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来不及了,快上车!!

6.来不及了,快上车!!


  静默的时光隧道里,无数的画面在倒退……
  五万年的岁月,五万年的光景……
  希望与毁灭的悲剧一幕幕上演在眼前……
  见证着神州大地的苏醒,符华与丹朱、苍玄等人的相遇,一起为恢复文明而努力的美好时光,却在那场海啸与蚩尤的灾难中一同陨灭了……
  见证着极端化的凯文与SU的战斗,他们立场的转变,以及天火的出鞘……就当SU连同第二神之键核心一起被凯文毁灭的最后一刻,凯文冻结了天火圣裁,将SU丢出了正在沉入量子之海底部的世界泡……而凯文自己选择了被关在量子之海……
  ……
  时光荏苒,一切的一切,崩坏与悲剧,希望与毁灭,相伴相随……
  ……
  段干否沉默着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她有了一个想法。
  打开系统,问道:
  “能不能稍微停留在某个时空?”
  见系统迟迟未答复,本以为没有可能的时候……
  『系统提示:可以,但停留时间按1200崩坏水晶/一小时计算,保证时空之门持续开启,并且要求宿主遵循相关规则……』
  “太好了!”
  的确出乎意料。
  段干否看了一眼自己的水晶数量。
  『8602』
  开始寻找前往的时空。
  此时却想起了许多的人,八重樱、卡莲、八重凛……还有……西琳的母亲莎娜……
  当双手触摸到那些倒退的画面的时候,突然一道刺眼的强光闪过!!
  眼前的画面已经焕然一新……
  站稳地面后,当段干否看到那由粗糙的木板搭建的高高的处刑台,就明白了这到底是在发生什么……
  ……
  公元1476年……
  晴空万里,阳光直射在大地上,仿佛能驱散黑暗。
  可惜,这阳光能驱散黑暗,却驱散不了人心的阴黑……
  此时,在这座古代欧洲风格的城市里,街道中心集满了人,他们听着处刑台上那些穿着黑袍、带着乌鸦面具、腰间佩戴骑士剑的人的讲话。
  他们是天命教会的人,现在正负责维持现场秩序和宣布处刑罪犯“卡莲·卡斯兰娜”。
  其实,在之前天命组织的评议会上,卡莲表达了对于八重樱的浓浓爱意,评议会众人皆以为卡莲已疯,决定对她施行绞刑。
  因此才有了此时的处刑。
  而处刑台上的卡莲·卡斯兰娜被束缚双手接受这最后的处刑,雪白长发被束成长辫,绝美的容颜却带着一种虚弱感。
  “西琳”一身暗色系的哥特萝莉装,隐逸在旁边的建筑小巷口,计划着准备任何救下卡莲又能不篡改历史。
  “卡林大人怎么会犯下这种罪行,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两年前是卡莲大人从怪兽的手里救了我们的村子啊!”
  “是啊!你们怎么能……”
  处刑台下有人不满地说道。
  眼看台下的民众就要沸腾起来,台上一个黑袍人大声训斥着:“不准怀疑主教的判决,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的质疑——
  就以异端罪犯把你们都抓起来!”
  民众的反抗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纷纷对视着。
  “阿瑟大人,时间不早了。”
  另一个黑袍人对站在处刑台中间的魁梧黑袍人恭敬地说道。
  那黑袍人愣了半饷,微微点了点头,与卡莲对视了一眼,即使带着乌鸦面具,也难以掩饰他的无奈。
  “唉…”他苍老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准备……处刑吧。”
  整个被叫做阿瑟的黑袍人颤抖着脚步,缓缓走下处刑台边上,但也只是背对着卡莲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心里也有他的打算,最为看着卡莲从小长大的他,早就已经备好了船只,准备放卡莲离去。
  但也意味着,他这老骨头反叛了天命,极有可能丧命于此。
  攥紧在黑袍下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佩剑,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而留下的两个黑袍人相互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拿起绞刑架上垂下的绳子即将套在卡莲·卡斯兰娜细嫩的脖子上……
  远处,
  段干否觉得这时候了,随即撑开了手中的黑色花伞……金色的眼眸里倒映着卡莲·卡斯兰娜的身影,走向处刑台……
  轰——!!!
