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7.十字金圈瞳

27.十字金圈瞳


  这个城市上空的云是零散的……
  乌云黑压压的,但那些云层的间隙中惨白至极的阳光刺穿下来,炫目地让人晃眼又感到无比的压抑……
  这次的崩坏能突然大面积地升高,导致许许多多的地方出现白色而又巨大的崩坏兽,即使拉响了警报,但并没有及时疏散民众,所以整个城市大规模地陷入恐慌之中……
  ……
  “这里暂时安全了……”
  SU将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轻轻依靠在墙角,但还是担心起这名少女的情况。
  “唔……”
  少女昏睡的面容上突然紧皱眉头,似乎感受到痛苦,光滑的额头都冒出细汗。
  凭着SU精湛的医术,及时察觉到这个少女有点不正常,急忙摸了一下少女皮肤表面的体温。
  可手刚刚移开,只见该少女手臂上迅速蔓延出数道可怕的紫色条纹!!
  在这种天气下,紫色条纹看起来极为明显,随着时间,这种扩散更为迅速。
  “这是……崩坏病!是那些怪兽造成的吗?”
  SU咬了咬牙,医生的职业精神让他想要救好这个患者,迅速翻找起自己的背包,拿出一盒白色的医用试剂。
  “这里没有急救设施……只能,用这份药剂了,我根据博士的意见做了改进,应该能延缓感染速度。”
  SU喃喃着,希望寄托在这份试剂上,缓缓将药剂注射到该少女体内。
  周围传来救命的嘶喊声,已经可以明白,现在的情况已经混乱地难以想象了。
  SU定住心神,专心看该少女的手臂上的崩坏病感染情况,可情况还是打击到了SU。
  这份药剂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紫色条纹任然还在扩散!
  “可恶!感染的速度一点都没有降下来!”
  SU猛得锤了一下脚下满是尘土与碎石的石板路,擦出一道血痕。
  “我的药剂,果然失败了!”
  SU脑中不断浮现那些崩坏病患者的面容,还有逝去的拉格纳主任,SU感到十分的无力。
  下意识地抬起头的时候,在这名短发的少女上,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最信任自己的另一个少女的样子,那个名为安妮的崩坏病患者如同冬日暖阳里的微笑。
  “安妮……”
  “不,我不能放弃!”
  SU眼里透露着坚毅和执着。
  一瞬间,SU脑海中浮现罗伯特博士的话……
  【剂量又这么谨慎,还是担心患者承受不住吗?】
  “对了,博士说过……”
  SU感觉这种情况还有办法逆转。
  SU赶紧增加剂量,在针管就要再一次给该少女注射的时候,SU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
  治病救人,用药不能过于草率行事……
  “没有别的办法了,还是增加剂量试试吧。”
  SU下定决心,还是按罗伯特博士说的做。
  第二次注射情况出乎意料,药剂起到了作用。
  少女手臂上的紫色条纹暂时控制住了!
  “太好了……”
  SU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SU身上都有了冷汗,风一吹,有点受凉。
  有点不对劲……
  等等……!
  这是什么?
  SU抬头注意到了一只崩坏兽!!
  那是一只较大的突进级崩坏兽,并且已经开始蓄力攻击了!!
  SU见那白色的飞行怪物身上,红色的纹路越来越亮,第六感告诉他这十分危险!!
  SU仓促下,将那昏迷的少女一起扯入怀中,尽管会摔伤自己,SU拉着少女,依靠轻微的惯性侧身跳开原来的位置!!
  紧接着……
  轰——!
  红色的崩坏能攻击果然击中了他们原来的位置!!
  直接轰碎了地面的石板!
  飞沙走石间,那只崩坏兽又重新锁定了SU。
  “滚开!”
  SU大喝一声,想要喝退这个怪物。
  但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一起开始模糊,意识到渐渐淡化,即使跌坐在地上,双腿都失去知觉。
  但至少,SU还能感觉到怀里少女的体温,这让他强打着精神,喊道:“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病人的!”
  SU发现自己说话的力气也越来越少了。
  呼…呼……
  气息的声音变得急促,SU护住怀里的少女,心里也有了自己将死去的猜测。
  遭了,意识开始模糊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SU背后传来:
  “终于找到你了,SU医生,你怎么没有乖乖去避难?”
