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0.夺魂之镰的器灵

20.夺魂之镰的器灵


  “猜猜我是谁?”
  段干否笑嘻嘻突然从背后蒙住了西琳的眼睛。
  将自己的气息和西琳的感知完全封闭后,又改变了声线,段干否觉得西琳猜不到自己是谁。
  “!”
  西琳激动的明显的挣扎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之后,安静了不少。
  “这么没意思的打招呼方式,还能是谁?~☆”
  西琳反客为主,任由段干否蒙住自己的眼睛。
  “那就说出我的名字吧!”
  小妮子最近学会怼人了呢……
  “河豚!~☆”
  西琳勾了勾嘴角,侧过身子抱住段干否,在段干否的怀里蹭来蹭去,像一只小猫那么黏人,欢呼道。
  “……”
  段干否原本想哄哄西琳开心的心情顿时炸裂!
  皮笑肉不笑的继续蒙着西琳的眼睛,“和蔼”地说道:“那你叫我什么?”
  “当然是河豚姐姐啦!”
  西琳不满另一个自己明明猜到了答案还蒙住自己的眼睛,嘟囔着小嘴说道。
  段干否松开手……
  西琳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正准备满心欢喜的还要问什么的时候……
  两只“邪恶”的手捏住了西琳的耳朵。
  自己敏感的部位被抓住。
  西琳身体一僵,笑容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变为可怜兮兮的表情,惹人怜惜。
  “疼~姐姐……能不能放开西琳的耳朵呢~?”
  软糯糯地开口,红扑扑的瓷娃娃柔嫩的小脸蛋,扑扇的眼睛,来自萝莉的体香……真是要“融化”人的心啊!!
  真是……真是……没啥……就是……这鼻血真是上火了……别想多了!兄弟,借点纸巾……
  段干否差点一个恍惚就松开捏着西琳耳朵的手。
  差点被这小妮子给萌翻了!失误失误!
  段干否眼神变得严肃的那一刻,西琳卖萌的神态收了回去,尴尬的笑了笑……
  “嘿……嘿嘿……我错了嘛~☆”
  完了,又要被姐姐骂了……呜呜呜……明明……明明以前挺管用的啊……
  “哦?我是海豚姐姐?我亲爱的西琳啊~你觉得我是河豚的姐姐呢?还是河豚?”
  啊啊啊啊啊!
  这还用选吗?没看到另一个自己脸都阴沉下来了?
  “姐……姐姐,”西琳刚想回答,突然另一个自己收回了那个态度,轻松的微微一笑,还松开了揪着自己的耳朵的手。
  “开玩笑的啦,我可是另一个你,怎么会恐吓我亲爱的西琳呢?”
  段干否笑着揉了揉西琳那光滑细腻的脸蛋。
  “唔……唔……姐姐……好坏!”
  西琳突然吸了吸鼻子,眼里泪光闪闪,抽噎着说道。
  眼看就要哭了。
  “诶!!!!!!”段干否彻底慌了。
  这小妮子这么就这样哭了?心里太脆弱了??
  不管了,先哄好这个小祖宗吧!
  “是姐……姐姐不对,先别哭了,这里是科研所,小心别人看你笑话哦~”
  段干否轻声细语地安慰道,好不容易熟悉的称呼真是自己念起来怪怪的。
  可见刚才眼泪汪汪的西琳噗嗤一笑,捂着肚子自个憋笑去了。
  “???”段干否懵逼。
  “姐姐真好笑,这是你输了哦~西琳逗你的!看什么看?又生气了?哼╯^╰!还不是都怪姐姐!~☆”
  西琳的眼泪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看样子是真的摆了段干否一道。
  这叫啥?反将一军?
  西琳瞅着段干否的反应,表面不说,心里还是怕段干否真的生气。
  “哎呀哎呀,是西琳赢了呢,胜利的小可爱想要什么礼物?”段干否无奈地戳了戳西琳的脸蛋。
  “西琳还没想好呢~☆……”西琳见段干否没生气松了一口气,可半天没想出来要什么。
  “那等你想好了告诉我吧!”段干否说道。
  “好!不过……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在瞒着我?”
