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9.母亲

  夜晚,塞西莉亚坐上前往北美的飞机此时已经降落……
  在廊道里,塞西莉亚摘下墨镜,一只手捧着不太习惯坐飞机的白猫——喵帕斯。
  许多乘客与塞西莉亚擦肩而过,正当塞西莉亚心里计划着怎么寻找到逆熵总部的时候,怀中精神不振的喵帕斯突然在塞西莉亚怀里站立起来……
  “怎么了?帕卡蒂(琪亚娜给喵帕斯取的名字)。”塞西莉亚有些疑惑。
  “喵~喵喵!”
  喵帕斯那明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仅仅叫了几声,塞西莉亚顺着喵帕斯抬起的爪子看去……
  那一个走在她前面不远的一个褐色风衣褐色短发的男子。
  这个背影有点眼熟,但并没有见过。
  塞西莉亚下意识的加快步法,但还是不解的看向喵帕斯。
  喵帕斯到不管那么多,眼看那褐发男子就要消失在视线里,用毛茸茸的爪子急切地拍打塞西莉亚的胸口,盯着那个男子,又叫了几声。
  塞西莉亚明白喵帕斯什么意思,一定是喵帕斯发现了什么,催促她追上去。
  “那个…你好,打扰一下……”
  塞西莉亚在男子面前拦下,可才看到这名男子的脸,愣住了,以至于她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
  她在天命见过这个男人的照片。
  逆熵的前盟主——瓦尔特杨。
  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瓦尔特杨,真是意外之喜,自己不就是要找的他吗?
  他的话,一定有办法解决琪亚娜律者核心的问题吧!?
  “应该说是初次见面,塞西莉亚夫人,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瓦尔特杨不想照片上的他,而是下巴胡子拉碴。
  他用手指推了推红色的眼睛框,把手中的书合上,面无表情地问道。
  竟然认识自己,看来的确瓦尔特杨本人无疑了。
  “…在这里遇到您真是巧合,这次来北美,我是专门找您的,来问一下关于律者核心侵蚀非适格体的事……”
  塞西莉亚犹豫了一下,见周围的人都散了,还是说道。
  “这种事吗?也对……第二律者核心闹出了的波动我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我很好奇这时候天命怎么会容许你出来?”
  瓦尔特杨淡淡的说道,一边从衣兜里拿出手机,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去。
  “不是,瓦尔特先生,这次我是为了我女儿琪亚娜的事而来的,她已经被天命复活的第二律者植入了第二律者核心,我认为是您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
  塞西莉亚将喵帕斯托到自己肩膀上,急切地小步跟了上去。
  “我?塞西莉亚女士,我觉得也许你找错人了……看样子你还不相信……”
  瓦尔特杨无奈地停下了脚步,将自己的手机屏幕摆给塞西莉亚看。
  12%的电量,快没电了。
  什么意思?
  塞西莉亚并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
  可下一秒,塞西莉亚的明亮的眼眸中倒映着面前不断隐现、闪烁的紫色的电弧……
  那些凭空出现的电弧缠绕在瓦尔特杨拿着手机的手上,又极为细致地窜进手机中,那部手机的电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满了……
  那闪烁的电弧同样仿佛在瓦尔特杨的眼中腾起。
  这时律者的力量?不!没有那么强大……但绝对不是第一律者可以现在展现出的手段……
  那些电弧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塞西莉亚很清晰的看见瓦尔特杨的手上蔓延着独属于被崩坏侵蚀象征的紫色条纹。
  紫色条纹……?
  “看到了吗?我并非不受崩坏侵蚀,因为我也不是真正的适格体、或者是原生律者,只是抗性相对高一点,所以你找错人了……”
  瓦尔特杨将袖口遮住那些逐渐隐没的紫色条纹,毫不在意地说道。
  第一律者核心已经在五年前被段干否接走,而他现在拥有的力量,是贝拉给他的伪·雷之律者核心·拟似核心产生的。
  相对来说,长年抵抗第一律者核心侵蚀的瓦尔特杨,这种侵蚀并不算什么,但没多少效果不带表没有,瓦尔特杨对塞西莉亚说道的确是实话。
  “……”塞西莉亚沉默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琪亚娜……
  该怎么办?
