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3.姑娘们揭开面具吧!等等!不是说你,乔伊斯!

23.姑娘们揭开面具吧!等等!不是说你,乔伊斯!


  “还不放弃吗?”
  凯文一只手轻易抵住比自己身体要庞大几倍的特拉洛克挥来的巨爪,随之空气发生炸响。
  凯文的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寒霜。
  紧接着操控冰雪的能力瞬间将这只巨爪连同特拉洛克全部冻结成冰块!!
  场地上被冻结的崩坏兽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已经无法在保护伊赫尔了。
  面对凯文冰冷的话,伊赫尔皱了皱眉头。
  “凯文,我有件事想问你……”
  伊赫尔淡定的说道。
  “?”
  凯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子会以这样的口气问他。
  “方舟计划、火种计划、恒沙计划、圣痕计划的实行进度如何了?”
  低着头的伊赫尔将手按在了面部,一边说道。
  “!”
  “你究竟是谁?”
  凯文有些意外,竟然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些计划?
  “凯文,知道SU为什么把你关进量子之海吗?那是我指使他这么做的。”
  面前这个叫做伊赫尔的声音变了,变得更加细腻动听,一个少女的声音。
  凯文脸上总算变得严肃起来了,举起的右手凝聚着冰雪的力量。
  操控的冰锥将伊赫尔围住,势要把伊赫尔给禁锢起来,避免他逃走。
  “……”
  伊赫尔在脸上一抹,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副白色的面具。
  随之伊赫尔身上的幻象开始消失……
  深蓝色的短发变成了瀑布般的长发,精致柔美的五官,细腻白皙的皮肤,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一身紧身的休闲装,绷紧的大长腿和凹凸有致身材无一不是这表示她是个女子。
  “!……”
  凯文手里的冰霜之力一瞬间溃散去,双手都欣喜地有些颤抖,而且他那万年不变的冷淡的气息似乎动摇了。
  “好久不见了,凯文。…让你受苦了……”
  mei温柔的一笑,仿佛冬日暖阳一般可以治愈人心。
  “mei!……”
  她…真的是mei吗?
  到底多久了……
  这种感觉……
  mei出现在自己眼前,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为什么自己现在愣在原地?
  双方说完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都不说话,场面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搞什么啊?不应该这样啊?”
  飘在上空的意识体状态的空琳看着凯文迷茫、mei有些犹豫,吐槽了一句。
  最后还是具现出身体,飞到凯文的背后。
  在凯文迷茫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在他的背后推了一把,让他不得不迈出了一小步。
  “可别愣着了,这就是我说的惊喜!我可没有食言,特意把mei从那个时空带来了,是活的哦~嘿嘿!”
  似乎比任何人都对他们的再次相遇感到兴奋的空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凯文看了一眼身后这个飘在空中,挂着笑容的紫色长发的小女孩。
  惊喜吗?
  如果是她的话,还真的有可能做到……
  但是……
  “还在怀疑什么?实话跟你说吧,当时是我连着SU和mei一起演了一场戏,骗你mei已经死去了,现在我把mei带回来了,你怎么一点都激动?算了,不必介怀了,赶紧给mei姐一个拥抱!你个直男!”
  竟然是这样吗?
  怪不得这么多年,与SU谈到关于mei,SU的目光就躲闪。
  原来只有自己被瞒了这么久……
  凯文情绪有些波动,又看向了mei,还是犹豫之下,攥紧了手又松开,向mei走去。
  站在对面的mei听到空琳在催凯文过来抱自己,有些紧张地低下头,脸上有些泛红,目光藏在刘海中。
  虽然有几分欣喜和期盼,但更多的是纠结。
  她仔细想着,不敢想象的五万年……还是亏欠凯文太多太多了。
  明明对凯文来说的五万年,自己仅仅宛如昨日,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面对凯文。
  一向处事不惊的她,在自己的爱情面前却像个孩子。
  她曾想过自己会在相认的时候,自己冲过去抱住凯文,也想过自己平淡的迎接他,甚至不下十种相见的方式……
  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刻,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连这种事还要空琳亲自出来缓解气氛……
  mei久违地感到了一丝羞意。
  将手按在胸口上,缓缓吐了一口气,理了理情绪,准备自己要先比凯文做出回应。
  她想好了……
  可抬起头的一瞬间……
  映入眼帘的是那在阳光下璀璨的白色短发!