  西琳察觉到段干否细微的不对劲。
  明明姐姐可以显出身体之后,就很少像这样意识体聊天了。
  危·段干否·危
  “哪有?我这不是想西琳了吗?我可是另一个你,最好的归宿就是西琳这啦!哈哈……别想那么多。”段干否挠了挠头发,打着哈哈笑道。
  ……
  ……
  “Himeko队长,第四律者核心已经被取出送回总部……那第四律者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一个战士犹豫了一下还是跟Himeko说了。
  玛丽亚毕竟也是第五小队曾经的队员,共同抗击崩坏的战友,一起训练变强的伙伴……
  无论是对于Himeko,还是其他逐火之蛾的战士来说,玛丽亚成为律者,是他们很难想象、又不知所措的事。
  “既然如此,就不要叫她第四律者了……她有名字,玛丽亚·琼丝……至于她的尸体,安葬了吧,这是我们第五队对她最后的情分……”
  Himeko望向远处的天空,说道。
  Himeko在回想玛丽亚最后的那段话的意思,却想不起太多关于玛丽亚的记忆,也许玛丽亚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但玛丽亚却是将她当做一生的偶像,明明……明明自己只是一个向律者复仇的战争“机器”,必须毫不犹豫地击杀律者是她的职责……冷淡与杀戮果断的魔女……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去崇拜的呢?
  ……
  ……
  “这是……那个杀戮天使的武器?那个小魔女的?”
  一个战士想要捡起“夺魂”之镰。
  “别动!小心点,这把镰刀光是看着就吓人。”
  另一个队友抓住了他的手,将他拉开与那把镰刀的距离。
  “这把镰刀怎么了?雷妮丝队长可是拿它擦掉杀掉第四律者。”
  “你就不怀疑这是用真的人骨造的?你没看到雷妮丝队长拿了这把镰刀状态根本不对劲,到现在都昏迷不醒着呢!你觉得你比雷妮丝队长还厉害?这东西邪门的很!”
  两人一边嘀咕,一边离“夺魂”之镰越来越远。
  可一个人突然发现有人也不怕死的往镰刀那边走去,分明是要捡那个魔女的镰刀!
  “等等,有人要拿着镰刀!别说了,去阻止他!这么年轻可别死了!”
  可是来晚了一步。
  凯文淡定的拿起这把沉重的武器,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生仔!你……你你没事吧?”
  看到凯文面无表情地样子,以为着了邪祟的道。
  “怎么了?”
  凯文不解地问道。
  “听我们说,这镰刀邪门的狠!我劝你放下吧,你是第二小队的应该清楚,你们队长雷妮丝拿了这镰刀,现在都昏迷不醒呢!当然不止雷妮丝队长一个,一些想回收武器的战士拿道这武器差点被吓成脑瘫,你别现在看着没事,过一会说不定这玩意就侵害于你了!”
  “……”凯文觉得这两人话不靠谱。
  都这个年代了,还有人以讹传讹搞这些鬼神之说?
  可感觉除了重一些,拿起来没什么不对劲的啊?
  “这是我朋友的东西,她现在……我必须代替她拿回来,你们别管我。”
  凯文提着镰刀转身就走。
  留下这两傻傻的战士发呆。
  “喂,兄弟,这后生仔说自己是杀戮天使的朋友?”
  “如果真是的话,他……实力肯定很强!不然不可能拿走那镰刀!”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记得这后生仔是谁了,先不说这个,兄弟,你懂得挺多的啊!?”
  “那是,跟我混不?”
  ……
  ……
  “这……这里是哪?好黑……”
  雷妮丝醒转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雷妮丝看着周围无尽的黑暗,咽了咽口水,喃喃道。
  轰——!
  幽暗的黑紫色火焰突然在整片黑暗中出现!!!
  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
  “这!这是什么!!”
  雷妮丝看着火焰烧到自己的脚下,条件反射的就要调开!
  可这一跳,雷妮丝竟然发现自己可以悬浮在空中!
  俯瞰这无尽的黑暗和在黑暗中到处燃烧的黑暗火焰,倒是极为震撼人心。
  踏……踏……
  雷妮丝恍惚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向她走来!
  “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雷妮丝大声喝道。
  男子抬头了。
  “!”
  雷妮丝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骷髅?
  这是地狱吗?
  雷妮丝刚有这想法,画面一转!
  原本的黑暗一切都消失了,神秘骷髅也消失了……
  但雷妮丝却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以第三人称视角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自己!!!!
  有没有搞错啊!!?
  这是军队临时搭建的医疗站。
  雷妮丝还看到另一个熟人——凯文!
  凯文走到躺在病床上的自己面前,检测了一下鼻息,凯文身躯一震,沉默的走了出去。
  拿起放在旁边的“夺魂”之镰。
  “搞什么鬼?难道我死了?现在是灵魂状态?怎么死的啊?”悬浮空中的雷妮丝脑中里充满了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