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7.乔伊斯和布洛妮娅

27.乔伊斯和布洛妮娅


  逆熵总部大楼内部很大,如果对这里不熟的人,很容易迷路。
  干净的廊道内比较空,也很安静,而另一侧是玻璃墙,所以可以看得到大楼外部的情况——一辆辆运输车和机甲等等都能时不时看得到。
  小布洛妮娅抱着黄色的吼姆玩偶站在玻璃墙一旁,看着底下来往的装甲车辆和机甲以及工作人员,脸上已经褪去了喜悦,因为阿列克谢并没有履行承诺带她去玩,而是让妈妈亚历山德拉来接她回去,所以她现在找妈妈是否到了,但还没有看见亚历山德拉的车子。
  没有人和小布洛妮娅说话,她只能抓着吼姆玩偶的小手触碰冰冷的玻璃墙,眼眸中仿佛有属于她自己的小小内心世界。
  静静地等待,却还没有等来亚历山德拉的到来。
  而在这时,远处的廊道里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
  “真没想到,要你去找特斯拉,你会迷路到这里。”
  一个无奈而且冷淡地女声,小布洛妮娅很熟悉,那是名叫丽瑟尔·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少女的声音,小布洛妮娅的父亲阿列克谢·扎伊切克的顶头上司。
  “哈哈,给你添麻烦了,爱茵!”
  一个略带尴尬的爽朗的男声回应道。
  “哎…你还和以前一样呢,特斯拉博士在这里肯定会说你的,不过待会见到她,她可不会像我一样淡定,毕竟……你能活着,已经让逆熵所有人感到惊讶了。”
  爱茵的声音越来越近。
  “呃……爱茵,什么叫做我还活着?糟糕的用词…算了,我能活着再见到你们主要还是多亏了西琳和空琳姐妹啊。”
  那男子的声音继续说道。
  “嗯,我从杨那边知道了你的情况了,也就是说西琳她给我们留下了一具你的假遗体……真是令人…无奈……还有,第二律者西琳她有姐妹的吗?”
  “…哈…哈…诶?!你不知道?…嗯,我也总是看错,她们长得一模一样,但姐姐空琳与妹妹西琳有着不同的性格,空琳就是那个骄横的那个……”
  “骄横的那个?”
  二人突然注意到前方有一个灰发的小萝莉站在前面。
  “小布洛妮娅?”
  爱茵认出来眼前的孩子,走向前去。
  “丽瑟尔姐姐!”
  小布洛妮娅似乎很高兴在这里看到爱茵,小跑了过去,甜甜的喊道。
  “布洛妮娅,你怎么站在这里?你爸爸呢?……我记得告诉他去安排今天晚上的欢迎会了?他去了吗?”
  爱茵微微蹲下,淡淡地摸了摸布洛妮娅的头。
  “爸爸去忙了,是姐姐安排的吗?”小布洛妮娅笑容一顿,纠结地抓着吼姆玩偶说道。
  布洛妮娅好像知道自己爸爸为什么不带自己去玩了,原来是丽瑟尔又给阿列克谢工作了。
  “嗯,小布洛妮娅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呢?……在为你爸爸没时间陪你不高兴吗?不过这是属于他的工作,今天是很特殊的时候,所以抱歉了,布洛妮娅。”
  爱茵和蔼的轻轻牵住了布洛妮娅的小手。
  “嗯……好吧!那……那丽瑟尔姐姐以后可以给爸爸放几天假吗?”
  小布洛妮娅的话让乔伊斯和爱茵都不禁心里一软。
  “…嗯,可以的。”爱茵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谢谢姐姐!”布洛妮娅感觉自己做了一件自己爸爸知道肯定高兴的事,开心地甜甜一笑。
  “真乖,那……小布洛妮娅是在等你妈妈吗?”
  爱茵站了起来问道。
  “是的。”
  小布洛妮娅将一只小手举起,兴奋的回答道。
  “那布洛妮娅继续在这里等等吧,千万别乱跑哦,我们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好吗?”
  “嗯!”
  见爱茵和布洛妮娅说完,乔伊斯觉得这个小女孩很懂事,想了想还是把口袋里的糖果拿了出来。
  “我是乔伊斯,爱茵的朋友,布洛妮娅,吃糖吗?”
  乔伊斯弯下腰,把精致的糖果递了过去,和蔼地微笑地说道。
  “……”
  布洛妮娅并不认识乔伊斯,但还是很想吃那些精美的糖果,犹豫之下,所以看向了爱茵,见爱茵点了点头,便收下了。
  “谢……谢谢哥哥。”
  布洛妮娅礼貌地回道。
  “那我们走吧!爱茵。”
  见布洛妮娅并没有拒绝自己的好意,有些愉悦地乔伊斯招呼了一句,便和爱茵顺着廊道离开了。
  ……
  逐渐走远后,
  乔伊斯还是忍不住问道:
  “爱茵,那个小女孩布洛妮娅是谁?很礼貌呢,也很乖。”
  爱茵愣了愣,还是说道:
  “小布洛妮娅?……她的父母亲在六年前连同第二律者西琳一起加入了我们逆熵,她的父亲阿列克谢·扎伊切克就在这里工作。”
  “你安排他给我准备了欢迎会是吗?”
  “嗯。”
  “其实不用的,没必要,爱茵。”
  “不…瓦尔特是逆熵永远的盟主,你不能少了。”
  “呃……好吧,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瓦尔特了,约阿希姆已经继承了我的意志,叫我乔伊斯就好。”
  “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这么对付接下来可能情绪爆发的特斯拉博士吧!”
  “呃……对了,我知道现在是2005年,这么算来,我跨过了将近五十年的时间,为什么布洛妮娅还叫你姐姐?”
  “……你多嘴了,打探女性的年龄可不是什么绅士的行为,乔伊斯……”
  爱茵洋娃娃一样的圆脸,浅色的天然卷,深蓝色的眼睛仿佛藏匿着不曾表露的情绪。
  乔伊斯背后突然一冷,见旁边的爱茵的脸色有些阴沉,慌忙摆了摆手便不再问下去了。
  尴尬的气氛过了一会,
  却听到爱茵主动说道:
  “至于……我和特斯拉的外貌为什么没有变化,是当年……薛定谔用神之键深渊白花施展“圣枪的百岁兰”救了我们产生的效果……”
  “是吗?……”
  “当时她量子化使用深渊白花超频功率治疗我们之后,消失……了……”
  爱茵说到这里,虽然还是一副三无的淡漠表情,但话语中的情绪有些波动。
  “抱歉……当时我没有能力……”
  “不,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乔伊斯,你当时已经做的够好了。行了,不说这个了,你见过现在的代理逆熵盟主阿加塔吗?”
  爱茵换了一个话题说道。
  “没有。阿加塔……这像一个女孩的名字。”
  “她是我和特斯拉以及杨一起教出来的学生,第二律者的朋友,拥有开发到极致的拟似炎之律者核心。”
  “又是一个律者?”
  “不仅如此,现在逆熵还有两条审判级崩坏兽在总部。”
  “……审判级?崩坏兽?我觉得我们逆熵是不是……”乔伊斯有些无语。
  爱茵淡淡地补充了一句,终结了话题:
  “……魔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