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7.来自迷雾雪山的邀请函

17.来自迷雾雪山的邀请函


  我是瓦尔特·乔伊斯,
  在1952年1月1日于德国柏林发生的“第一次崩坏”灾难中心唯一的幸存者,也是被认定为第一律者。
  说起来有些不敢想象,我来到了未来的时空——2005年……
  第一印象就是一种陌生感……
  根据那个律者小姑娘说的,曾经的伙伴们,以天命北美支部为基础建立了新组织“逆熵”,而我也成为了历史中描述的逝者……
  “逝去之人”吗?是否还能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我一直在顾虑的问题。
  但我还是想亲眼回去看看,毕竟还不知道现在爱茵、特斯拉、约阿希姆他们是否安好,我还放弃不了我的责任……
  想到这些,我自嘲一笑,独自一个人穿着棉衣,借着月光下山,为解决那些可怕的崩坏兽测试一下自己的实力。
  但我似乎低估了这里的崩坏兽,它们大到惊人,也从未见过……
  比如站在这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巨型崩坏兽“特拉洛克”面前,颇有压力。
  好在它发现我之后,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而是看了我一眼便继续自个去摆弄那些奇形怪状的岩石了……
  它在雕刻岩石花纹?
  崩坏兽里的“雕刻家”?
  我难以描述这只巨大并且恐怖的崩坏兽如同小孩子一样玩沙土的情形。
  崩坏兽不应该残暴至极的吗?
  我收起律者的能力,远远的看着,带着疑惑,观察它的奇特行为。
  这只巨型崩坏兽用粗壮的巨手轻松捶烂了山体上的岩体!
  发出一声巨响!
  崩烂的土块夹带着雪粒子四处飞溅。
  恐怖的力量……
  我避开那些飞沙走石,却瞧见这只崩坏兽拿着雕刻的岩石块重新安在山体上。
  慢慢的,我发现它是在修建这雪山的山体的样式。
  但那只崩坏能没有注意到大量积雪随着破碎的岩石滑落,一下子把它自己给埋进了雪里,由于它找不到那些雕刻好的岩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有些呆,像个小孩子……
  这崩坏兽给那个律者女孩工作么?
  它似乎有自己意识。
  ……
  我揣测着这只有趣的崩坏兽的行为,由于没有不知趣的崩坏兽打扰,我不知不觉就坐在了石台阶上,闲了下来。
  即使这里是雪山的半山腰,海拔几千米高,仍然没感觉到寒冷,我也逐渐发觉这座雪山的奇异。
  夜晚很宁静,但我的心却飘的很远,我不清楚远方的故人的情况,而且我也对这个新时代的世界充满好奇。
  我已经忘记我来这里的初衷了,但没关系,我很喜欢这种安静。
  这时,
  鹅毛般的雪花夹带着雪沫飞舞而下,落在我的脸上,凉丝丝的。
  下雪了?
  我下意识伸手去接雪花,但只有浅浅的湿润。
  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
  叮~(传送门开启)
  哒…哒…
  “喂!坐在这里,你很闲吗?”
  忽然听到木履踩在石板上的声响,而后传来一个悦耳却带着骄横的声音从自己的脑后传来。
  沐浴过后的幽幽体香和沁人心脾的发香飘过,
  回头看时,只见湿淋淋的紫色长发自然垂在背后分为两束的“西琳”穿着一身暖色调的精美浴袍正站在自己身后。
  再而后就是一道正在关闭的虚数传送门,看来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西琳?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
  看着面前这个皱着好看的眉毛的女孩一只手叉着腰,无奈的摊了摊另一只手,对我说道:
  “听不出来吗?我是空琳……”
  空琳?西琳的里人格姐姐?
  拜托,我根本分不清你们这一模一样的姐妹好吗?
  我心里不免得吐槽了几句,然而当我对上她那仿佛能审判罪恶的金色十字圈眼瞳,心里竟然疙瘩了一下。
  自己的不满被察觉到了吗?
  真是敏感呢……
  我还是岔开话题,指了指“特拉洛克”等几个体型巨大的崩坏兽说道:“那些崩坏兽是听你的吗?竟然在修山……”
  “当然啦,难不成听你?要不是我听mei姐说你来拿这些崩坏兽练手,我才来阻止你的,这些工具兽还得帮忙守山。”
  空琳走到我身边没好气的说道。
  在皎洁的月辉照耀下,寂寥飞雪中,站立在石阶上的紫色长发女孩撩了撩耳旁的发丝,显得格外动人心弦……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从石阶上站了起来,拍了拍灰尘,歉意地笑了笑。
  “傻笑什么?既然你闲着,帮我去三个地方送个东西吧!我开传送门,你过去。”
  看到这个女孩在虚数空间拿出三封精致的邀请函,我有些疑惑。
  “邀请函?你既然传送?那为什么……要我去?”
  我刚刚说完,却见空琳玩味一笑:
  “…哦?你是不是傻,你是要放弃去外面转一转的机会吗?其中一个地方就是逆熵哦,你把其中一封邀请函交给甩手盟主约阿希姆……对了他改名了,叫瓦尔特·杨……”
  “……行吧……”
  我感觉自己八成是推托不了这事了,还是接过递来的三张邀请函。
  看了一眼名字分别是凯文·卡斯兰娜、奥托·阿波卡利斯、瓦尔特·杨,除了瓦尔特杨其他都不认识,但还是收好在身上。
  叮~
  一道华丽的传送门凭空出现,外围带有电路花纹。
  “那你现在就出发了吧!……对了,注意安全哦~”
  空琳一边温柔地说道,对着我轻轻挥了挥手。
  这个表情和语气……总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算了,毕竟她救了自己,这算不上多大的事……
  就当我要迈入传送门内的时候,这个女孩又突然抛给我一个东西……一个白色只露眼的面具?
  “带上它,别人就不认不出你了,你是知道的,你现在的身份特殊,别暴露了。”
  这个小恶魔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竟然抑制不住的微微上扬??
  莫名的有些心慌呢……
  不过自己好歹也是第一律者,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行,我会注意,走了。”
  我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戴好面具,便踏进了传送门……
  殊不知面具幻化出一副陌生的中年男子的面孔,就连声音都随之变化……
  ……
  ……
  量子之海
  裂开的虚空,撑开的传送门。
  要不是空琳有来过这,有坐标,为了打开这个最难联系上的量子之海的传送门,空琳也是消耗颇大。
  “真是一个小魔女……额,好窄……”
  我从狭窄的传送门挤了出来,抱怨道。
  却发觉自己的声音变得不一样了?
  变得有些厚重和沉稳?大叔音?
  面具的能力吗?
  “她让你来的吗?”
  我注意到一个冷峻的白发男子站在我的前面不远处的奇特的树下,冷淡地说道。
  话语中的冰冷,如处于极地一般寒冷。
  ……气场好强……又是一个怪人……
  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你好,卡斯兰娜先生,你认识空琳吧?她……嗯,她要我来给你送这个的……”
  我把一张写有凯文·卡斯兰娜的邀请函递了过去。
  我见这个叫凯文的冷峻男子还是自然的接了邀请函,还是补充了一句:
  “我叫……尤利西斯,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编了一个假名,应该不会暴露身份吧?他也应该不认识我……
  反正信是送到了,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吧!
  “希望到时候她不要骗我。”
  我离开的时候,听到这个白发的男子拿着打开的邀请函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
  那小魔女到底在邀请函上写了什么?
  我抛开这些疑惑,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踏入了送邀请函的传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