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9.赌局之中的棋子?

49.赌局之中的棋子?


  第二日,
  迷雾雪山的花圃中,
  『系统提示:
  !!出现特殊变故!!
  当前宿主已收集9颗律者核心,系统自动默认宿主打成收集12颗律者核心任务达成,开放紧急支线任务——与万界之主共进晚餐。
  任务要求:见面万界之主(???)。
  奖励:未知???』
  以往淡蓝色的透明系统板面突然变成了橙红色,这种情况也只有空琳在前文明时代违反规则的时候出现,足以说明这个突然的任务的严重性。
  “万界之主?那家伙又搞什么幺蛾子啊?……”
  空琳对所谓的万界之主的权位没有半点兴趣,如果要冒着危险去争抢,还不如守好自己眼前的女孩……
  意识形态的空琳漂浮在空中撑着半边头,端坐着,一边看着带着浅黄色的绣着花边的帽的西琳在花圃田里漫步,小脸上洋溢着让人心软的纯真笑容,熟练地帮莎娜打理着鲜花的一幕……渐渐出神……
  无论怎么看,相处有多久,在空琳看来,西琳仿佛无时无刻都是一个可以温柔他人的小太阳,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空琳的心,片言只语就可以治愈心灵……
  她不想和西琳分开,就像西琳不想和她分开一样,依赖已经根深蒂固了,主人格和里人格什么的,双方的情绪都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另一方。
  (如果……如果这样永远的存在下去的话,一点会很美好吧……)
  空琳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花圃里的这些鲜花都是莎娜栽种的,说是用来装饰和做料理用的,空琳并不了解,但还是很期待会做出什么美味。
  可现在并不允许她现在过着如此闲适悠哉的生活……
  “…谁会去和那不知道多少岁、又神秘兮兮的万界之主共进晚餐啊……可……算了,还是得去一趟,趁早回来吧,别再让她们担心了。”
  空琳从出神的状态缓了过来,选择的困境中挣扎,心里喃喃道。
  空琳从空中走下,逐渐实体化,浑身冰冷威严的气质虽然有所收敛,但仍然让人感到她的气场之强大。
  “姐姐?唔……是要出去吗?☆”
  西琳多半猜出了空琳的意图,她很清楚,另一个自己在遇到难为的事又要顾虑自己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
  “啊?!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是的,不过你们放心,很快就回来。”
  空琳走到西琳面前,被花叶掺杂着的发鬓,看着如同小花猫一样的西琳,苦笑一声,竖起一根手指对着西琳光洁的额头轻弹了一下……
  “相信我。”
  “疼!~☆”
  西琳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捂着额头,俏皮的嗔了一声。
  “我们知道了,但你出去要注意安全,别去惹麻烦了哦!”
  莎娜宠溺地一笑,提醒道。
  “好的,那我走了。”
  空琳话音刚落,身后的空间仿佛被击碎的镜子一般,显露出神秘深邃的“星空”模样……
  那是无尽的量子之海的景象投影,那些星星点点宛如遥远恒星的光辉就是一个个世界泡。
  “…女儿,一路顺风。”
  莎娜话语至,更是拉近了与空琳的距离。
  空琳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母亲的关心,心里流淌着一丝温暖。
  “早点回来哦,姐姐~☆”
  “嗯。”
  空琳转身踏入了那片“星空”,失去了身影。
  ……
  ……
  下一秒,
  再次睁眼,树荫下,入眼的阳光仿佛可以刺透心脏。
  奇怪的是这里的天空竟然可以看到满天星辰在移动……
  耳旁响起飞鸟叽叽喳喳的声音,恍然间便已是身处一处广阔的类似皇家花园的地方,一切都那么和煦温暖……
  “这里是……哪里?到了吗?”
  空琳沿着花园的通道前行,远处可以看到一个坐落花卉之中的西欧古典亭台。
  清风吹过带过的都是花香。
  “喜欢吗?这是我最怀念和最喜欢的地方。”
  一个爽朗的男声从另一处通道传来,随之有两道不同的脚步声也随之而来。
  “你就是万界……之主……?”
  空琳说到一半,在见到来人的时候,不可思议之下,话语顿了顿。
  一个无法言喻的神俊的白发金虹膜绿瞳子的青年和身后跟着一个穿着佣人黑色西装服饰的光影端着茶水……
  虽然没见过这名青年,但最起码她接触过那个光影一般的佣人——自称系统管理者的家伙。
  那这名青年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万界之主。
  “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邀请,请放心,这并非开玩笑所说的共进晚餐,只是和你聊一下天,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和我交谈的继承者,你愿意吗?”
  青年那空灵的声音始终含着一种玩味的态度,仿佛目光总是注意着空琳。
  青年率先在亭台中坐下,立刻就有百鸟衔树枝,在空中盘旋,而那光影默默地将茶水和点心摆到石桌上。
  “……”
  空琳没说话,还在观察这一切。
  “请。”
  青年吐露一个字,轻柔优雅的端起意外朴素的茶杯自顾自地说道。
  空琳无奈之下走上前去,在光影佣人的示意下,来到青年对面坐下。
  “好久不见了,二号继承者。”
  光影佣人用那还是如此欠揍的声音说道。
  (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果然……是那个魂淡的自称系统管理者的家伙吧。)
  空琳不屑地瞥了一眼,又看向了对面的青年。
  “不用疑惑我的外貌,之前你所见到我的幻象这是我一个形象化身罢了……有一段时间了,在崩坏世界玩的开心吗?”
  青年放下了茶杯。
  “是…你让我来到崩坏世界的?”
  “只对了一半,你穿越其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偶然,但是我选择了你。”
  青年淡淡的一笑,闭上了眼睛。
  “选择了我??”
  “是的,选择了你作为我的棋子参与我的赌注……”
  青年的话更为让空琳彷徨。
  (棋子!?)
  “什么意思!?”
  空琳情绪有些不稳定。
  “不用那么惊讶,你们是被选中又分配系统的棋子这一点无法否认,所以说你们是苦逼的继承者啊……哈哈。”
  青年笑了,给空琳的感觉不像一个预想中万界之主的“神明”形象,抛去惊人的外貌,而像一个普通人的性格。
  “棋子……算了,冒昧的问一句,如果作为棋子那我们参与的是什么样的棋局呢?”
  空琳心里纵然不爽,但还是想知道一切的缘由。
  “欣赏你这一点……借用某个你熟悉的金毛的话,你可以想象有一棵巨大的树,它的树尖目不能视,它的枝叶遮蔽天空。
  在树下,是一片广袤的海,它的深度无法探测,他的边界不可触及……而这场牵连你们的棋局,便是我和那棵树的赌局。”
  青年好像来了兴趣,看向了天上周转好似棋盘的星空,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