  塞西莉亚在空旷的大厅旁椅子坐下,抚摸着喵帕斯白色丝滑的毛发,不知道想着什么。
  应该很失望吧?
  瓦尔特杨看了一眼失落的塞西莉亚一眼,转过身去,也没继续什么。
  “其实,我认为你可以找另一个人……”
  瓦尔特杨久久之后开口了。
  “谁?”塞西莉亚抬起头,问道。
  瓦尔特杨并没有即刻回答,只是拿好手里的书,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便向一个通道走去。
  只听瓦尔特杨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六年前的消失的那个西琳…”
  塞西莉亚站着,看瓦尔特杨被一个乱糟糟却很有知性美的少女(爱茵)接走。
  她不知道该不该去问清楚,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又有什么没能理解……
  但她已经得到答案了不是吗?
  她想,她是时候,去寻找另一个人……
  〖等妈妈回来,琪亚娜……〗
  ……
  ……
  1998.8.15
  俄罗斯某地区的一处偏僻的小村庄。
  崩坏已经将整个曾经温暖的小镇破坏地面目全非。
  因为时间并没有掐好,晚来了一步。
  通过时空之门,段干否和西琳便来到了虚数空间,等待着最后一名“乘客”。
  她们没有多少时间停留于此,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履行诺言……曾经第一次与西琳正式见面许下的承诺。
  救她们共同的妈妈——莎娜。
  那个到死也还在想着自己孩子的母亲,那个可敬又让人怜悯的女人……
  ……
  (在小镇的医院中……
  “西琳!!!”
  段干否尽全力怒喊出来。
  “别让母亲大人对你失去最后的希望啊!!”
  西琳觉得世界变得模糊不清。
  一瞬间如同接上了网络一般,西琳与段干否真正的见面了。
  ……
  段干否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和西琳是一模一样的。
  就顺势说道:“我……就是你,另一个你!”
  ……
  “放心!我们的妈妈一定会回来的!”段干否不信西琳不会动心。
  ……
  段干否双手空中做出一个撕裂的动作。
  空中凝聚出一双惨白色的虚数大手,在空中一抓。
  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裂缝。
  大手再一拉开,裂缝扩大成一个圆形,里面黑漆漆的,看不见有什么东西。
  倒是像是一个黑洞在吞噬着。
  一些絮乱的能量在不断被吸入其中,甚至看久了还有点要钻进去的念头。
  待把莎娜放好在虚数空间,虚数巨手消失,“黑洞”也瞬间关闭。
  “保护好自己……”
  段干否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散成一道星光,消失不见……)
  ……
  “哎,不亏是我啊……不过,从这个视角看自己,真是尴尬呢~”
  段干否和西琳在虚数空间静静地看着相遇时的情景重演。
  段干否感叹了一句。
  西琳穿着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红白相间的粗布裙,一脸激动地攥着段干否的手,她很清楚接下的“流程”……
  “谢谢你,姐姐……~☆”
  “啊?不,我们不是一体的吗?不用说谢谢的。”
  说不紧张是假的,段干否也很紧张,因为这次她也必须要现身,也就是说,真正的见一次家长了……
  不知道自己偷偷准备好的说辞能不能讨自己另一个母亲欢心……
  看着过去的自己竭力将几乎里死亡还有一息只差的莎娜送进虚数空间,段干否立刻迎了上去。
  握住莎娜消瘦的手,运用死之律者的能力,褪去崩坏能的侵蚀,修复、改善着莎娜的身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击杀那个亡灵族继承者后获得的那个固有技能——亡灵的眷顾在起作用,系统不断提示莎娜还未消失的灵魂正在回到肉体。
  渐渐的,莎娜那几乎消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恢复正常,脸上和肤色都恢复红润有光泽,身体也丰满起来了。
  破后而立,吐露新芽。
  不一会,莎娜慢慢转醒过来之后……
  ……真不想说,别提了……
  看到两个已经泪流满面一模一样的自家女儿扑到自己怀里喊妈妈,
  别提莎娜有多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