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9.风律之死

19.风律之死


  段干否被凯文带去附近正敢来的医疗队之后,其他小队也全部赶到现场。
  第四律者玛丽亚醒转过来,看着这群曾经的战友,不禁冷笑。
  “真是可悲可叹……呵呵……呵呵……哈哈哈——”
  玛丽亚从地上爬起来,捂住自己被砍去的一只手的伤口,身体因为冷笑而有些颤抖。
  “第四律者!你有什么好说的!这半个欧洲基本被你毁了!”
  一个男性小队队长叼着大烟怒道。
  Himeko站在最前面,一身特殊的半武装战甲,手持能源大剑镇定自若,朱红色的长发劈散在身后显得格外优雅,冰冷的气质简直是战场中的一朵傲人的带刺“玫瑰”。
  这次她带着使命为清理第四律者而来……将曾经的战友……曾经把她当做偶像的队员……那个大大咧咧却总是把自己名字挂在嘴边的伙伴……击杀……
  Himeko与玛丽亚对视,一个恍惚间自己的意志有些动摇。
  她是魔女,生人勿近的魔女……她将一切都做到完美……天生的战士……为了向崩坏、向律者复仇的战争“机器”……她是第五小队队长Himeko……而玛丽亚是她的队员……
  不能!不能携带其他感情,律者……就应该被消灭……不能犹豫!
  Himeko心里警告自己,眼里的那一份复杂的情绪被很好的遮掩住了,重新变得那么冰冷无情。
  Himeko举起大剑,剑指第四律者玛丽亚。
  “Himeko队长……呵……呵呵……果然还是你啊!不会犹豫……正因为这样我才一直把你当榜样!”
  玛丽亚看着Himeko,冷笑地说道。
  “……”
  Himeko沉默了,后脚后退一小步,举起大剑向后架势,大剑上能力汇聚,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第四律者!我听说每个律者都有能力与神沟通,虽然我不知刚刚为什么空琳会叫你崩坏,但如果空琳说对了,就现在的你而言,恐怕已经被神抛弃了吧!”
  雷妮丝举起圣遗物大剑警惕着玛丽亚。
  她并不是傻子,不然也不会当这第二小队队长,就段干否与崩坏的对话中,还是很敏锐的察觉到崩坏这个词和玛丽亚的种种反常……直觉告诉她,崩坏神刚刚借助玛丽亚的身体降临了!
  她想玛丽亚能够对崩坏死心,那么玛丽亚就少了一个和人类战斗的理由。
  “……雷妮丝,我记得你的名字……你说对了,但即使神已经抛弃了我,我也会将这崩坏进行到底!”玛丽亚执意地说道。
  “选择成为律者,是你最大的错误。”Himeko还是开口了。
  但话刚落,紧接着Himeko以非常人一般的速度接近玛丽亚!
  半武装战甲的微型推进器给Himeko提供了很大的动能。
  Himeko调整姿势,拖在背后的大剑带着疾风斩向玛丽亚!!
  “嘁!一点都不留情面。”玛丽亚留下一点冷汗。
  她很清楚,自己体内的崩坏能已经不多了,虚数空间的大门也愈来愈窄,如果被这些逐火之蛾的战士一直牵制下去,她还是会死。
  但又有谁会帮助她呢?
  崩坏和她的联系已经阻断了,玛丽亚认为自己已经被神抛弃,成为了一名注定被毁灭的弃子。
  砰——!
  玛丽亚没想到Himeko的力道如此之大,近距离击碎了空气墙,玛丽亚周围的压缩空气腾飞而起才侥幸躲过。
  但玛丽亚的脸蛋上还是被剑气划开一道口子。
  “既然如此……那就通通给我陪葬吧!!”
  玛丽亚爆发最后的崩坏能,浩浩荡荡地青灰色崩坏能仿佛圈圈水波纹向这片天地扩散而去!
  “阻止她!”