  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抱紧了自己,宽厚的肩膀,熟悉味道,还有那冰冷的心越来越强烈的跳动。
  这个抱住自己的人身体有些颤抖,如同小鹿一样彷徨着,但在拥抱自己的一瞬间,却意外的安定了。
  看着贴着自己耳边的冷峻帅气的脸庞,还是曾经那个大男孩的样子。
  凯文本来如同寒冰一样冰冷的眼眸仿佛融化了,眼里全是一种柔情。
  ……
  或许五万年对他来说太久太久了,但唯一没有变过的,也许就是这个吧?……
  mei愣了一下,还是搂住了凯文的背,另一只手轻轻安抚在凯文的后脑勺。
  mei心里的慌乱也在这一瞬间归为平静。
  千言万语化为一句,mei轻柔地对怀中的大男孩说道:
  “辛苦了。”
  ……
  ……
  与此同时,
  同样走到迷雾雪山山脚的奥托和莲娜两人恰好碰到了在山脚等待着的尤利西斯和瓦尔特杨。
  “哟,你们也在?”
  奥托笑着给杨打了个招呼。
  奥托看上去心情很好,这让瓦尔特杨极为不理解。
  “世界蛇的尊主要比我们都来得早,看到那些崩坏兽了吗?都是他打下来的,所以我们在这里休整一下,正准备上山。”
  杨指了指周围一个个坑洞里的崩坏兽。
  “那你为什么不去帮忙?”
  奥托意味深长地对杨说道。
  “…我觉得,主教大人在这种情况也不会去插手吧?更何况,实力差距太大,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瓦尔特杨推了推眼镜,淡淡的说道。
  听瓦尔特杨的话,奥托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看向了尤利西斯和莲娜。
  “事到如今,你们还要装下去吗?”
  尤利西斯和莲娜相互无奈看了一眼,不禁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还没到最后就被拆穿了?
  一旁的瓦尔特杨靠在岩石边上,闭着眼睛,似乎也在等待着答案。
  “奥托先生在说什么?”
  尤利西斯觉得有必要装傻一下。
  “你们的演技太差了,尤利西斯,根本不像是开旅馆的人,而且何必来监视我们呢?”
  奥托摊了摊双手。
  “……果然吗?明明很卖力的演下去了……”
  尤利西斯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那副中年男子的面孔的幻象随之消失。
  尤利西斯变成了一个深蓝色长发,浅蓝色瞳孔,五官端正,穿着米色和褐绿色拼接的毛衣,围上蓝白相间的围巾,披着一件褐色羽绒大衣的男子。
  “瓦尔特·乔伊斯!!”
  奥托和杨同时说出了乔伊斯的名字,脸上的淡定已经维持不住了。
  这个五十年前的人再一次出现了!
  与杨惊讶的原因不同的奥托,是想起了这个令他感到过耻辱的男人,面前这个叫做瓦尔特·乔伊斯的男人,曾经的那狠厉的一拳让他记忆犹新。
  “应该对你们来说是好久不见了……对了,奥托,蕾安娜的事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么盯着我也没用。”
  乔伊斯对奥托的印象还停留在与夺取了蕾安娜的身体的奥托进行的『最终之战』。
  要不是因为空琳的计划,乔伊斯早就不待见奥托了,不过既然暴露了身份,那就摆明态度也是可以的。
  “还有,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叫瓦尔特了,真正的瓦尔特是你,约阿希姆……瓦尔特·杨。”
  乔伊斯欣慰的看向了一旁愣住的杨说道。
  “你们,都是认识的吗?”
  仍然没有摘下面具的莲娜疑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