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8.主角死了……

18.主角死了……


  被杀戮之气控制的段干否挥下的镰刀在空中顿住!
  “这……”
  玛丽亚呆住了。
  她看到脑海中的“神”打的响指声在整个空间回荡……
  玛丽亚的眼睛仿佛失去“高光”变得木讷,然后瞳孔的颜色发生转变,变成属于高贵不可侵犯的纯金色……
  玛丽亚的意识被瞬间夺取,崩坏准备接第四律者的身体亲自对付段干否……
  金色大波浪长发披散在空气中……
  崩坏能瞬间从律者体内那道与虚数空间连接的“门”中爆发涌现!!
  咔——
  被崩坏控制的玛丽亚用仅剩的一只手,徒手握住“夺魂”之镰!
  在这一瞬间,被影响的空间恢复了正常……
  “快躲开!”
  雷妮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大喊一声。
  段干否的心智已经被“夺魂”之镰的煞气给大幅度控制,已经不会在意雷妮丝等人的话。
  〖我允许你来到这个时间,但不是你用其他世界的东西随意乱来的地方。〗
  玛丽亚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冷漠无情的声音在段干否脑海中响起,仿佛夜晚空寂深林的回音。
  “玛丽亚”捏着夺魂之镰随手向远处一甩!
  段干否连着武器一起倒飞而去!!!
  轰——!
  撞碎了一堵墙!
  墙体倒了下来将段干否压在四起的尘埃之下!
  段干否连人影都看不见了,独留一柄巨大的镰刀掉落在废墟旁。
  “可恶!第四律者!”
  雷妮丝怒吼着,提着圣遗物大剑冲刺跃起!!
  极速靠近“玛丽亚”,十字剑气斩!!
  巨大的两道水蓝色十字剑气极速向“玛丽亚”袭来!
  “凯文!”雷妮丝刚刚攻击玩就要下落的时候,大喊一句!
  在空中下坠的雷妮丝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气袭来,绕过自己,化为荆棘冰刺与她反方向对着“玛丽亚”冲去!
  尖锐的数十根冰刺从地上拔地而起!配合雷妮丝的十字剑气,袭向“玛丽亚”!!
  如果放在平常,这绝对会打的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但这次面对的是被崩坏操控的第四律者。
  “徒劳。”
  毫不在意地态度看了一眼这些攻击,淡淡的说道。
  “玛丽亚”话刚落,两道崩坏能加持的空气墙凭空显现,直接将所有的攻击隔空打爆!
  十字剑气炸开,仿佛放了一次烟花……
  所有的冰刺更是整体被压强震碎……
  这仅仅是一句话的功夫,就化解了攻击。
  “喂,崩坏,你亲自来了?下手这么狠……不过也好,差点就着了这镰刀的道……”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放荡不羁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墙体倒塌的地方,烟尘散去,一个邪气少女略微狼狈地扛着巨大的镰刀走了出来,那一双金瞳十字圈显得格外显眼。
  “……”
  被崩坏控制的玛丽亚,没说什么。
  “怎么?好不容易见面,就不多聊聊?”
  段干否微微一笑,拿着镰刀指着“玛丽亚”。
  这是单独说给崩坏听的,雷妮丝等人并没有听到。
  “……”
  “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先将你踢出玛丽亚的身体了!!随意插手的你才应该退场!”
  段干否一个起跳,在一些楼顶上借力,一瞬间横跨数十米,挥舞起的镰刀毫不犹豫地斩向空中的“玛丽亚”!
  镰刀斩断了空气,肉眼可见的煞气恍惚间似乎可以化为厉鬼!
  “无用功。”
  崩坏再一次徒手接住夺魂之镰,准备将段干否打飞出去到时候,段干否竟然提前伸出另一只手抓向玛丽亚!
  “这次我不会逃避了!崩坏!!”
  段干否笑着压低声音对着崩坏说道,一把抓住了崩坏的手!
  【分离!】
  特殊能力发动!
  分离崩坏,需要的代价强行被能力收取!
  身上一瞬间所有的崩坏能被抵消!
  崩坏能补充速度跟不上消耗速度,接着就是原来的伤口再一次爆开!
