一条缝,脸上露出“期待会有什么回答”的表情。
  “好吧,我明说了,我不追求你所谓的万界之主的地位啦!也不知道你到底计划着什么,虽然系统的确帮了我很多忙,但我讨厌这种仿佛被监视的感觉……”
  空琳认真地盯着面前的青年说道。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帮你把系统撤掉吧,这下你自由了。”
  青年顿了顿,睁开那仿佛包含星辰大海的妖异双眸,爽快的答应道。
  爽快到让光影都站不住了。
  (哎呦喂!老爷这是想不开了啊!完蛋了……真的把系统撤掉了一个,虚数之树肯定察觉的到……老爷这么做不会有他的大病吧!?)
  “真的!?”
  空琳更加没想到万界之主比想象的更加好说话。
  “主动权交给你了,不要后悔。”
  青年微笑道,又轻轻抬起了手指。
  紧接着,空琳面前弹出系统板面——
  『系统提示:
  是否卸载系统?
  ①是②否』
  空琳突然回忆起这些年来系统的陪伴,竟然有些不忍,但还是选择了“否”。
  紧接着,系统化为一道印记从空琳的眉宇间飞出,如同薄冰一样碎裂消失……
  内心深处那种浅浅的监视感终于被剥夺,而且从系统获取的能力都在,物品则是放在了虚数空间,空琳感觉浑身舒畅。
  “恭喜你,成功跳出我的棋局,你已经不是我的继承者了,想好了吗?在最后你还有什么想从系统获取到的,我可以挑出来作为来到这里的礼物。”
  青年似乎有些高兴,但眉宇间仿佛多了一份惆怅。
  “是吗?有这么好的服务?我得好好想想……”
  “回归原来的世界、变成原来的样子这样的要求也可以的。”
  青年补充了一句,玩味地看着空琳。
  “……变回以前吗?不……在此之前我想知道关于我原来父母的事。”
  “你是说你穿越前原来的父母吗?如你知道的一样,我就是那个道人,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他们已经不记得你这个孩子了,而他们老来得子,那个孩子顶替了你的位置,他们生活的很幸福。”
  青年打了一个响指,幻境画面一转,显出一个平凡而又幸福的家庭的画面。
  “…爸爸妈妈……原来如此吗?是你改变的吧?不过也好,回不去也好,顶替我的那个孩子一定比我优秀吧?不像我只会打游戏给家人添麻烦……知道他们安好足以了……没什么好留恋的……”
  空琳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哽咽,但还是忍住了情绪。
  ……
  “好了,至于你的选择好了再告诉我,现在有个家伙不太礼貌,我得好好跟它交流一下了。”
  青年起身,而光影自然也感受到来自世界之上,那种浩荡磅礴的俯视着一切的虚无般的目光。
  这种恐怖的让人颤抖的目光仿佛深渊的巨兽睁开了猩红的眼睛,颇具压力。
  这个空间里的百鸟到处逃窜,着实乱套了……
  “怎么?觉得我坏了规矩,赌局不成立?你自然可以对我不满,但我就是要放她离开又怎么样?这件事可和她没瓜葛了。”
  青年挺着腰板,气势上毫不输一筹。
  “老爷,我这边有消息了,它那边也抛去了一个活着的继承者名额,看样子它要坐实这个赌局成立了。”
  半天没说话的系统管理者光影突然开口道。
  “……”
  青年目光如炬,与那目光对视,冷哼一声,吐露一字:
  “滚。”
  一声呵斥之下,那厚重感的目光算是识趣,缓缓地消散了。
  随后,青年剑眉星目,直视着空琳:
  “不用担心,就算没能作废赌局,但这赌局我输了又何妨?大不了我将这份力量还给它……
  我的力量对于『树』而言,是平衡与『海』的制衡关系的关键因素。而这所谓的万界之主的名号其实是美化的,其实我只是一个撺掇这份力量的人……一个真正的篡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