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4.嗨~奥托夫人你准备好了吗?

44.嗨~奥托夫人你准备好了吗?


  『没想到会出现那时候的情况……真是令人难忘啊……卡莲。』
  通过潜入卡莲的记忆,奥托的目光放在了此刻的场景中……
  ……
  公元1476年……
  晴空万里,阳光直射在大地上,仿佛能驱散黑暗。
  可惜,这阳光能驱散黑暗,却驱散不了人心的阴黑……
  此时,在这座古代欧洲风格的城市里,街道中心集满了人,他们听着处刑台上那些穿着黑袍、带着乌鸦面具、腰间佩戴骑士剑的人的讲话。
  他们是天命教会的人,现在正负责维持现场秩序和宣布处刑罪犯“卡莲·卡斯兰娜”。
  其实,在之前天命组织的评议会上,卡莲表达了对于八重樱的浓浓爱意,评议会众人皆以为卡莲已疯,决定对她施行绞刑。
  因此才有了此时的处刑。
  而处刑台上的卡莲·卡斯兰娜被束缚双手接受这最后的处刑,雪白长发被束成长辫,绝美的容颜却带着一种虚弱感。
  ……
  『…本来不该如此的。』
  眼前的这一幕如此的熟悉,充满着悔恨,奥托喃喃着叹惜道。
  ……
  “卡莲大人怎么会犯下这种罪行,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两年前是卡莲大人从怪兽的手里救了我们的村子啊!”
  “是啊!你们怎么能……”
  处刑台下有人不满地说道。
  眼看台下的民众就要沸腾起来,台上一个黑袍人大声训斥着:“不准怀疑主教的判决,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的质疑——
  就以异端罪犯把你们都抓起来!”
  民众的反抗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纷纷对视着。
  ……
  『父亲手下的天命真是让人不敢苟同啊……』
  奥托评论了一句,话语中充满着失望。
  ……
  “阿瑟大人,时间不早了。”
  另一个黑袍人对站在处刑台中间的魁梧黑袍人恭敬地说道。
  那黑袍人愣了半饷,微微点了点头,与卡莲对视了一眼,即使带着乌鸦面具,也难以掩饰他的无奈。
  “唉…”他苍老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准备……处刑吧。”
  整个被叫做阿瑟的黑袍人颤抖着脚步,缓缓走下处刑台边上,但也只是背对着卡莲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心里也有他的打算,最为看着卡莲从小长大的他,早就已经备好了船只,准备放卡莲离去。
  但也意味着,他这老骨头反叛了天命,极有可能丧命于此。
  攥紧在黑袍下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佩剑,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而留下的两个黑袍人相互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拿起绞刑架上垂下的绳子即将套在卡莲·卡斯兰娜细嫩的脖子上……
  ……
  『这两个家伙该被杀死。』
  奥托的目光变得愈加冰冷,对此一幕极为不满。
  ……
  轰——!!!
  然而还没等那个绳索套到卡莲的颈部,从另一边突然冒出来爆炸一样的声音。
  许多高大的怪兽,从总部的方向突然出现,在城市的里面肆虐着,屠杀着城市里的民众。
  阿瑟愣住了,卡莲愣住了。
  “崩坏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城市外围可是部下了严密的警戒网啊!”
  阿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突然发生崩坏兽袭击,如今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与此同时,一个金发碧眼的俊美男子从一个建筑下走了出来。
  奥托用一种极度自傲的样子说着:“我父亲……啧,应该说主教那老鬼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以为把你以前的旧部下,女武神部队都调到远方执行任务,就没有人能有足够的力量来救你了。”
  奥托用手摆了摆自己的长发,温柔的看向卡莲,走上了处刑台:“但是他忘记了,在大教堂的地下,之前关押你的地方,还有着可怕的怪兽在。”
  “就是那些被你捕捉的崩坏兽,只要我解开那些崩坏兽的枷锁,然后用点替死鬼就能把它们引出来。”
  “它们制造的混乱足够瓦解天命组织在城内部署的所有战斗力,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离开这里了!”
  “来吧!和我一起离开吧!我的卡莲!”
  ……
  『……』
  看到这里,见到过去那个自以为是的自己,奥托不自然地加快了呼吸,却不再评论了。
  这不是什么值得分说的“大计划”,太稚嫩了。
  倘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有后面无法收拾和控制的悲剧。
  ……
  记忆画面中的奥托说着具现化一把拟态·天火圣裁,将那两个黑袍人击毙了,解开束缚卡莲双手的绳子,又绅士地向跪在地上的卡莲伸出了手。
  “奥托,你疯了吗!?你这么做会伤害多少无辜的人!!?”
  卡莲愤怒的喊道,挣扎着站了起来。
  “老爷……”一旁的阿瑟也看着奥托,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别再侮辱我了,奥托!”
