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都说快上车了!还要本小姐说多少次?!哼~

7.都说快上车了!还要本小姐说多少次?!哼~


  文正七年,日本信浓的八重村,
  村里久旱不雨,村民以为上次的祭祀中祭品不是处女,所以请求以巫女血脉作为祭品再做一次祭祀……向神明『崩坏』求雨……
  幼小的八重樱虽然身为巫女,但是在当时父权社会的情况下,其行动一向被家族所操控,在庞大的权力与无知的村民面前,八重樱有心反抗却无力回天。
  『八重樱和八重凛的故事也从这里展开……
  ……
  ……
  “说好的娇艳欲滴的樱花呢?……怎么都焉成这样了……”
  意识体的段干否走在前面,观察八重村周围的樱花树,抱怨着。
  “姐姐,我们是要找樱姐姐吗?~☆”
  西琳才不管樱花为什么会这样,反正和姐姐到处玩就非常开心了。
  “正确来说,我们是来找八重凛的,而且没有多少时间停留在这里。”
  段干否索性飘回西琳身边,摆了摆手说道。
  不过,再一次看到自己给西琳的打扮,还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西琳那几乎垂地的紫色长发仍然还是自然分成两束,不加装饰也宛如瓷娃娃一般可爱的脸蛋惹人心软。
  穿着件粉白色带有樱花图案的羽织,里面穿着一件小小的白色短衣,手上带着紫金色的镯子,配上粉白色格子短裙,白纯色过膝筒袜…
  若隐若现的精致的锁骨,白皙娇嫩的皮肤,娇小玲珑的体型。
  即使为了不招摇进入这五百年前的村庄,无论打扮成这样,走在哪里都觉得很清爽可人,引人注意。
  毕竟像西琳这样的萝莉,给人第一感觉就是哪一家的大小姐……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初次见面,请问……您是哪里来的?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一个高瘦的嘴唇干裂的男人见西琳走上八重村的木桥就注意到她了,便放下手中挑水的担子,迎了上去。
  态度倒是很恭敬,也许因为八重村多有外村的人来,而西琳,看来真的被误认为外地来的大小姐了。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像自己村里的巫女大人一样白净,像西琳这样的,的确不多见。
  “你好,我是找樱姐姐的。~☆”
  西琳礼貌的回应道。
  “…樱?是找我们的巫女大人吗?只是……我们村即将要祭祀了,实在是不方便招待您,还请小姐改日再来吧!”
  男人有些为难的指了指远处,祭祀的方向。
  “这样吗……那好吧~☆”西琳有些失望。
  啪——!
  西琳突然一拍双手。
  眼前这个男人动作突然一僵不动了,两眼也失去神采。
  “诶!?小傻瓜,你怎么学会了?”
  段干否倒是有点意外。
  识之律者的能力可不是那么好运用的。
  “哼╯^╰姐姐你太看不起西琳了~☆”
  西琳撅着小嘴巴,双手环胸,羞愤的看向段干否。
  “呃……哪有?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们还是快去找八重樱吧!这个时候,八重樱还是个小女孩哦~想不想去看看?”
  段干否哭笑不得地哄着西琳,一边赶紧转移话题。
  “…诶?真的吗?”西琳明显的感兴趣了。
  “好了,我们走吧!”
  段干否说完,看着眼前这个从前在游戏中熟悉却又陌生的八重村,避开那些村民,指引着西琳进入了村庄。
  而之前的那个男人,再一次醒来时,眼前的西琳已经不见了。
  ……
  ……
  当赶到祭祀之地的时候,祭祀已经开始了……
  ……
  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八重樱已经做出了反抗命运的选择,可惜,就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八重樱斩断了束缚妹妹八重凛的绳子,高兴地觉得一切顺利的时候……
  “凛,拉住我的手,我们一起逃出去!”
  当八重樱拉着八重凛的手向前跑去的时候,却只听到了噗通一声,八重凛摔倒在了地上,站也站不起来。
  “没用的。”
  八重神主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她的脚筋已经被切断了,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了。”
  不要……
  “是的……姐姐……凛其实早就知道了。”
  “所以……能在死之前帮上姐姐的忙,凛真的好高兴……”
  当八重凛看向八重樱的时候,虽然依旧是平时的笑脸,可是眼角滑落的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
  大大小小的泪水滴落在地面散成水花……
  不要……我不相信……凛……你明明在哭……
  “只是……对不起……姐姐,凛不能和你一起去看樱花了。”
  “姐姐一定要成为一位出色的巫女呢……”
  说到最后,声音哽咽到听不清了……
  而八重樱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刀。
  看着这被打乱的祭祀,八重神主脸上的挂不住了。
  八重神主阴沉这脸快步走了过来:“不能再等了!”
