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6.SU

  逐火之蛾的运输车逐渐远去,SU在落日的余晖沉默……
  这是他的最相信他的崩坏病患者——安妮的遗体随着运输车远去……
  ……
  回到家,昏黄的余辉都赶脚地褪去了不少。
  西琳和段干否不在家,屋里显得那么孤寂……
  站在洗漱台前的SU捏着水龙头的开关久久没有行动。
  他愤恨自己的无力。
  砰——!
  一重拳砸在洗漱台的镜子上!!
  裂纹布满了整个镜子,随时可能掉落的镜片都有可能割破他的手。
  纤细的手臂不断颤抖。
  看得出SU情绪波动很大。
  “安妮,她才十岁!”
  哽咽地泪水星星点点地低落在洗漱槽里滑下,脑中那个活泼开朗的安妮已经远去,他明白他还是没有治好他的病人……
  他不敢看自己“狼狈”的脸。
  “两年来,我连一个病人都救不了……”
  “我究竟……算什么医生啊!!”
  SU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句。
  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回荡了一瞬……
  SU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衬衫都被湿透,仿佛刚才的宣泄的呐喊就要了他大部分的体力。
  ……
  夜晚十二点整
  西琳和段干否已经睡了
  SU刚刚洗完澡,来到书桌前继续自己的研究。
  每当闭上眼,就是病人被挨个送上逐火之蛾的遗体运输车……
  这样的情绪不适合工作。
  “好了,沮丧到此为止!”SU拍了拍自己的脸,振奋精神。
  “要开始努力了,继续研究昨晚的病例吧。”
  SU刚要翻桌上的那些资料,突然一阵铃声响起。
  “铃铃铃铃——!”
  SU一边接通电话,一边整理资料。
  “拉格纳主任,找我有什么事?”
  电话另一端传来:“SU,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吗?”
  “我知道你每天都在通宵研究崩坏病。虽然你还年轻,身体很还健康,但也太勉强自己啊。
  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早点休息吧。”
  “……谢谢你的关心,主任。”SU用肩和脸夹着手机,听到拉格纳主任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心里多了许多慰藉。
  “还有,SU……”
  拉格纳在电话里顿住了。
  “主任……怎么了?”SU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加油吧,SU。”拉格纳主任挂断了电话。
  ……
  “……呼。”
  仍然待在医院的拉格纳主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咦?你不是说要打电话给你可爱的后辈放弃研究崩坏吗?”
  “为什么你没跟他说?”
  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正是带着白手套的罗伯特博士。
  “……SU……
  如果你见过他的眼神就明白了。那个孩子,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
  拉格纳看着罗伯特,又缓缓地问道:“博士,我还能活多久?”
  罗伯特向前走了一步,彻底站在透过玻璃的月光之下。
  罗伯特那一只空荡荡的袖子安静地垂下。
  夜色是如此的寂寥冷清,就连晚风都吹不动窗边的盆栽的叶子……
  “6小时。”罗伯特的声音很清晰,清晰地让拉格纳身体微微一颤。
  “从你的病情来看,崩坏能将在6小时内侵蚀你的全身。”
  “抱歉,我的老朋友……”
  罗伯特说着也沉默了。
  拉格纳感知自己身体的那份疲乏无力,低垂着好看的眼,撸起袖子看到的是那些可怕的紫色条纹。
  “……博士,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吗?……SU他,就拜托你了。”
  “好……”
  ……
  ……
  拉格纳主任去世后,又过了两个月。
  医院取消了治疗『崩坏病』的科室,SU也进入了其他科室工作。
  即便如此,SU还是不愿放弃与『崩坏病』的抗争,每个夜晚,SU依然在研究着病例。
  一旦发现『崩坏病』的病人,逐火之蛾会立即过来接收。
  “咚咚……”
  罗伯特敲了敲门,示意自己来了。
  “最近过得怎么样?SU医生。不用治疗『崩坏病』病人,是不是觉得轻松了不少?”
  罗伯特这两个月认识SU后,两人来往倒是不多不少。
  “罗伯特博士,好久不见。请您看一下这个样本。上次收到您的意见后,我改进了药剂配方。”
  SU将一份药剂样品和报告递了过去。
  罗伯特看了几分钟,侧过头看着SU,无趣地叹道:
  “唉,每次都要浪费我时间。剂量又这么谨慎,还是担心患者承受不住吗?”
  罗伯特将药剂样品放在桌上,摇了摇头。
  “这种天真的配方,怎么可能治愈『崩坏病』?”
  捏起那叠纸张,对着SU继续说道:
  “这份报告,我只能打20分。这是第几次了?第八次,还是第九次?真是差劲。”
  罗伯特不仅话说的有些刻薄,更是捏皱了手里的报告。
  “半年来只有这点进步,你也应该早点放弃了。别浪费青春做自己找不到的事。”
  SU将拳头攥的紧紧的,毅然地说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每天晚上,我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拉格纳主任,还有那些我没能拯救的病人。为了她们,我一定要战胜崩坏病。”
  看着SU那坚定的眼神,罗伯特想起了曾经拉格纳对SU的评价。
  罗伯特勾了勾嘴角,又很好地掩饰过去了,捂着额头,惆怅地回道:“唉,真是麻烦。修改意见今晚用电子邮件发给你。”
  “请指导我,博士!”SU鞠下躬恳求道。
  ……
  走出医院,博龙在外面等着罗伯特。
  “博士,你和SU医生聊了很久呢。干脆点,让他加入逐火之蛾得了。”
  “博龙,他还是太幼稚了,想要战胜崩坏病,又担心患者无法承受。”罗伯特拿出自己的酒壶,说道。
  “想要战胜恶魔,首先自己变成恶魔。”罗伯特眼中十分冰冷。
  博龙侧身听着。
  “还有,最近这个城市的病例数增长得是不是有点快?”
  “……让警备部队做好准备吧!”罗伯特眺望这个城市蔚蓝清澈的天空,抿了一口酒,说道。
  ……
  ……
  天气阴沉沉的
  “请大家注意秩序,有序得进入避难所。”
  城市广播不断播放着。
  SU本来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可在半路,被要求前往避难所避难。
  “……真搞不懂,政府为什么要搞什么避难演习。”
  一旁的路人抱怨着。
  “我听网上的消息说,这次的情况和长空市很像。据说那时,才长空市出现怪兽。”
  一些人的议论被SU注意到了。
  长空市……怪兽……
  “啊啊啊——!”
  轰——!
  突然人群开始躁动,四处都有人喊叫,这个秩序瞬间崩塌!
  人们在逃窜,躲避着……
  那些白色的怪物……
  ……
  与此同时
  “我去!这里崩坏能浓度这么突然变得这么高?!!SU那小子跑哪去了??”
  段干否掌控着西琳的身体从家里转送到高处。
  看着这个混乱不堪的城市,段干否得赶紧找到SU。
  通过空之律者的空间定位找到了SU的位置……
  选着了SU的位置附近一个隐蔽的墙角,打开虚数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