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8.逆熵盟主

8.逆熵盟主


  瓦尔特·乔伊斯,这个时代的第一代第一律者,未来名义上不变的逆熵的建立者,逆熵的象征、逆熵的“盟主”。
  深蓝色的短发被微风吹拂地微微飘动,浅蓝色瞳孔倒映着眼前皱着眉头的漂亮小女孩的身影。
  不得不说,瓦尔特·乔伊斯五官端正,十分清秀,不过因被奥托打伤,腹部缠绕着绷带,头发和脸上粘着一些泥土,显得有点狼狈……
  “咳咳……你……也是律者?”瓦尔特·乔伊斯苦笑地咳了咳,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捂着心脏的位置寻找自己还活着的证明,一边质问着眼前的段干否。
  “嗯……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赶紧的,没时间了。”
  段干否双手叉腰,瞥了一眼瓦尔特·乔伊斯,不耐烦的说道。
  段干否看着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因为瓦尔特·乔伊斯站了起来,显得滑稽的约阿希姆,段干否玩味地心中冒出了记录这个画面的念头,勾了勾嘴角。
  “你的目的是什么?”
  瓦尔特·乔伊斯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发挥的实力并不多,没有把握从这个莫名其妙轻易救了自己命的小女孩律者手里带着约阿希姆逃走。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不用这么警惕我的…更何况你根本打不过我不是么?别担心我会伤害你们…
  还有,我来找你其实是来把你带走这个时空的,你的生命本应该结束了,不过考虑到未来的时空我也是逆熵的执行者之一,如果不救你,好像也说不过去真麻烦……更别说,在你『牺牲』后未来的五十年还有几个人始终惦记着你呢……”
  段干否说着说着,自顾自地叹了几口气,好像在为什么事情烦心的样子。
  逆熵……那是什么组织吗?
  听段干否说了一大堆,瓦尔特·乔伊斯倒是听了一个一知半解,而且段干否的最后一句,不免让乔伊斯有了点好奇。
  什么叫做在我『牺牲』后未来的五十年还有几个人始终惦记着我瓦尔特·乔伊斯呢?……
  瓦尔特·乔伊斯似乎明白了这个小女孩并没有敌意,但毕竟面对的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律者,还是没有放下心,只是收了收动用律者核心产生的崩坏能。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瓦尔特·乔伊斯语气放缓和了一点。
  段干否沉默了几秒,摊了摊娇嫩的双手,缓缓说出几个字,
  “…继续装死……把理律核心和瓦尔特的使命交给他……”段干否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对乔伊斯说道,还指了指约阿希姆对瓦尔特·乔伊斯示意了一下。
  “……”
  瓦尔特·乔伊斯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愣什么愣?真是的,跟那小子(瓦尔特杨)一样。”
  段干否不满地用小脚踢了踢瓦尔特·乔伊斯的小退,催促道。
  呃……这……这个女孩,真是律者吗?这么骄横?
  乔伊斯俯瞰这个只到自己胸口位置的段干否,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吐槽着。
  ……
  ……
  可可利亚孤儿院,
  众人都聚集在琪亚娜这个房间。
  齐格飞已经将天火圣裁收好在腰间的枪带上,无奈而又担心地看着那小床上那两个女孩怪异的姿势……
  加莉娜拥有着伪·死之律者的拟似核心的力量,似乎已经彻底给现在崩坏能暴走的琪亚娜控制住了,也许因为琪亚娜的身体与核心融合还不适应,崩坏能并不是得到精确地运用。
  一身黑裙黑丝袜的加莉娜跪在柔软的床上,纤细的双腿夹着幼小的琪亚娜的腰,双手束缚着琪亚娜细嫩的手腕,以压倒在琪亚娜身上的姿势,把琪亚娜给“咚”了——
  两个娇小玲珑的萝莉,虽然说姿势不太雅观,但莫名其妙的吸引着目光。
  即使琪亚娜尽力挣扎,还是被加莉娜束缚地死死地,即使周围的崩坏能也被加莉娜抢夺地一干二净,而能连接无尽崩坏能虚数空间的“门”因为被强行成为律者暂时沟通不了。
  被加莉娜压制也在情理之中。
  琪亚娜现在记忆开始出现混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已经恍惚,但不仅没有放弃挣扎,而且看样子比发高烧还要难受。
  “琪亚娜……”
  齐格飞看着琪亚娜难受的样子,和她那一金一蓝的眼瞳,终究是做父亲的,不忍心看到琪亚娜受苦。
  “可可利亚妈妈,她对第二律者核心的运用已经被我抑制住了,暂时用不了能力,还要继续吗?”加莉娜回头对一旁站着的可可利亚问道。
  “嗯,不用了,加莉娜你从她身上下来吧。”
  可可利亚淡淡的说道,眼神一直盯着琪亚娜的脸看,似乎在观察什么,在寻找什么,思考着什么。
  加莉娜轻身一跃,轻轻提着裙子,优雅而又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阿芙罗拉发现加莉娜脸有些红,站在地上都有些不稳,赶紧扶着加莉娜退到一旁休息。
  应该说吸收太多崩坏能了,有点“撑”吧……
  “…老爸……呃……我好难受……律……律者……我是律者?……”琪亚娜身上的崩坏能反应褪去,皮肤下隐现的紫色条纹也随之消失,没了加莉娜的束缚,蜷缩着身子,抱着脑袋,神志不清地喃喃着。
  “看来,第二律者核心在影响着琪亚娜的意识,如果再任由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动用强硬的手段了……”
  可可利亚摇了摇头,挪开在琪亚娜身上的目光,对紧缩眉头的齐格飞说道。
  还没等齐格飞说些什么,可可利亚手腕上的通讯装置响起了声音。
  滴滴滴……
  可可利亚看是外面防守部队的消息,点开了接通。
  一个透明的显现屏投射出来,那是一个女研究员的通讯。
  “报告,代理盟主大人和贝拉、贝娜大人来了。”
  “…嗯,我知道了……”
  可可利亚点了点头,屏幕又瞬间消失。
  “可可利亚妈妈,阿加塔已经来了吗?”
  阿芙罗拉让加莉娜靠在自己身上略微休息一下,一边问道。
  “是的。”可可利亚说完走了出去,准备迎接一下阿加塔。
  毕竟阿加塔现在身份不同了,最起码的面子还是要卖的。
  不一会,
  一个身材火辣,一身军装式制服,烈焰般的大波浪长发披散在后的女人走了进来。
  其后跟着一对面容一样,可发色不一样,宛如双胞胎一样的萝莉。
  再后面就是可可利亚。
  “哟,阿芙罗拉大姐,还有加莉娜!好久不见!”
  阿加塔对阿芙罗拉和加莉娜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其次才看向了床上躺着的琪亚娜。
  “这就是继承第二律者核心的小姑娘吗?很可爱呢……”
  阿加塔小声念道。
  “您就是逆熵的新盟主吗?”齐格飞试问道。
  说实话,齐格飞的确没有预料到这个逆熵新盟主到底有多特别。
  “是的,你就是齐格飞吗?你以前接触过西琳吧!?对你现在女儿的情况怎么看?”
  看似阿加塔说的极为平淡,但在逆熵盟主的身份下,仿佛有了几分别样的味道。
  此时齐格飞攥紧了拳头,沉默了。
  齐格飞还真的听出来了。
  而且,他还真的对消失这么久不见现在这莫名其妙出现的第二律者西琳充满了愤怒。
  但……他不能这么表露出来。
  因为这里是逆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