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8.愤怒

  “琪亚娜!琪亚娜……”
  芽衣吃力地呼喊了几声,却见琪亚娜已经昏了过去。
  抬头看去,见到几只西伯利亚平原狼安静地等待猎物、露出獠牙的样子。
  明明刚刚来到这里,却陷入这样的处境……
  其中一头胆大的西伯利亚平原狼伏在断壑的边缘上试探,双爪按在一处松散的混杂着白色雪粒子的黑色泥土上,但险些连着泥土一起滑落……
  它发出一声呜咽,慌忙退后,而那被踩踏而下的泥土也就些许洒落在芽衣的秀发里……
  变的通红的手臂的酸痛感越来越强,握住刀柄的小手已经力竭了。
  不…
  不要……
  小芽衣咬着牙,忍着不哭,但还是无力地松开了抓住刀柄的手,和琪亚娜一起向高空摔落!
  风的呼啸声,快速倒退的场景,作痛的手臂,无力的下坠感……
  ……
  此刻琪亚娜的意识空间之中,
  一片洁白无瑕的空间,仿佛置身于水面,每走一步便激起一道水纹荡漾……
  不知所措的琪亚娜模模糊糊间看见到一个紫色的身影安静地坐在一个椅子上,大概是已经等她很久了。
  犹豫之下,琪亚娜向她走去……却听到那个身影以一副玩味地姿态,开口说道:
  “需要律者的力量吗?我的白发女孩……~★”
  声音中仿佛带着一种磁性和魔力,蛊惑着琪亚娜向她走去。
  “小姨妈?”
  “劝你最好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家伙~★”
  “你现在想不想救那个黑发的小女孩?回答我吧…
  不然,你和她都会死的~你是知道的,你那个小姨妈可不在这里,唯一能救你的现在只有我了~★”
  她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话语中带着一种隐隐的急切。
  ……
  ……
  芽衣将琪亚娜拉到自己怀里,紧紧抱住,眼睛紧闭,等待着死亡。
  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出现在怀里昏迷的琪亚娜身上,但芽衣下意识的把琪亚娜搂地更紧了!
  “琪亚娜”缓缓睁开眼睛,一蓝一金的瞳色让人心生心悸。
  “琪亚娜”感受到头部的疼痛感,抱怨了一句,想要睁开芽衣的“束缚”:
  “呃~疼……真是麻烦啊~★”
  此刻的琪亚娜已经由琪亚娜身体里另一个灵魂——西琳琳接管了琪亚娜的身体。
  她用力挣脱芽衣的手臂,却没想到芽衣越用力了,几乎让她整个人都贴在芽衣的身上!
  搞…
  搞什么啊!?
  芽衣的潜意识的举动,让西琳琳有些头疼,也许她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耳朵泛起一丝红晕。
  西琳琳嗔怒了一声,便不去挣扎了,因为她们还在飞速下落!
  体内的崩坏能受她控制,但由于是琪亚娜的身体,西琳琳手臂上蔓延一闪而过的紫色条纹……
  叮~
  下落的正方向凭空展开一道散发着紫色电路纹的黑暗虚数之门!
  她们摔落其中~!
  虚数之门随之消失。
  ……
  叮~
  虚数之门在之前的断壑出打开!
  下方便是迟迟未走的狼群~
  突然乍现的崩坏能气息使狼群害怕,给虚数之门下方让出一个空地。
  来自本能的危机感告诉着狼群,这是极具威胁的!
  不少狼已经打退堂鼓了,畏畏缩缩,低声呜咽,但它们还在等……
  哗~
  两个搂在一起的小女孩狼狈的从空中的虚数之门摔落而下!
  砰~
  重重地摔在雪地的积雪上,显出一个不深不浅的雪坑。
  “咳…咳咳~★”
  真是摔的够呛,西琳琳挣脱出芽衣的手臂,一身疼痛地撑着身体,狼狈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
  向自己的脚下旁边看去,却发现这个叫芽衣的女孩已经昏迷了,眼角带着泪水,一只手臂通红,紧锁着眉头,看起来很痛苦……
  原本白净的小脸蛋多了几道泥土的痕迹,令人怜惜……
  回想起这个女孩搂住自己的情形,面对死亡,也不忘护住自己……应该说护住这个白发女孩……
  所以说才麻烦啊!
  但……在那个家伙的履行诺言之前,可不能让这个白发女孩死了!
  西琳琳喘了几口气,一边想着,一边在尽快恢复自身因为崩坏能的消耗而代替消耗的体力。
  盯着面前的狼群,西琳琳额头上的细汗混着血液划下……
  西伯利亚平原狼露出如同看到了触手可得的美味的神情。
  “真是令人不爽的眼神啊!~★”
  西琳琳讨厌这种仿佛已经在看囊中之物的眼神,这让她倍感愤怒。
  六年前被那个女武神杀死是这样……
  被那个黄发男人复活的时候也是这样……
  在这个世界原本的西琳面前也是这样……
  现在……为什么还是这样!?
  不!才不要!
  西琳琳身上的紫色条纹纹路不断隐现,周身萦绕起恐怖的崩坏能气息~
  就连那蓝色的瞳色都开始出现向金色变化的趋势~
  所以…所以,都给我消失吧!!
  此刻,仿佛狼群也打成共识一般,在领头狼的长啸之下,狼群向西琳琳和芽衣飞奔而去!!
  “滚!★”
  纤细的手臂一挥,凭空显现的巨大虚数之柱轰然砸下……
  飞雪与泥土、
  血液与哀嚎、
  愤怒与控诉……
  ……
  我们本应该有选择生活的权利。但一一失去的,都是我最重要的,在毁灭中成就新生,却又在毁灭中逝去……没有人愿意救赎我……没有……没有……
  ……
  安静了,彻底安静了~
  没有风的喧嚣,就连阴沉沉的云都静止了……
  女孩躺着血与雪混杂的地上,和那个仍然昏迷不醒的黑发女孩一样。
  静静地看着被高高的树木“围困”不动的阴云、
  身心的疲惫让她出现困意……
  好像休息一下啊~
  这种讨厌的感觉……
  琪亚娜!琪亚娜!?
  是谁在呼喊那个白发女孩的名字?好……好熟悉的声音……
  让我想起了妈妈。
  哗~
  一阵风吹过,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空中飞落而下!
  砰~
  应声落地,那是一只骑士级崩坏兽,而肩膀上面搭载着一个穿着茶色长裙的女人。
  是她在呼喊琪亚娜吗?
  有人担心,有人牵挂……真羡慕这个白发女孩。
  等…等等……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像……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