  “卡斯兰娜是人民的守护者,是人民的护盾。我是不会不顾人民的安危逃跑的!!”
  啪——!
  卡莲的一个耳光重重地落在了奥托的脸上。
  即使如今虚弱的卡莲·卡斯兰娜,但毕竟带着卡斯兰娜家族的怪力,直接将奥托抽倒在地。
  ……
  在看到这一幕的奥托,现在内心有些复杂。
  『哈哈~看起来都疼,如此狼狈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天命主教该有的气质了……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以为破坏了城市的秩序就可以让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发展了吗?』
  一个话语中带着讽刺和轻蔑,却又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奥托的脑海。
  『!?』
  太熟悉了,奥托一瞬间就想起来是谁的声音。
  这种带着几分骄横的语气和空灵的威严……
  但奥托并没有发现他所猜测的人在关注着他,仿佛这个声音本就出现在这一幕记忆中。
  但是,明显看来,记忆中的卡莲等人没有听到,一切还是照常进行。
  可到下一刻,记忆中的画面一转,一切的一切仿佛按了暂停键,天空的飞鸟也静止了,挣脱牢狱束缚的崩坏兽们暴起地狰狞姿态也定格在奥托的眼中……
  他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他看的真切,这一切都由一个瀑布般紫色长发,十字圈金瞳的萝莉淡然地走出逃窜人群中而改变!
  西琳……
  真是可怕的力量啊……
  整个天穹仿佛都淡然失色,唯有那萝莉眼中的审判架耀眼夺目。
  好像她就是整个城市真正的主宰者,显露出绝对的控制力!
  『啊啦~你还有躲着看到什么时候?下面是付费内容哦~』
  又是这个声音?!
  她真正的发现了我!?
  奥托的目光不禁被静止画面中的紫发萝莉给吸引。
  那樱色的嘴唇轻起,莞尔一笑,威严而戏谑的眼神赫然与奥托的意识对视……
  『呵,被发现了呢……是我输了。』
  奥托心里有些心悸,苦笑一声,放弃解释的机会,算是认输了。
  是啊,本来他就不指望符华可以彻底拖住她,因此知不可为而为之,解释也就显得很无力了,与其解释还不如认错。
  “我是应当佩服你呢?还是你小看了我?”
  空琳随意的挥了挥手,一切的场景画面缩聚成点,留露出黑暗。
  而奥托的意识形态也出现在空琳面前。
  这令奥托有些犹豫,这时候他还在分析空琳的恶意值到底有多少。
  “不回答吗?那好吧……这里是卡莲的记忆深处,若不是我,你可能就要得逞了,
  这里不是一个适合交谈的地方,我们还是去外面聊聊吧!你说是不是,奥托夫人?”
  空琳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一边说道。
  转瞬即逝,奥托可以感受到的,他介入卡莲记忆深处的连接在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给排斥,不出几秒就会离开这里。
  一眼望去,那些缩聚与一点的卡莲的记忆片段……
  聆听心爱之人的记忆深处的回响,真是有些让他流连忘返啊……
  “罢了……我的目的算是完成了一半。”
  说罢,奥托也消失于黑暗之中。
  ……
  ……
  奥托的实验室。
  霍、霍、霍……
  妖刀雨村的刀身在磨刀石上磨出火星,没有一点手法,这哪是磨刀!?
  完全是对刀的摧残!!
  意识连接仪的躺舱里,奥托的睡颜很漂亮,如果额头上不会直冒细密的冷汗的话,可能会更加自然一点……
  刺耳摩挲的金属刀刃,简直是宝刀在发出惨叫,一点点的钻进他的耳朵。
  可太……惊喜了,但这惊喜可以退货吗?
  奥托在想这时候该说些什么缓解场合了。
  难道该直接说:我想知道关于西琳和空琳你们可以来去过去与未来的手段以及实力,还有卡莲的真假……??这样只是找死而已罢了。
  一旁磨刀的空琳,瀑布一般的紫色长发被束成长长的马尾,变得更加干练清爽,显露出光滑白净的小脸的可爱,只是…
  …请不要那么认真啊……!
  “醒来了,就别装,卡莲都醒了,奥托夫人……事到如今,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了,至于之前答应我的,不用我再催了吧?你自己来,还是我拿刀帮你来?”
  空琳“核蔼”地微微一笑,指间拂过妖刀雨村的剑身,跳跃的紫色电弧纵横!
  奥托睁开了眼,看到了一旁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琥珀,一旁同样从仪器躺舱里醒来的卡莲……还有,那“天使”一样的律者萝莉……
  不要太美好啊……
  “谢谢,我自己来。”
  ——奥托·阿波卡利斯于实验室发表女装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