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8.逐火之蛾的邀请

8.逐火之蛾的邀请


  这天的暴雨雨下得很绝情……
  整片天空都被雨水占据了色彩……
  灰蒙蒙的让人心里发慌……
  逐火之蛾的部队在打扫战场的同时,也留给某些人一点时间……
  段干否低沉着头,无力地坐在这所学校的废墟上,雨水打湿了她紫色的头发,从脸蛋的轮廓滑落,眼里的那份金芒不知道什么时候暗淡无光……
  她脑中反复回放的只有一件事……
  就在一个小时前,雷之律者北辰绫乃和她的母亲被击伤后,暴雨倾盆而下,北辰绫乃竟然答应她的母亲选择放下执念而去为自己的罪孽赎罪……
  明明是律者,恢复伤口只是时间问题,但北辰绫乃还是做出了生与死的选择……
  自己将那个开枪的士兵打得不能再死的时候,跑了过去,告诉北辰绫乃自己可以完全救下她们母女的时候……
  不管那个混账系统满屏满天的红色警告,自己也打算一定要帮这个忙……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真的很难受……
  但北辰绫乃和她的母亲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任由伤口的血液被雨水冲刷,跌坐在地上相拥,北辰绫乃身上崩坏能开始减弱,一边对着段干否说着什么她是世界上全人类的敌人,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之类的话……段干否看得出她那是真的决定死亡。
  北辰美惠作为雷之律者的母亲,她一生的愧疚以及希望寄托在北辰绫乃身上,倘若自己女儿去死,丈夫早亡的她,连最后的生活的动力都没有,工作又有什么意义?……
  更不用说女儿犯下如此的罪孽,危害到百万人甚至千万人的生命,归咎到底自己教育无方,一切对北辰美惠而言,还不如这一刻陪着女儿一起死去……好好享受于女儿十几年来难得的温馨和理解才是她最重要的事……
  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北辰绫乃将自己的律者核心放弃,吊着她生命最后一线的律者核心被抛弃后,北辰绫乃垂下了无力的双手,核心落在地面泥泞的水洼中,北辰绫乃那好看的睫毛被雨水打湿,泪水和雨水已经分不清,却一脸幸福的靠在北辰美惠的怀里和她的母亲一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雨下得太喧哗了……
  这母女俩跪地相拥,仿佛两座铜像一动不动的似乎要相拥到永远……
  ……
  “姐姐……”西琳爬上这片废墟,犹豫了一下还是喊了一声。
  “……”
  段干否身体微微一颤,蜷缩起身子,将头埋在怀里,不去看西琳。
  “姐姐,我们是一体的……西琳能明白姐姐的痛苦……”
  西琳柔声细语地继续说道。
  “不……你不明白……”段干否闷声反驳了一句。
  “姐姐,西琳确实不明白,但西琳知道,姐姐你常常说在这里不能改变很多事情,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就好……”
  “但绫乃姐姐成为律者也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吧?那如今姐姐为什么要伤心……”
  西琳靠近了段干否。
  “她们不应该有这样的命运!!唔……不应该……”段干否大声喊道,但差点哽咽了。
  “如果我不隐藏自己实力!不带北辰绫乃的母亲来这里!结局就不会是这样!”
  段干否情绪有些失控。
  “姐姐……”西琳想要安抚一下段干否。
  突然一个女人喊道:
  “你是在同情第三律者?”
  酒红色的长发,无需打扮就依然美艳的第一先锋队战场指挥官——Himeko。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对抗律者就率先为人类赢得的胜利,即使雷之律者的死亡出乎意料,但Himeko并没有一丝情绪。
  “律者的诞生并没有特定的原因,之前的抗争中我也在场,第三律者的话我也都听见了……但有些时候,人类不能矫情,希望你能明白。”
  Himeko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真是的……”段干否突然冒了一句话。
  她抬起头来,用带着被哭红的双眼看着西琳,满天的雨水又打在段干否的脸上。
  “的确矫情了呢……明明我是里人格还要被主人格安慰什么的……真是矫情。”
  “才没有!”西琳搂住了段干否的脖子,大声说道。
  “?”段干否愣住了。
  “西琳知道,如果没有姐姐,西琳能又比绫乃姐姐好到哪里去?
  被怪物杀死,或者被崩坏侵蚀,被拿去当试验品折磨……这一切不是姐姐救了我吗?我怎么能说是姐姐矫情了呢?明明是西琳矫情了才对!”
  “不是!西琳!你才不矫情!听我说……”
  “在西琳心里,姐姐和妈妈是西琳最重要的人,姐姐要是这样骂自己,西琳会不高兴的。
  虽然西琳不知道绫乃姐姐的故事,但绫乃姐姐即使死的时候仍然紧紧抱住自己的妈妈,她们母女俩脸上的笑幸福也是如此真切,西琳相信绫乃姐姐一定也是爱着她妈妈的吧?”
  “如果姐姐为这种事情自责的话,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想想看,姐姐你也拯救了绫乃姐姐呢,却只是她们选择的最好的归宿不在这里……”
  “西琳……”
  段干否好像明白了北辰绫乃的那一瞬间的笑容。
  “姐姐,我们永远不分开好不好?”西琳莫名其妙的小声说道。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姐姐没办法照顾我的时候,我希望我也能照顾姐姐……”
  “说什么呢!明明我才是姐姐!还需要妹妹来照顾吗?”
  段干否看开了,无奈的揉了揉西琳的头。
  ……
  ……
  “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受到逐火之蛾高层干部的认可,决定邀请你加入逐火之蛾小队,以你的身手很容易待下去的。”
  Himeko从临时搭建的大帐篷外将全身湿淋淋的段干否和西琳领了进来。
  并提供了两条浴巾用来擦干雨水。
  段干否接过浴巾先给西琳擦了擦湿淋淋的头发和白瓷般的脸蛋。
  细心至微,动作轻柔。
  西琳像只小猫一样仍由擦干大部分水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接过浴巾反给段干否擦干水了起来。
  段干否实在拿西琳没办法。
  “你决定怎么样?”Himeko那双深邃的朱红色瞳盯着段干否说道。
  “当然可以,但先让我妹妹加入,不过她得去科研部,如何?”
  段干否打算做一点其他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