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4.Himeko

  天空几乎被烈焰烧穿,云层仿佛都被点燃得像一个个火球……
  灼烧树木产生的遮天蔽日般的浓烟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无法呼吸!
  原本健康的树皮被高温的火焰烧裂开,里面的“骨肉”也被“镀”一层黑碳……
  时不时就有树木轰然倒塌的巨响,那是森林在悲鸣!
  烟味来越浓重,空气能见度也变得非常低,仅用五天时间,就将整块澳洲大陆化为代言“毁灭”的火之“海洋”!!!
  接近五亿只动物丧身这个灾难!!!
  第七律者,炎之律者。
  崩坏能在疯狂地席卷澳洲!!
  这是通向毁灭的领域!
  ……
  ……
  “Kevin,你决定好了吗?”
  这是在实验前mei问凯文最后一遍。
  站在mei面前高大帅气而又沉稳的凯文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点了点头。
  看着旁边的复杂仪器装置,凯文别无选择。
  “好,好吧……如果出现异常,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mei眼里倒映着凯文的身影,低下了头,眼镜发射出微弱的光,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单一,但她那会说话的眼睛还是包含着对凯文的担忧。
  “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的,实验开始吧!我相信你。”
  凯文拥抱起mei,柔声细语,沉溺在mei的淡淡香气的发丝中,深邃的蔚蓝色的眼,是眷恋着这个怀中的女孩。
  “好……”
  mei依偎在凯文的肩膀上,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
  幽暗的实验室,巨大而又充满液体的容器,以及那一只只的机械手臂……
  在进入实验容器之前……
  凯文抬起手,凝聚那份能力,手心中缓缓地出现一点点冰霜,而后转而消失,化为晶莹剔透的水珠。
  “已故”的同伴空琳交给他的Charlotte陨石碎片带给他的能力,随着青春期的结束,已经消失,虽然这种冻结的能力并没有那么强劲,但在三年内的战斗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而现如今由于第七律者的力量过于强大,凯文接受了联合国下属抗崩坏组织逐火之蛾的基因改造,将要融入操纵冰元素的帝王级崩坏兽“帕凡提”的基因。
  冻结的能力得心应手,这也是因为在能力消失之后,凯文选择可以操纵寒冰的力量的崩坏兽基因帕凡提的原因之一。
  ……
  ……
  “澳洲森林大火?数十里外都不允许靠近?”
  在沙发上闲着的段干否看到手机有关最近的新闻推送,不免得愣了一下。
  这事明显不对劲,什么不允许靠近,说不定又跟逐火之蛾有关。
  紧接着空之律者的能力通过崩坏能,一瞬间感知万里之外的澳洲的情况。
  除了火焰就是破坏的废墟……
  无比熟悉的气息!
  “第七次崩坏!!”段干否差点惊呼出来,猛得坐起。
  “姐姐?”
  厨娘打扮的捣腾奶油蛋糕的制作方法的西琳,从厨房弹出脑袋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
  段干否回过神来,思考着自己能做些什么。
  疾疫宝石,炎之律者,操控分子运动……破坏能力可想而知。
  每到这个时代的律者诞生,段干否都想起当时SU的请求——给这个文明一点帮助,哪怕救下一个人也好。
  虽然SU说地不清不楚,但段干否还是十分明白当时的SU想法。
  万年以来,无非就是SU他想要挽回一些他最为遗憾的事情发生,但他不敢过度奢求,因为那个时代与文明终究还是逝去了,如果可以挽回,也是对这个五万年后产生的新时代与文明的一次毁灭性“伤害”。
  段干否来到这个时间线,才真正的感受到那种无力,律者力量是不能逾越的底线,系统警告和处处的制约,在崩坏这个灾难面前一切还得靠这个文明自己解决。
  段干否在想,自己到底能不能遵守与SU的约定……就比如……替人类解决新生律者。
  ……
  ……
  第二天,段干否传送到火灾中心,拨开黑压压的浓烟与火焰,她有了与当时第四次崩坏一般的震惊。
  在火焰中转过身来的长发女子,赫然正是逐火之蛾第五队的小队长Himeko
  时隔几年,逐火之蛾的成员再一次成为律者……
  这一次段干否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对劲。
  对抗崩坏阵营的最优秀的战士,投靠了崩坏,成为了律者。
  段干否想不通……更不明白Himeko对自己的那个淡然的笑容……
  面对律者,再一次犹豫不决。
  ……
  ……
  第三天
  澳洲大火的第八天
  崩坏能浓度极速上升,逐火之蛾的部队全面抗击第七律者!!
