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3.咸鱼时光

23.咸鱼时光


  第四次崩坏结束二年后……
  西欧某安宁之地……
  “啊啊啊!!!”
  青灰色头发的俊美年轻的男子猛得掀开被子从被窝里跳了出来。
  看了一眼闹钟,哭丧着脸大声喊叫着。
  急急忙忙穿上衣服,踢踏着拖鞋去卫生间刷牙洗脸。
  “吵毛线啊!!!一大早扰人清梦!!”
  一声清脆的随意抱怨透过另一个房门传了出来。
  “今天我迟到了!!早饭你自己解决成不??”SU一边稀里糊涂将就刷完牙一边回应道。
  咔嚓——!
  那贴有卡通图案的房门被猛得打开!!
  一个穿着卡通睡衣却满脸不爽的娇小可爱紫发萝莉快步走到男子身后!
  “叫你不起床!!还不弄早餐!”
  一声娇喝!
  砰——!
  纤细白嫩的小脚就是一个爆踢走男子的大腿上!
  男子一个酿呛,嘴里的一口水擦点呛死他。
  “咳咳咳……咳咳,要死要死!空琳,你能不能轻点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今天有重要的事,再不去就完蛋了!”
  SU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也不在意这只暴力萝莉打他的事,一边准备出门。
  “唔……太阳都……都这么大了吗?哈~☆”
  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萝莉从那卡通房间走了出来,相比之下,倒是显得柔柔弱弱、娇小可人。
  松松垮垮地抱着抱枕,有些凌乱的头发,朦胧的睡眼,白皙却又红润的肌肤,打了个哈欠,走到客厅沙发一旁,就是向后轻飘飘的一倒……
  呼~呼~
  如同小猫咪一样的气息,简直不要太可爱。
  “西琳起来了?早上好啊!待会你跟着你姐姐去外面吃吧!”SU也把西琳当吉祥物似的温柔的说道。
  “要走赶紧走!”段干否冷哼一声,将自己衣服里的长发披散开来。
  “额,听说最近来了一个新病人,拉格纳主任说这种病也许会有传染性,你们也注意点啊!勤洗手……”SU走到门槛补充了一句。
  他自从第三次崩坏被段干否送到欧洲后,从事了一家医院的医护工作,长空市被灾难沦陷后,这是来到这里第三年了。
  “……”
  段干否皱着眉头,嫌弃地摆了摆手,示意SU赶紧去他工作的医院。
  段干否也没想到,原来那个小子现在莫名其妙的混了一个医生职业,医术上有那个拉格纳主任带着,现在工资也还不错。
  段干否和西琳已经离开逐火之蛾已经有一年了。
  要说有什么收获,就西琳那边科研部就获得了魂钢的使用技术,段干否好像也就整了一个话痨刀灵雷妮丝……顺便帮忙整了两个律者……
  在西欧找到当年的SU后,又开启了同居咸鱼生活……
  段干否在逐火之蛾那边“死亡”后,第五次崩坏和第六次崩坏接踵而至……第五次崩坏逐火之蛾勉勉强强扛过去后,迎来了技术和武器装备等等的突破,在近期,段干否打听到逐火之蛾的情报也着实让她欣慰了一下……凯文击杀了第六律者……“凯文”时代的来临呢……
  ……
  ……
  医院
  “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SU还饿着肚子,找到了拉格纳的办公室。
  拉格纳主任是一名女性,齐耳黑色短发,没有任何“装饰”的脸上,显得干干净净,也着实是一个美人,一身白大褂披着身上,看起来十分和蔼可亲。
  “那份病情报告看了吗?”
  拉格纳一改往日的态度,略微皱起的眉头已经表示事情很严肃。
  “看……看了,这种叫……崩坏病的病情,传染起来很霸道……”
  SU脑中回想之前看到的资料。
  “嗯,的确需要严肃关注,医院这边对这种病人还在隔离,据说会从其他地方派来专家博士过来查看,也许就要到了,你也在这次研究团队中,
  不过不用担心自己做不好,我已经带了你快两年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甚至可以说在这方面你是一个天才,有时候你要有点自信。”
  拉格纳微微一笑,鼓励道。
  “是吗?我不认为我是天才,但我一定会尽力的,谢谢主任!”
  ……
  ……
  早上八点半
  街道上人不是很多……
  “这家餐厅竟然会提供早餐?味道还不错嘛!”
  面包、牛奶、鸡蛋、奶酪、火腿、水果、三明治……
  做的都十分用心,让段干否和西琳吃得都十分满意。
  “姐姐,你吃慢点,嘴巴上都是~☆”西琳嬉笑着就要拿餐巾。
  被段干否教成淑女的西琳总算是逮到机会教育段干否了。
  段干否下意识就要“直男露舌头舔一圈嘴”。
  “哎呀哎呀,姐姐别动,西琳帮姐姐拿掉哦~☆”
  西琳来不及用餐巾纸,干脆凑过去,用手摸去段干否脸蛋上的面包屑。
  因为是以西琳为模板的身体,小女孩的脸蛋太敏感了,被西琳的手指碰到,就是一阵羞红……
  看着西琳那天真烂漫的金色眼睛,细腻的紫色长发,在晨曦的阳光照耀下,宛如小天使一般动人心弦……
  原本以为看多了就不会心动,原来咱这心一直在这小妮子身上啊!!!
  段干否感觉有点被撩到了,嗯,找回了原来纯情处男的感觉……
  要是,要是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
  ……
  医院
  “崩坏病……崩坏病?这个怎么叫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算了,关键这个连研究方向都没有啊……找机会去看看那个病人吧!”
  医院过道上的等候椅上,SU拿着一份厚厚的医疗报告,苦恼着。
  踏——
  一个穿着皮鞋的人走过。
  “崩坏病?你就是这家医院那个协助研究的医生?”
  沉稳的声音,黑色的墨镜,外灰内蓝的风衣,带着黑手套,像一名深藏不露的战士,或者是特工。
  “嗯,请问你是?”SU并不认识他。
  “初次见面,我叫博龙,但我不是医生,而是逐火之蛾派来的查看这里感染崩坏病患者的医生中罗伯特博士的护卫。”
  “博士的护卫?”SU没听懂。
  一个医学博士会有护卫?
  这逐火之蛾是什么组织?
  ……
  ……
  拉格纳主任的办公室
  “博士,你终于来了。”拉格纳对这名金发男子十分客气。
  “嗯,第六次崩坏离这里太近了,崩坏能已经影响到这里,组织需要我在这里继续我的研究。”
  罗伯特淡淡的说道。
  “博士,你刚来,需要一起研究人员的资料吗?待会一起认识一下也可以。”
  拉格纳拿出一叠档案袋。
  “给我一份把,也就两三个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就行,现在还有点时间,待会我就去看病人。”
  罗伯特接过档案袋,随意看了一眼。
  恰好看到SU的资料,稍微愣了一下。
  “长空市的幸存者?第三次崩坏吗……有点意思……话说凯文也是来自长空市……”
  罗伯特博士喃喃道。
  “博士?怎么了?”拉格纳看罗伯特一直发呆,好心叫了一句。
  “没什么,事不宜迟,先和我一起看看病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