  然而还没等那个绳索套到卡莲的颈部,从另一边突然冒出来爆炸一样的声音。
  许多高大的怪兽,从总部的方向突然出现,在城市的里面肆虐着,屠杀着城市里的民众。
  阿瑟愣住了,卡莲愣住了,包括段干否也停下了脚步,看向那些冲来的崩坏兽。
  与此同时,一个金发碧眼的俊美男子从一个建筑下走了出来。
  奥托用一种极度自傲的样子说着:“我父亲……啧,应该说主教那老鬼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以为把你以前的旧部下,女武神部队都调到远方执行任务,就没有人能有足够的力量来救你了。”
  奥托用手摆了摆自己的长发,温柔的看向卡莲,走上了处刑台:“但是他忘记了,在大教堂的地下,之前关押你的地方,还有着可怕的怪兽在。”
  “就是那些被你捕捉的崩坏兽,只要我解开那些崩坏兽的枷锁,然后用点替死鬼就能把它们引出来。”
  “它们制造的混乱足够瓦解天命组织在城内部署的所有战斗力,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离开这里了!”
  “来吧!和我一起离开吧!我的卡莲!”
  奥托说着具现化一把拟态·天火圣裁,将那两个黑袍人击毙了,解开束缚卡莲双手的绳子,又绅士地向跪在地上的卡莲伸出了手。
  “奥托,你疯了吗!?你这么做会伤害多少无辜的人!!?”
  卡莲愤怒的喊道,挣扎着站了起来。
  “老爷……”一旁的阿瑟也看着奥托,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别再侮辱我了,奥托!”
  “卡斯兰娜是人民的守护者,是人民的护盾。我是不会不顾人民的安危逃跑的!!”
  啪——!
  卡莲的一个耳光重重地落在了奥托的脸上。
  即使如今虚弱的卡莲·卡斯兰娜,但毕竟带着卡斯兰娜家族的怪力,直接将奥托抽倒在地。
  看着自己的这个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卡莲的语气终究还是软了几分:“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的方法完全错了。”
  “我是不会和你走的。”
  卡莲看着台下那些逃窜的人民和那些屠杀的怪物,毅然决然地走下台去。
  “卡莲小姐!”
  阿瑟紧张地喊了一句。
  奥托也对离去的卡莲喊道:“你想用那虚弱的身体做什么?!”
  卡莲坚定的说着:“我要去引开那些崩坏兽,保护那些人民!”
  ……
  段干否见证这一切的同时,西琳也看到了。
  “姐姐,我们救下他们吧!~☆”
  西琳漂浮在段干否背后,提议道。
  “嗯,不用说,我也会的。”
  段干否点了点头,看向冲向自己的一头体型巨大的崩坏兽,段干否打了一个响指。
  “试试新的能力吧!”
  话音刚落,一道奇异的波动覆盖了整个城市。
  意识律者的能力……
  刹那间,一切都停了下来。
  无论是崩坏兽,还是逃窜的人,以及奥托等等,但唯独卡莲·卡斯兰娜没有任何影响……
  除了卡莲·卡斯兰娜和段干否,这里所有人包括崩坏兽,全部停下了动作。
  眼神空洞。
  这时短时间被篡改意识了……也许他们醒来之后,不会记得会出现段干否,只以为逃出来屠杀人民的崩坏兽在最后又被抓了回去。
  而卡莲·卡斯兰娜在保护人民中力竭被崩坏兽杀死。
  ……
  段干否微微勾起嘴角,举着花伞,优雅地走上处刑台。
  意识形态的西琳则是漂浮在空中观察着这神奇的一幕。
  看着这个紫色长发,有着可爱的外貌的哥特萝莉,尤其那让人挪不开视线的双金色十字圈瞳,都使卡莲·卡斯兰娜感到一种压迫感。
  “你……是谁!?”
  卡莲警惕着,退后了一步。
  “卡莲·卡斯兰娜,不用担心,想必你也看到了,我是来救你们的,但我真正要做的是来带你走……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嗯,这是未来那个绿帽小子与我的约定。”
  段干否收起花伞,用花伞的一头点了点脚下的木板。
  咚咚……
  轻敲之下,又是以声波为介质,那些崩坏兽仿佛听到指令似的,老老实实爬回了天命总部的地牢……
  受到致命伤的人民全部在一道黑风之下,全部恢复。
  由崩坏能构成,运用死之律者力量而形成的黑色的玫瑰花在这片大地绽放,不断救治这人们。
  随后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这一切仿佛神技,卡莲在惊讶的同时,压在心中的巨石也放了下来。
  渐渐的,对段干否也放松了一些警惕。
  “你是律者吧?还有,你为什么要怎么做?”
  卡莲质问道。
  “不,我是有意这么做的,还有,并不是所有的律者都是为了毁灭人类为目的而存在的,好了,时候不早了,跟我来吧!”
  段干否将身体交给西琳,又打开了那银色的时空之门。
  处理好卡莲存在“证明”的后事后,将卡莲装进与mei一起的无限回廊中,离开了这片时空。
  与此同时,也确定好了接下来的“驿站”……
  祭祀中的八重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