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5.西琳·琪亚娜?

5.西琳·琪亚娜?


  “齐格飞先生,怎么?不相信我们?”
  可可利亚双手环胸,见面前齐格飞并不信任她,可可利亚的面露有些无奈。
  齐格飞抓紧了背后的女儿,随时找准时机逃走。
  “可可利亚妈妈,我看直接把他们绑走吧!不然天命就追来了。”
  加莉娜卖力地踮起脚尖,悄咪咪地在可可利亚耳旁说道。
  漫天雪花,轻飘飘地坠落到众人肩头……
  可可利亚温柔地摇了摇头,摸了摸加莉娜的脑袋,又看向齐格飞。
  “关于你女儿的律者核心问题,我们逆熵将抱有最真诚的态度与你合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毕竟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可可利亚顿了顿,笑眯眯地看向齐格飞身后的琪亚娜,
  齐格飞愣了愣,略微思考一下,还是有些心动。
  如果塞西莉亚在这里就好了。
  也不知道能在逆熵遇见塞西莉亚吗?
  “齐格飞,你认识西琳吧?我们其实就是想调查一下,五年前西琳那家伙为什么会消失不见……所以不用担心你女儿的安全。”
  阿芙罗拉很可靠地说道。
  听到西琳的名字,齐格飞才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刚毅的脸上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挺直腰杆,将琪亚娜放了下来。
  “暂且相信你们,但如果我发现你们骗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齐格飞眼神里透露着狠厉之色。
  “嗯。”可可利亚满意地点了点头。
  加莉娜这才走上前去,帮忙扶住琪亚娜,一边动用伪·死之律者的力量,修复琪亚娜身上的创伤。
  “你……”齐格飞还是有点担心。
  “我叫加莉娜,我只想说,你最为一个父亲,表面上看上去也挺可靠的人,可让你女儿受这么多伤,真是不称职啊……”加莉娜小脸上带着佯怒,不满地看着齐格飞。
  被一个小女孩鄙视,还真是说不过去啊。
  “额……咳咳……”齐格飞顿时无奈地咳了咳,还下意识挠了挠头发。
  见齐格飞无奈的表情,阿芙罗拉在一旁偷笑。
  自从到了可可利亚孤儿院,加莉娜变得有些腹黑。
  “我们走吧!阿芙罗拉,麻烦了。”
  可可利亚率先离开,招呼了一句。
  阿芙罗拉会意,对加莉娜点了点头,算是示意了。
  加莉娜也不在多说什么,和齐格飞一起带着琪亚娜跟了上去。
  远处停靠着一辆车,看样子就要坐车离开了。
  阿芙罗拉落在后面,没有上车,而是看着可可利亚和齐格飞与加莉娜逐渐远去。
  浩大的森林又回归寂静,阿芙罗拉独自站在雪地里,如同森林中的精灵。
  阿芙罗拉双手合十在胸前,闭上知性的眼眸。
  清风开始卷起,连着那些天空的雪花,一起卷动了起来。
  那些可见的风被操控着,旋转着,转瞬间汇聚一个旋涡,里面夹带着冰晶……
  旋风中,仿佛阿芙罗拉成为了风雪中的森林精灵,那么静美。
  阿芙罗拉伸展细嫩的双臂,
  那些风开始四处奔走,无孔不入,闯进森林,吹拂白雪,掩去那一路留下的痕迹。
  重新铺盖雪的“地毯”,这一切又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么自然。
  阿芙罗拉睁开她那橙色而又明亮的眼眸,这一刻,风已经停息了。
  为掩盖痕迹而留下来断后的她,这种事对她而言再轻松不过了。
  “好了,该回去了。”
  阿芙罗拉呢喃了一句,又是风起缠身,凭空悬浮了起来。
  紧接着,阿芙罗拉化为一只青鸟,中风雪中疾驰着,风吹散了她的绿色长发,露出她那洁白光亮的额头,小脸却微微红润有光泽。
  阿芙罗拉瞄了一眼天空,推算了一下时间,叹了一口气:
  “又是一个上午没看书,所以说,这样的事好麻烦啊……”
  清风中留下她小声抱怨的话语。
  ……
  ……
  另一边,塞西莉亚伪装成旅客,准备登上去往北美的飞机。
  候机厅中……
  雪白的长发被剪成齐耳短发,加上墨镜,一身褐色的大衣,黑色皮靴,肩头趴着一只精致可爱的纯白布偶猫喵帕斯。
  依靠莎布和莎乐美的帮助,倒是巧妙地而又幸运地避开了天命的搜捕。
  虽然不清楚奥托到底是不是有意放过塞西莉亚,但如此顺利逃出天命,还是有些异常。
  不过,眼下又有什么比去寻找救自己女儿方法更重要的事呢?