  略带金色的血液在空中飞溅,又落到地面。
  血液再一次染红了少女的衣服。
  “嘶——要这么多能量?”段干否吃痛。
  崩坏感知到有一种力量在竭力分离它与玛丽亚的连接,它知道要被段干否将赶出玛丽亚的身体。
  崩坏的行动被打断,连接已经不稳根本做不到多余的控制。
  其实崩坏它硬要控制玛丽亚,段干否根本分离不了它与玛丽亚的连接,但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停留于此……
  崩坏本身不被时间拘束,所以段干否穿越时间线后依然记得段干否。
  “崩坏……再见了!”
  段干否将被崩坏抓住的夺魂之镰抽出,气喘吁吁地笑着说道。
  “……”
  崩坏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
  崩坏就这么看着段干否,没做任何表态。
  “玛丽亚”的眼睛的金色开始淡化,转变为原来的颜色。
  就当段干否认为算是赶走崩坏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噗——!
  一道风刃从背后狠狠地洞穿了段干否的胸口!
  风刃绞碎了段干否的心脏!
  这种情况,这种伤势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身为具备七个律者的力量的自己不可能会被一个风律击伤成这样!
  攻击的程度根本也不可能是刚刚成为第四律者的玛丽亚造成的,那么就是崩坏那个老娘们在离开的时候释放的攻击!
  “咳!……崩坏那老娘们……搞什么鬼?怎么又……栽跟头了!”
  段干否看着胸口的血洞,没见过自己这伤势的她,下意识要用死律的力量修复伤口,但注意到现在周围都是逐火之蛾的成员,放弃了这个打算。
  “嘁!”
  段干否咬了咬牙带着还未清醒的第四律者玛丽亚从空中坠落!
  夺魂之镰脱手而出……
  全身有种久违的乏力的感觉…在空中极速下落……
  场景在不断倒退……
  【崩坏那老娘们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彻底杀了我……除非……】
  “空琳!”
  段干否被自己的血污染的眼睛恍惚间看到凯文向她冲了过来,还喊了一句。
  在众人视线里一身血淋淋的段干否娇小的身体如此狼狈柔弱。
  〖那个一向强势的魔女——杀戮天使也会受这样的伤……〗不少战士心里想到。
  碰——!
  “接……接住了!”
  本来自己就要冲过去的雷妮丝看到凯文及时接住段干否,心也突然一松。
  “空琳,你……”
  凯文平稳的接下段干否,将她放在地上,看着少女胸口令人发指的血洞,赶紧脱下自己的作战服想遏制段干否的血液流失。
  “凯文!我已经联系附近赶来的支援队了!你赶紧带第十四小队队长去!”
  雷妮丝也是心急的跑了过来,查看段干否的伤势。
  “……”
  装死的段干否睫毛微颤。
  她其实除了有些疲惫,有崩坏能在缓慢止血,即使不能恢复伤口,有死律的力量在,死亡是不可能的,但察觉到这些人的关心,心里有了之前的疑惑答案。
  【崩坏那老娘们的意思……就是让我退出这个世界舞台?……我都不着急,它倒是先急了……不过现在它提前给我制造了这次“退场”机会……我要不要放弃?……可诈尸什么的……也不好吧?静观其变吧!】
  凯文看了一眼雷妮丝,点了点头,温柔的以“公主抱”抱起段干否,眉头紧锁,即使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也显出焦急。
  凯文以为段干否受了这么重的伤很难活下去了,可让自己的同学兼好友就这么死去,连让她们姐妹见最后一面都不行,凯文可不允许。
  段干否还在为自己被一个男生“公主抱”害羞的时候,感觉有些颠簸,应该是凯文送自己去救治了。
  【有点对不起他们呢……不过……该来的总会来……还是先把以后的剧情交给凯文这小子吧!赶紧死完,回去找西琳……又要和那小妮子一直待在一起了,好不容易的自由啊……】
  ……
  ……
  逐火之蛾科研部
  西琳心神不宁的蜷缩在办公椅上,紫色的长发凌乱的垂下,宽大的科研工作服都可以遮住小腿。
  对于西琳而言,即使天塌下来也有另一个自己顶着,但现在总感觉感觉有地方不对劲……
  “姐姐……”西琳喃喃自语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