  一条条贯穿烈焰火海的冰霜大道是那么突兀!
  寒冰的“荆棘”已经熄灭了大部分点燃的树木,升起一缕缕白雾。
  难以想象的高温和势要压制火焰的寒冰在森林废墟中纵横交错!
  融合战士Kevin手持第五神之键,领导队伍,对律化的Himeko发起了进攻!!!
  这是冰于火的战场……
  ……
  ……
  欧洲,SU工作的医院
  刚刚经历一场手术
  “……”
  SU静静地坐在走廊旁椅子上,光透过转角处的玻璃窗撒在地上,零零碎碎地烦躁,脑中那挥之不去的手术结果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病人全身布满紫色的条纹,这种侵蚀,越到后面,患者神志开始消失,除了死亡这一结果,病人纵使侥幸保住一命,就需要切除大部分身体组织……
  这让他无比的头疼。
  崩坏病……真的有办法治好?
  就连研制许久的药物只能起到微乎其微的缓解作用……
  “来,喝杯咖啡,缓和一下。”
  拉格纳主任一如既往地坐在他旁边,端着两杯咖啡,一杯放在SU手上,自己抿了一口醇香,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
  “拉格纳主任……”
  SU手里的咖啡根本没心思喝。
  “还在纠结刚才的手术?”
  “可是,拉格纳主任,在切除侵蚀部分的那一刻,紫色条纹突然加剧!这种侵蚀的速度……”
  SU想分享自己心中的苦闷。
  “SU,我知道你有这份责任心,但你应该看得更远些,如果每一次失败就会打击你的自信心,那么我就不会让你继续待在这个崩坏病的科室了。”
  “拉格纳主任!我……”SU不想这样就放弃,急忙就要起身。
  “不着急,先坐下,不用担心的,你是我最看好的学生,我相信你。”
  拉格纳主任拉住SU的手臂,示意他坐下喝口咖啡冷静一下。
  “拉格纳老师……”
  “对了,等一下逐火之蛾那边会有人来接收遗体,你和他们安排一下,我还有事。”拉格纳主任说完就离开了。
  “哦,好的。”SU收住嘴边的话,捂着咖啡,应道。
  拉格纳主任说的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SU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
  半小时后
  “SU医生,好久不见,我是逐火之蛾的博龙,是来回收崩坏病人遗体的。”
  带着墨镜的男子拿着一张签署的文件走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SU浏览了一下,无误后说道。
  可发现手里的这张文件之外,纸张还重叠了另一张。
  “这,这是……?”
  这是一张记录了有一批来自极东之地长空市的幸存者被逐火之蛾收容的情况报告。
  “啊!我真是不小心,带着手套还真的没发现叠了一张纸。”博龙似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个,待会可以跟我说说这个事吗?”SU想起了在长空市灾难中消失的凯文。
  段干否的确没有告诉凯文和mei的去向。
  SU有点在意。
  “当然。”博龙答应道。
  ……
  黄昏
  博龙钻进一辆汽车,接通了来自罗伯特博士的通讯。
  “博士,我已经告诉SU医生一些关于长空市幸存者的事了,他似乎对这件事很在意。”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这件事只是顺便,他对我们逐火之蛾产生兴趣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我们不用管。”
  “好的,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