  “琪亚娜……”
  透过墨镜,看着耀眼的太阳,塞西莉亚喃喃自语。
  想起琪亚娜和齐格飞的时候,塞西莉亚嘴角又露出淡淡的笑容。
  “喵~”
  喵帕斯身上的伤刚好,不愿意动弹。
  “真是的,为什么你会跟来?”塞西莉亚无奈地揉了揉喵帕斯的头。
  喵帕斯轻轻甩了甩尾巴,仍由塞西莉亚摸,也许它不好意思去见齐格飞吧?毕竟,当时没护住琪亚娜……
  ……
  ……
  第二神之键,千界一乘。
  SU站在树下静默着。
  看着树上那些“世界泡”,SU皱了皱眉头。
  他最近有些心神不宁,仿佛有预感有大事发生。
  这让他回想起五年前,那次突然的事,一个与主世界极其相似的世界泡突然破碎,那个来自世界泡中的西琳借千界一乘的空间缝隙恰好逃出……
  SU摇了摇头,甩开这些烦恼。
  他只是一个文员,还要继续自己的恒沙计划,很多事情,还没轮到他担心。
  ……
  ……
  可可利亚孤儿院内,
  齐格飞独自坐在医疗室,自己拿绷带包扎伤口。
  砰——!
  咔嚓——
  可突然听见旁边房门一道巨响,整个房子仿佛都抖了一下。
  “?!”
  要知道齐格飞将仍然昏迷的琪亚娜放在了旁边的房间。
  难道琪亚娜醒来了?!不会有危险吧?!
  齐格飞赶忙穿好衣服,冲出医疗室。
  “琪亚娜!……”
  齐格飞话突然一顿,因为他看见一个灰白的虚数之柱已经将那门击了个粉碎!!
  甚至撞击在对面的墙上,裂缝攀满了那面墙。
  咕噜……
  齐格飞咽了咽口水,齐格飞手心已经冒汗了。
  但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琪亚娜……
  这是律者核心觉醒了?琪亚娜她……
  齐格飞卸下腰间的天火圣裁,双枪一合,天火大剑形态展现,通红的大剑被齐格飞握住,随时准备面对接下来的危险。
  “喝!”
  齐格飞大喝一声,几剑斩断了横在面前的虚数之柱,那不稳定形态的虚数之柱也在顷刻间化为虚无突然消失,凭借天火大剑,齐格飞随即冲了进去!
  只见琪亚娜已经醒来,
  她一只手抱着脑袋,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虚弱地跪坐在床上,一只手伸向前方,应该是刚刚发动了攻击……
  她到底还是自己那个女儿吗?
  齐格飞瞳孔不断缩放,仿佛在精神上受到了刺激。
  “老爸……?”
  琪亚娜脑中记忆时不时混乱一通,痛苦地咬着牙,抬起头,勉强地认出了齐格飞……
  但齐格飞眼中所倒映着的琪亚娜,琪亚娜的眼瞳色已经变为一金一蓝……如同喵帕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