  八重神主拿住了八重樱拿着刀的手,挥舞起了刀刃。
  在八重樱绝望而无力的视线里,手中被父亲八重神主操控着的闪烁着寒光的刀刃向眼前仍然哭着微笑的八重凛袭去……
  “是时候停下这令人发指的祭祀了……”
  一个不爽而又清脆的声音在八重凛耳边响起。
  紧接着,整个八重村的所有人全部静止不动了……
  就连八重樱也不例外……
  但唯独不受影响的八重凛愣住了。
  “好可爱的小妹妹啊!不用怕,有我在呢!~☆”
  温柔的西琳出现在八重凛的身后,八重凛在被西琳扶起的一瞬间,那被挑断脚筋又恢复如初。
  在八重凛不可思议的目光里,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紫色长发的女孩。
  “凛,我可以这么叫你吗?还有,我们是来带你走的。”
  段干否尽量温柔一点的说道。
  在西琳怀里的八重凛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难道,你们就是勾魂的使者吗?凛这是……马上就要死了,所以才能看见你们?”
  这让段干否差点一个趔趄摔倒了,西琳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喂喂喂!我们才不是呢!再说了,如果你现在死了,你姐姐会很伤心的,所以我们会把你带走,以后你又能回归你姐姐身边,这样你们又能在一起了,没有谁能拆开你们。”
  段干否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真……真的吗?那姐姐该怎么办?”
  八重凛看向一动不动的八重樱,忧虑道。
  “…也许,在她接下来的岁月里都会承受这份伤痛,但未来留给她的,一定是美好……对吗?”
  说到这里,段干否也有些怅然。
  “这样啊……”
  “来吧,我直接带你离开就行了。”
  当打开时空之门,以为都解决的时候……
  “我不去了……如果我走了,八重村和父亲是不会放过姐姐的……”
  八重凛还不适应恢复的双脚,牵起地站了起来。
  “凛!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记忆里都会按照原本的事情发展,而我也从来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记忆之中,至于其他的,我模拟现场的。”
  凛听到这里,才答应和西琳与段干否一起离开了。
  在段干否的示意下,西琳将八重凛收入进无限回廊之中。
  段干否又看向那个即将背负仇恨与可悲的命运的八重樱,不忍之下将北辰一刀流等的剑术通过八重樱潜意识的形式留给了八重樱。
  只要八重樱学习剑术,这些剑术意识就会帮助她尽快熟练任何剑术。
  算是一份情意了吧!
  (哼哼,绝对不是看在小时候的八重樱这么可爱的份上才这么做的哦!!)
  ……
  ……
  1956年,纽约曼哈顿
  “你就是瓦尔特·乔伊斯?……”
  清脆悦耳的女孩声在瓦尔特·乔伊斯耳边响起。
  即将死亡,正将瓦尔特的名号和律者核心还有守护世界的责任一同托付给在场唯一的适格者男性约阿希姆的乔伊斯晃了晃神,以为只是幻听。
  但是……
  当那沁人心脾带着清香的紫色长发在重伤的瓦尔特·乔伊斯视线中随风飘过的时候……
  他看见了那双富有魔力的金色十字圈的眼瞳……
  这个女孩弯下腰,撩起耳边的发梢,挡住了刺眼的阳关,与他对视。
  瓦尔特·乔伊斯一瞬间以为看到了天使……但那是不可能的。
  (是一个可爱美丽却陌生的女孩……在说话么?)
  瓦尔特·乔伊斯自嘲的笑了笑。
  笑自己怎么会在临死前会看到这样的女孩。
  但接下来迎接他的,是那个女孩转变成霸道的态度,用纤细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捏着他的脸。
  我的天哪!疼疼疼疼——!
  瓦尔特·乔伊斯疼的想跳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伤势好转了。
  至于自己身前的约阿希姆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脸上仍然挂在泪水……似乎变成了一个石头,一动不动。
  “你想什么呢?第一律者?”
  那个女孩不耐烦地说道。
  一瞬间,瓦尔特·乔伊斯觉得这女孩怕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温柔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