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7.要美照吗?奥托夫人的哦!

47.要美照吗?奥托夫人的哦!


  深夜十二点,
  深夜的位于北美的逆熵组织上空飞过一只巨龙,龙翼铺展着,宛如有雷霆在孕育……
  滑过宁静美丽的深蓝夜空,犹如紫色的星光拖出一道长线……
  “算不算幸运啊?到最后我们还是抓住了活体样本呢!”
  阿加塔坐在化为龙形的贝娜背上与贝拉得意地说道。
  挑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贝拉怀里的实验罐里被冰封的小型红色机械体,露出一丝具有魅惑的得意神情。
  “……”
  贝拉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点了点头。
  夜风吹动着阿加塔的烈焰般的长发,还有安静地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贝拉的褐色发鬓。
  “不想说的什么吗?不过也是,这么晚了我也有点困倦了呢…不知道师父睡了没?…”
  “…当时我也没想到啊,那些想小章鱼一样的红色机械体还会安分地藏匿在霍斯特·赫克尔身上,等到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动手…但它太小看我们了,竟然会觉得拿这种枪械就能威胁到我们吗?”
  阿加塔闭上眼,回忆起刚才的情况。
  而此时,仿佛含有紫色雷电流动的龙翼扇动,让阿加塔感受到晃动。
  “别烦姐姐大人了,好好反省一下,你可是差点把霍斯特·赫克尔一起给烧掉了……”
  化为龙形的贝娜突然开口了,声音已久那么幼弱,但语气丝毫不客气。
  “喂喂喂!我哪有!?我只是适当反击而已!……”
  阿加塔想要和贝娜争辩,但突然身下的“贝纳勒斯”又是猛扇翅翼,一阵晃动和狂风袭来……
  阿加塔不得不抓稳了“贝纳勒斯”的身体,可又是一阵下坠感传来……
  “搞什么啊?”阿加塔抱怨道,她的头发被发吹地乱糟糟的。
  眼下化为审判级崩坏兽的贝娜带着二人滑翔而下,
  恰恰可以看到整个高空下的逆熵总部的景色……
  各种指示灯在黑夜中移动,悄无声息地运作着……而庞大的总部大楼灯火通明……
  “到……到了?”
  看着眼前的逆熵总部,阿加塔喃喃着,她可没注意到贝娜什么时候加速的,毕竟刚才那么颠簸,阿加塔用头发想都知道是贝娜故意整她。
  “具体的你还是和盟主解释吧,解释为什么霍斯特·赫克尔突然严重烧伤住院这件事。”
  贝纳勒斯平淡地说道。
  “哈…”贝拉掩着小嘴,轻笑一声。
  抬头望天,仿佛看透了云层,水蓝色的眼瞳倒映着璀璨星空的星星点点地浪漫……
  ……
  ……
  逆熵总部大楼内,
  完成今天加班的工作以后,阿列克谢·扎伊切克将文件整理好,安静的办公室只有他翻动纸页的声音。
  不请自来的夜风吹动办公室的帘纱,强行带来夜色的宁静……
  灰色的短发、刚毅的面容在灯光下反倒显得有些疲惫。
  是时候回去了,总算是搞定了,明天的大概就可以轻松一点了吧!
  是该陪妻子去逛街呢,还是陪布洛妮娅去玩?……等等,布洛妮娅?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目光瞥到了已经在沙发上熟睡的小布洛妮娅。
  糟糕!……宝贝女儿竟然就在这里睡着了?果然是自己忙忘记了吗?
  明明可以不用等爸爸的……难道和爱因斯坦博士说的一样,相比母亲,女儿小时候更会粘着父亲多一点吗?
