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5.逐火之蛾

25.逐火之蛾


  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人类一直面临着崩坏的威胁,并为对抗崩坏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不过与原来时间线的两大军事组织——“天命”与“逆熵”分庭抗礼的情况不同,上世代文明对抗崩坏主要由一个组织进行领导——逐火之蛾。
  上世代文明拥有世界统一的文字语言与文化,对抗崩坏也是由逐火之蛾统一领导。
  与天命和逆熵一样,逐火之蛾是超政府军事组织,但从属于联合国。
  ……
  ……
  “mei博士,请你不要再阻拦我了。”
  Miloslav被mei拦了下来,皱着眉头,低沉的声音说道。
  他是一个逐火之蛾的高层人员,同样也是一名能力超群的战斗指挥官。
  褐绿色短发,刚毅的脸庞,魁梧的身躯都在展现他作为一个战士的气质。
  他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少女的身份让他又不得不给足面子,压制自己的脾性,换做其它的士兵,早就被关进小黑屋几天了。
  “Miloslav长官,我并不希望你这么做。”
  mei张开双臂,拦在Miloslav面前。
  “mei博士,我怎么做也是为了逐火之蛾,如今律者诞生地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强大,这一次是七律酿成的澳洲森林大火,下一次就有可能发生在我们逐火之蛾总部!我们需要更多像凯文一样的融合战士。”
  “但现在的技术根本不够成熟。将人类基因与崩坏兽基因融合,的确可以成为超级战士,然而这种传统的改造方式效率低下,基因资源有限,而且实验人员有一定的生命危险,您这样在战士里大量进行实验并不可取。”
  mei摇了摇头。
  “实验人员的名额我会选好,但数量一定要这么多,一支融合战士的军队一个人都不能少,人类没有时间让律者再一次次这么肆无忌惮了!
  对抗律者的是我们战士,如果连这种考验都挺不过去,又怎么对抗律者?律者毁灭的不仅仅只有我的亲人和家乡,这是全人类的灾难,希望mei博士能分得清孰轻孰重,你只管进行实验就好。”
  “Miloslav长官,就没有人说过你很鲁莽吗?这种事情怎么能够不经过议会人员的同意。”
  mei丝毫不怕Miloslav的目光,据理力争地说道。
  “不,我从来没有听过,我身为议会一员,也许你觉得我年纪大了就犯糊涂,但你错了,我这是为人类未来做准备,况且下命令的是长官的事,而你,只需要执行就好。此外,我,不想听经过,只要结果。而人类,必将战胜崩坏,一切代价都可以放在一边。”
  Miloslav已经不想听mei的任何的话了,直径推开mei的肩膀,走了出去。
  不久前融合战士凯文,一举击败破坏能力极强的第七律者,这种实力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壮大自己的部队,带着向崩坏复仇的愤怒,带着对妻女丧命崩坏的怨恨,他的理智都渐渐出现混乱,他看到了人类战胜崩坏的“希望”。
  “……”
  mei愣在原地,什么话都没说。
  逐火之蛾并不是她的逐火之蛾,组织内部的理念矛盾和相互怀疑却越来越深。
  不一会,凯文走了进来。
  那金属地面上悄无声息的沿着凯文的脚步附上了一层不可见的霜。
  “mei,有什么要帮忙的的吗?”
  凯文看着沉默的mei,不解地问道。
  mei见到凯文,想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越靠近,那越冰冷的寒气直逼而来!
  凯文身边的温度几乎将道了零下五十多度,越靠近他身体温度越低,倘若触碰凯文的身体绝对会被冻伤!
  mei愧疚地看着凯文,低下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快速地牵起凯文的手。
  双手捂着凯文的大手,但除了寒冷,根本感受不到那份温暖,冰冷得仿佛可以冻结心灵……
  mei的手瞬间被冻得通红,接着就发青发紫,整个人都打着哆嗦,却还是没放开。
  “mei!”凯文向后退一步,想要抽出被mei捂在手心的手。
  “没事……凯文……对不起……”
  mei抓住凯文的手,牵过来,放在自己怀里,对着哈了一口热气,虽然这样是有些可笑,甚至如此的笨拙,但mei不在乎,她想要温暖自己的恋人。
  这一瞬间,她不是那个独挡一面的mei博士,只是一个爱情刚刚开始的小姑娘,在接受来自凯文的爱之后,第一次在凯文面前展现内心的柔情。
  凯文不忍心mei这样因为自己受伤,毫不犹豫地抽出了手。
  “mei,你不用自责,在我不能控制寒气的时间内,你……别碰我了……”
  凯文打开房间的供暖装置,这个时候,他的内心也是无比的愧疚。
  “……”mei在凯文的示意下,在一旁供暖装置口坐下,暖和一下冻得生疼的手。
  身为融合战士的凯文,在于炎之律者的战斗中,掌控冰元素的力量失去了一部分控制,直到两个月来仍然不能有效地控制周身寒气。
  “凯文,你后悔跟我待在逐火之蛾吗?”
  mei看似无心地说道。
  “不后悔。无论从前还是现在,我的选择不会改变。”
  凯文在mei身前半蹲下,水蓝色的眼中倒映着mei的模样,诚挚的柔声说道。
  “谢,谢谢你……”mei脸色似乎红润了好多,也不知道是暖气的作用,还是少女的羞涩。
  ……
  ……
  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教堂楼顶,坐在大时钟旁……
  紫色的头发显得格外显眼,但段干否敛去了自己的气息,如果不是有心之人很难发现的了她。
  西琳也在这里,不过去参观教堂内部了,段干否只是对那些东西根本不感兴趣就到这里晃悠了。
  “哦?是吗?凯文那小子的寒气还得不到控制?”
  段干否悠哉悠哉的晃着纤细白皙的小脚,因为穿着深色的牛仔短裤配白衬衫,这纤细而又不失丰满的腿一展无遗……
  段干否指尖盘旋翻飞着一只“蚊子”——迷你型突进级崩坏兽。
  这只崩坏兽也就比蚊子稍大一点,但有着意识,用着自己的语言与段干否交流着,时不时慌慌张张地样子,想要表明之前的情况有多么惊险,倒是有点可爱。
  “@#%!*/!!……”
  它正是段干否制造出来,潜入逐火之蛾的“探子”,专门替段干否收集情报。
  就比如它将看见凯文的过程就在跟段干否述说,显然凯文周身的寒气让这个小家伙吃了不少苦头,正抱怨着呢。
  “喂喂喂,我叫你去查查为什么逐火之蛾的战士会成为律者这件事的原因,你整天都在那里干嘛?”
  段干否无语地看着这只智商堪忧的崩坏兽。
  “@#*?**#@!!”
  “哈?我去!那小子冻伤mei了!?不行!我得找机会教训教训凯文那家伙!”
  段干否转眼间就抛开之前的事,开始记凯文小本本。
  ……
  ……
  原时间线,2005年初
  有一个问题一直让天命主教百思不得其解——
  在“神”响应西琳的祈求降临后,他被带进了纯白空间。“神”向他展现了他的全知全能,但在他想要复活卡莲的问题中,“神”取下胸前的十字架挂坠,化作利刃刺向自己……
  为了解开“神”的启示,奥托试图掌握律者的力量。他用琪亚娜和西琳的DNA调制了诸多实验体,但这些实验体却都没有意识……
  此外,7308研究所所长无量塔隆介,五年来一直主导第四神之键修复工作,但隆介最近说第四神之键将进行保养的事倒是引起了奥托的注意,即使用羽渡尘试探,奥托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批准了隆介的飞往美国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