  ……
  ……
  从一个小巷里的虚数之门出来,段干否又察觉不到SU的气息了,很显然SU那个家伙已经离开这里了。
  那个家伙,不会走太远,更何况,这些肆无忌惮游走大街的崩坏兽指不定就在哪将那个小子拦下了,不过SU也还算机灵,毕竟都能活到未来,系统也没提示干扰了世界线,不至于这么快就死了。
  保险起见,还是拿夺魂之镰处理吧。
  段干否从在虚数空间度假的“夺魂”之镰拽了出来。
  虽说是一把武器,但度假的确是真的。
  “喂喂喂!你没看到我还在睡觉吗?突然找我干嘛?”
  一个女声从夺魂之镰响起。
  紧接着,一身轻飘飘的睡袍的雷妮丝从镰刀中钻了出来,一脸起床气的郁闷盯着段干否。
  “该工作了。”
  段干否懒得和这个话痨器灵说什么,丢下一句,不去理会雷妮丝,拿起夺魂之镰出了巷子。
  “哦。”雷妮丝还是有点不爽,但毕竟自己的身份是武器的器灵,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又钻了回去睡觉。
  自从雷妮丝鸠占鹊巢夺魂之镰后,不用像以前逐火之蛾的战士一样奔波战场,所以干脆在仍由她随心所欲的器灵空间建起一个海滩别墅,倒是好好享受了度假时光的生活,可也养成了一些坏毛病,也不知道是不是养废了,居然从来都不提要复活的事?
  总之,雷妮丝这个家伙变得很懒,似乎已经甘于现状了。
  “这次那小子乱跑,逮到他就先揍一顿,那……该说些什么好呢?”
  段干否扛着巨大的金色镰刀,不怀好意的琢磨起其他的事来,勾起动人心弦的小嘴。
  一边感应着SU的新位置,扛着镰刀的萝莉意外地没有被逃难的人过多在意。
  ……
  ……
  “…那个女孩的感染没有扩散,是你做的吗?”
  “做得好,这次,我不得不给你打60分了。”
  罗伯特博士空荡荡的左手衣袖在风中飘荡,罗伯特看着SU怀里的少女,略有高兴,一如既往地散漫地说道。
  空气中弥漫的崩坏能在汇聚,他身后的那只崩坏兽已经做好了第二道攻击!
  崩坏兽的核心爆发一道亮眼的红色光芒!!
  空气都似乎压抑起来了!!
  SU在意识模糊中,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小心…博士……那只……怪物……”
  面对SU的提醒,罗伯特半举起带着白手套的手毫不在意地摆了摆,丝毫没有移动脚步的意思,仍然微笑着看着SU。
  “别担心,SU医生。”
  “凯文,该你出场了。”
  话音刚落,一个令SU难以置信的人手持烈焰的大剑突然冲出!!
  以势如破竹的气势一越而起!!
  披风在空中翻飞,动作中带着凌厉之感,给人一种在空中腾跃的恍惚。
  短短两三秒,此人已经腾空于那白色的怪物头顶!
  炎热的大剑力劈而下!!!
  剑身带起的烈焰灼烧在空中!亦如一条炎龙翻飞!
  轰!
  那只崩坏兽被大剑轻松切开成两半!!!
  更加恐怖的是,这只崩坏兽被高温熔了大半!!
  危机被瞬间解决,而SU看着那个白发的战士落地后,呆愣了一下,紧接着意识一晃,昏迷了过去。
  正当罗伯特和凯文还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
  “我说啊,SU,你小子……”
  一个玩味地声音传来,罗伯特和凯文寻声看去……
  那是一个,提着一个巨大的恐怖镰刀而又极为靓丽可爱的紫色长发的萝莉。
  一双十字金圈的瞳格外地醒目,仿佛让这只萝莉多了几分傲然和高贵。
  萝莉本来闭着眼睛感叹,走近了,本来装个逼地震慑一下现场人员。
  可一睁开眼……入眼的就是那醒目的白色短发和蓝眼的男子手持烈焰大剑而立……身体一僵,愣在原地,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凯…凯……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