  “布洛妮娅?”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轻轻放好文件,合上抽屉,走到小布洛妮娅的面前蹲下,想温柔地轻抚女儿的额头,但还是停住了……
  小布洛妮娅的睡颜太可爱又让人不想去破坏这份美好。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轻轻背起小布洛妮娅,还不忘拿起那个吼姆玩偶,关了灯,退出了办公室。
  安静的逆熵总部廊道里,可以看到一个父亲背着幼小的女儿脚步轻缓地前进的身影,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一步一步……
  “呼~呼……”
  轻微的晃动还是让小布洛妮娅睁开了朦胧睡眼。
  “…爸爸?……那是龙…龙?好漂亮的龙……”
  小布洛妮娅朦胧中看见了空中飞落的巨龙“贝纳勒斯”。
  听到女儿这么说道,阿列克谢·扎伊切克下意识地透过廊道侧面全透明的玻璃墙也看向了停落的审判级崩坏兽“贝纳勒斯”。
  熟悉的崩坏兽呢……是贝娜贝拉大人吧?
  “…龙吗……布洛妮娅,还困不困?想听故事吗?”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露出一丝怀念的神情,刚毅的面容也显出一份温柔,轻轻说道。
  “嗯,布洛妮娅想听,爸爸!”
  小布洛妮娅听到有故事听,似乎精神起来,在父亲的背上撑起身体,小脸一副认真的样子可爱坏了。
  “好……听好了,六年前啊……爸爸我还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当上校的时候,遇到过很多的白色的怪物……”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慢慢的述说着过去最初加入逆熵的经历来。
  最初的西伯利亚第二次崩坏爆发…崩坏兽横行…
  又是被可可利亚指责****、倒卖军火……
  从瓦尔特杨、西琳、爱茵从崩坏兽的手下得到解救……
  乘着贝纳勒斯接亚历山德拉……加入逆熵……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和小布洛妮娅的身影,
  在平淡而又奇幻的故事中渐渐远去……
  逐渐模糊……直到……
  消失……
  也许未来的很久很久,这一切美好的时刻都会铭记在布洛妮娅的记忆之中,带着期望不断前行……
  ……
  ……
  此刻的逆熵盟主房间,还在赶漫画线稿的瓦尔特杨也感知到阿加塔等人已经返回逆熵总部。
  来到窗边,看着阿加塔等人,又好似一瞬间与阿加塔对上了目光。
  “……行动很快,大概明天就要出发了吧?”
  瓦尔特杨推了推镜片,喃喃道。
  仿佛心里又做出了什么决定。
  叮!
  凭空一声轻响带着浅浅的震慑回音,房间里的虚空中破开一个圆形的黑洞,金色的电纹附着其上,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熟悉的气息和手段,背对着的瓦尔特杨已经知道了这不请自来的人是谁。
  “有事吗?”
  瓦尔特杨转过身去,对虚数之门淡淡的说道。
  仿佛得到了许可一样,一个有着瀑布一般的紫色长发的萝莉凭空踏出虚数之门。
  金色的十字圈瞳还是那么摄人心魂……
  “就知道你这么晚还没睡,我是特地来分享好东西给你的,美人的照片要么?”
  空琳玩味地一笑,将手里的照片当做扇子展开。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瓦尔特杨无视空琳手上的照片,摘下了眼镜。
  “哦?那可不见得,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奥托·阿波卡利斯的女装照,奥托夫人呢!你知道的,他之前答应我的,确定不要吗?”
  空琳掩着小嘴,盯着瓦尔特杨。
  “放桌上吧,爱茵会处理的。”
  瓦尔特杨看了一眼空琳,即便没什么表情,但还是同意了。
  “呀呀呀,你这样并不讨人厌呢,行吧,照片我放这里了,我先回去了。”
  空琳无奈地摊了摊小手,将照片放下说道。
  “此外,有一件事我想问你。”瓦尔特杨突然提到这个话题,略微顿了顿,“你……听过『天上之人』吗?”
  “『天上之人』?我不知道,怎么了?是什么漫画之类的吗?”
  空琳的确不知道所谓的『天上之人』的存在。
  “不,换一个说法,它们是外星人……”
  瓦尔特杨的表情变得异常认真,让空琳也明白这根本不是开玩笑之类的话。
  从来的崩坏世界开始,的确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外星人像是一个很遥远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