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6.奥托:卡莲,听我解释!你当奶奶了!

26.奥托:卡莲,听我解释!你当奶奶了!


  长空市,八重神社
  因为老八重神主离世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八重樱准备给神社打扫打扫。
  今天的天气不错,神社今天不接待客人,正好适合晒被子和一些物件。
  铃(绯狱丸)与凛在院子里画画,嬉笑打闹也给空荡的院子多了几分热闹。
  也许铃因为原来是律者的原因,身体还是那个小女孩的样子,而凛也因为某些原因似乎也没有长大,两个小丫头一起玩得来。
  而身为铃的姐姐,以刀灵存在的樱在给八重樱帮忙……
  忽然,仿佛有某种预感,
  八重樱想起了卡莲,下意识看向神社门口,可并没有望见自己熟悉的身影,有些怅然若失……
  “怎么了?小樱?”
  “不,没什么……”
  八重樱微微摆了摆手,微笑道。
  樱有些疑惑,但没多问,继续说道:
  “…今天德丽莎没有来呢,明明给她准备了一些她爱吃的饼干。”
  “德丽莎,她今天回天命总部了,不来了。”
  “那下次再邀请她来吧!……”
  “嗯!”
  八重樱那好看的眼眸中闪过的一抹失落是瞒不住樱的,而且很清楚八重樱她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
  樱看着温柔地笑着的八重樱,莞尔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
  ……
  与此同时,
  天命总部,浮空岛。
  科技感十足的岛屿,各种巡查的飞行器在空中飞行,更有天命机甲在维修……路上遇到的研究员和女武神纷纷向奥托和卡莲问好……
  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而且气温宜人,道路旁也有花坛、木椅之类的点缀……
  一路走来,卡莲已经对这些惊叹感到疲惫了,由于不小心击毁了一架侦查飞行器,导致引起了反入侵警报,甚至围了许多天命机甲……奥托苦笑地解决这些问题后,继续带着卡莲前往自己的控制中心。
  此后,卡莲有些怯生生地跟在奥托后面,和奥托一边聊起自己是怎么被西琳姐妹救了的,还有自己被带到这个世界线上的事情,倒是震惊了奥托许久……
  难怪当初自己放出崩坏兽救下卡莲的时候,对卡莲的死总是感到奇怪,太蹊跷了……未知的识之律者的力量吗?真是可怕的能力……改写了自己的印象和记忆……
  奥托对西琳的力量感到不受自己控制范围之内了,就说明西琳的存在存在已经可以威胁到天命甚至全人类……
  奥托不禁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跟在后面脸上带着纯真无邪的少女卡莲,放下手,微微嘴角微微上扬,心里的决心更加坚定:
  『谁也不能阻拦我和卡莲的重逢,就算是神也不可以!』
  第二律者西琳吗?
  如但愿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
  走着走着,二人来到了之前齐格飞带琪亚娜来的天命花园,花的芳香萦绕着这里,给人带来舒心。
  这里是一般不允许其它人随意进入的,但一些身份特殊的人除外。
  奥托突然停下了脚步,让卡莲有些疑惑。
  “怎么了?”
  “卡莲,我……对之前的事感到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奥托转过身犹豫了一下说道。
  “……这得看你以后怎么管理天命了。”
  卡莲听到是那件事,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嗯,我明白,但……这些年过去,我不想再失去你了……卡莲,我希望我能永远陪伴着你身边……”
  奥托在卡莲面前单膝下跪,真挚地牵住了卡莲纤细的手,将这双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温柔地恳求道。
  “奥托……”
  卡莲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对自己表白了吗?
  虽然自己曾经和他有过婚约……
  但曾经的奥托不会这么对她说这样的话的。
  卡莲忽略了一点,经过五百年的时光,奥托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对爱情稚嫩的他了。
  对于奥托,他面对面前自己心心念念五百年的女孩,他心里不仅有着激动还有害怕,他害怕卡莲又会消失,他不想再经历这那种无力的丧失感,所以他选择抓住机会。
  “……卡莲,答应我可以吗?”
  奥托抬起头看向卡莲,问道。
  “…你…不!太过分了!我不答应这样的要求!奥托,在审议会上我就说过了,我喜欢的是八重樱!”
  卡莲抽出自己被奥托抓住的双手,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奥托。
  奥托感觉心里有些酸痛感传来,空落落的,一时间他反倒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八重樱……又是八重樱……
  卡莲为什么会喜欢上那只狐狸……
  自己真的就这么比不上吗?
  ……
  就在这时,卡莲的背后出现了一道小小的白色的人影。
  少女白发蓝眸,长发扎成马尾披于左肩,穿天命早期使用的女武神统一制服,在衣服胸口处别着阿波卡利斯家族的家徽。
  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爷爷?你怎么……在这里?诶——!!”
  德丽莎看到奥托单膝跪地的样子,还没说完,就注意到奥托面前的白发女子。
  同样的白色长发,扎成一束粗粗的麻花辫,绝美的面容和蓝色的眼眸,让德丽莎第一反应就是卡斯兰娜家族……
  但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女子,却给她带来一种来自血脉的亲近感,就连德丽莎都没注意到这种感觉。
  “德丽莎?”
  奥托愣了一下,无奈一笑,站了起来。
  “爷爷?”
  德丽莎又呼喊了一声,却没有把目光从卡莲身上移开,似乎要奥托告诉卡莲的身份给她。
  卡莲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奥托又看了一眼这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小女孩,疑惑地看向了奥托。
  “这个小女孩……叫你…爷爷?!”
  奥托听到卡莲和德丽莎的话,莫名其妙地手心有些冒冷汗,冷静一下,还是对卡莲点了点头,介绍起德丽莎:
  “…嗯……我的孙女,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但别多想,德丽莎没有阿波卡利斯家族的血脉。”
  “没有阿波卡利斯家族的血脉?什么意思?”
  卡莲不理解。
  “她的血脉来源于你啊,卡莲。”
  奥托温柔地看着卡莲的眼睛说道。
  “诶!?”
  ……
  ……
  此时远在北美的逆熵,
  总部大楼的一处冷清的廊道里,静候着抱着一只吼姆玩偶的将近六岁的小女孩。
  灰色的头发用和服装配套的成对蝴蝶结梳成双马尾螺旋卷。
  小脸上时不时展现出属于这个年纪的天真烂漫,似乎想起了好笑的事。
  布洛妮娅·扎伊切克,是这个小女孩的名字。
  咔——
  旁边的门被打开,走出一个拿着文件的灰发冷峻的中年男子。
  “爸爸~!”
  布洛妮娅甜甜的呼唤道,扑到了男子身上。
  灰发中年男子露出笑容,摸了摸女儿的头,惹得布洛妮娅想要告诉男子自己的趣事。
  阿列克谢·扎伊切克,这名六年前来到逆熵工作的前苏联的一名上校。
  “宝贝女儿,今天逆熵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我还有事,就不陪布洛妮娅了……你自己去玩吧,记住千万别到处乱跑哦!我待会打电话给妈妈,让她接布洛妮娅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阿列克谢一脸无奈地叮嘱了有些失望的布洛妮娅一句,拿起文件准备离开。
  布洛妮娅小脸蛋上高兴的笑容渐渐消失,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嗯,那爸爸走了哦!”
  阿列克谢随着廊道离开,一边对呆呆地站在原地抱着吼姆玩偶的布洛妮娅挥了挥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