  有人大喊道。
  轰轰轰——!
  数百道火光冲天!
  一齐轰向玛丽亚!
  悬浮在空中的玛丽亚向更高的天空飞去!
  一边用空气墙抵御,一边用强劲的风刃还击,但真正的攻击来了!
  原本在整个东欧边境施虐的龙卷风开始向内部移动聚集!!
  携带着巨大的能量,贴近地面的黑压压的接天乌云以迫切的速度汇聚!
  雷电在云层中翻腾!
  暴雨洗刷废墟与那些白色的怪物!
  更加可怕的是,二十四道庞大的龙卷风也在向中心部位的玛丽亚靠近!!
  其中卷上了一些房屋、一些金属、生物的血肉、以及密密麻麻崩坏兽……
  整个东欧再一次经历洗刷!!
  也将彻底毁掉东欧的一切!
  所有的战士看着这周围天空,不断靠近的天灾“巨人”,内心都有些拔凉拔凉的。
  “……可恶!”
  雷妮丝捡起原本段干否遗落在这里的“夺魂”之镰!
  一团不可见的黑气缠绕在雷妮丝身上……
  雷妮丝鬼使神差地放下了手中的圣遗物大剑,拿起了“夺魂”之镰。
  眼中带着杀戮之气的雷妮丝盯向了高空中的玛丽亚。
  将夺魂之镰当做巨型飞镖给甩了出去!
  噗——!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夺魂之镰竟然……
  碰——!
  雷妮丝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没了知觉,身上的煞气也消失殆尽。
  而玛丽亚从天上重重地掉了下来……
  溅起一些尘埃,等到尘埃散去,众人才看清了玛丽亚的情况。
  夺魂之镰将玛丽亚从胸口处刺穿!!镰刀上煞气将玛丽亚钉得死死的。
  失去如何反抗能力的玛丽亚呆呆的看着Himeko走了过来,在她的头顶举起大剑。
  玛丽亚笑了。
  Himeko身体一顿,似乎等着玛丽亚最后的遗言。
  “逐火之蛾,终究有一天被火焰烧死,人类……说到底还是人类自己的错……即使今天不是我,那么也会有人代替我成为第四律者,Himeko队长……带着你的疑问活下去吧……还有……多谢……Himeko队长能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吗?”
  “……”
  ……
  ……
  人类再一次战胜了崩坏!
  那些可怕的龙卷风随着第四律者玛丽亚的死亡而慢慢消散而去。
  ……
  ……
  逐火之蛾伤员急救中心
  “……”凯文看着被白布盖住的少女,沉默了,靠在墙上又无力地滑落在地上。
  “凯文阁下,请节哀……”一个医生叹息道。
  医生走后,给凯文一点时间。
  “切!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这样怎么让我去见mei和……和西琳……”
  凯文咬住嘴唇,压抑着情绪,久违地怒道。
  没人回答他,面前的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过来一会,凯文准备将段干否的尸体安排好的时候。
  掀开白布,却见到少女的尸体化为光粒在空中消失……
  凯文愣住了。
  ……
  ……
  逐火之蛾科研部
  西琳的内心世界里……
  “真是的,好不容易从凯文那边逃了出来,一直待在那装尸体真怕被拿去火化……”
  因为段干否的意识体具现化才有身体,所以身体也等同于意识体而已,尸体不消失,段干否怎么回到西琳身上都是一个问题。
  不过现在还好,恢复了伤口,一切状态都很好,而且让凯文瞎懵在那里吧!
  通过里人格与主人格的联系,在解除身体具现化的一瞬间,仿佛脖子上挂了一个狗链,然后……
  意识体被某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极速跨越了数万里,拖回了科研所。
  意识体状态只能在西琳周围一公里内的范围,现在倒是直接拖到西琳的意识空间里。
  这样只有一个可能……
  西琳太想自己了?
  如果西琳知道自己被崩坏杀了一次……
  段干否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