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5.get√理律

75.get√理律


  “补偿……不是早就给过了吗?”SU笑眯眯地摊开手说道。
  “哈?”段干否听的不明白的。
  SU只是微微一笑,没回答。
  “得了,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段干否讨不到补偿只好作罢。
  SU还是从怀里衣服中拿出一封密封完好的信封递了过去。
  “这个你交给过去的我,如果你到了那边,在那里没居住的地方,他看过后会无偿帮助你的。”
  段干否手一招,那封信竟飞向她。
  〖很古朴的信封呢……〗
  段干否心里吐槽了一句。
  “给过去的你?哦……好吧。”
  段干否没心思去看别人的信,转手丢进系统空间。
  “至于过去发生的事我会去自己调查清楚……走了。”
  段干否将一脸无奈武装人偶丢给SU,又牵起西琳细嫩的小手飞向空中。
  西琳有些不舍得哪个“人偶”,毕竟这是用来保护千界一乘的护卫,还是放弃了。
  段干否刮了一下西琳略微不开心的小鼻子,招来西琳一声嗔怒。
  又在空中轻轻一划,虚数之门开启。
  “再见。”
  “拜拜,大哥哥。”西琳礼貌的挥了挥小手,便跟着段干否踏进虚数之门。
  “……”SU目送她们离开,眼睛又咪了起来。
  “又是一个人了呢……”
  SU回到虚数之树之下坐下,喃喃自语。
  宁静的空间中声音微弱地回荡。
  虚数之树上的繁茂的绿叶沙沙作响。
  ……
  ……
  深夜
  这里没有霓虹的城市般繁华的地段,更像是一片军事基地的肃然……
  逆熵大楼的塔顶的门被一名褐发男子打开。
  原本还在天台欣赏夜色的段干否回过头来。
  晚风吹过,段干否撩起散在耳边的头发。
  “杨,你来了?想好了吗?”段干否玩味的盯着缓步走来的瓦尔特杨。
  十字圈的金色瞳孔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醒目和神秘……
  西琳回意识空间休息了,所以段干否现在掌控着的是西琳的身体。
  “嗯。”瓦尔特杨走到段干否旁边,在没有防护措施的塔顶边沿坐下。
  他也没看段干否,而是看着逆熵的层层建筑,陷入沉默。
  段干否耐心的打开系统板面,浏览起自己拥有的东西。
  『仓库:
  黎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基因样本、蚩尤之角×1、灵魂之石×2、崩坏水晶×7205、亡灵族皇族尸骨(一副)、神之键自动制作程序黑盒、一封给过去之人的信、技能点×30、随机技能碎片×61……
  技能:
  亡灵的眷顾(效果已生效,已转化为固有技能)、泡面大师(十级)、北辰一刀流(已超限)、拔刀术(五级)、无念神道流(五级)……』
  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是一个富萝莉了呢……嘿嘿嘿……不对!!!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是萝莉呀!!
  段干否惆怅的按了按太阳穴。
  “接下来逆熵会怎么办?”瓦尔特开口道。
  “当然照常发展啦,逆熵也有很多人才不是吗?何况更是多年来相互扶持的伙伴……像爱茵和特斯拉……”段干否摊了摊双手,打包票说道。
  “不让除她们之外任何人知道你失去力量的事那就最好了……”段干否补充道。
  瓦尔特杨站了起来,高挑的个头要比段干否高了两个头,这身高差,光是要抬起头看人真是让段干否觉得十分不爽。
  “希望你兑现承诺……”瓦尔特手一抬,一颗透明的宝石从他的手掌心中钻了出来。
  “这是理之律者核心……”
  在瓦尔特杨的操控下,宝石飞到段干否面前旋转。
  “啊啦~我也拿出诚意吧!”
  段干否从系统空间里调出蚩尤之角、黎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基因样本。
  凭空出现物品什么的,瓦尔特杨接受的很自然。
  空地上出现的巨型蓝色兽角,瓦尔特杨也很熟悉,当初被段干否御灵刀·寒狱冰天刀灵亲自斩下的兽角,到如今还有深重的寒气覆盖其上,倒是可以拿来制作武器。
  在段干否解释之后,瓦尔特杨明白手里的两支试管是什么东西。
  至于那两支试管一样的药剂就是帝王级崩坏兽黎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基因样本?也值得开发。
  “这段时间,贝娜和贝拉会留在逆熵做保护工作,阿加塔那边我也交代了,让她抓紧时间成长到可以分担你任务的程度……天命那边我自会让他们安分点,相信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不会对逆熵出手……
  对了,那丫头可是拜托了我好多次帮你解决崩坏能侵蚀问题呢…她作为西琳的二姐头,阿加塔有时候根本不会去求人的…是不是挺感动的?”
  段干否玩味的掩嘴轻笑。
  “……”
  瓦尔特杨没说什么。
  “好了,不逗你这个苦瓜玩了,阿加塔你好好教她就是了,这理之律者核心算是我借的,等我回来还给你。”
  段干否两根手指掐住理律核心收入体内。
  “交易成功!”
  瓦尔特杨在感知到自己的理之律者的力量在消失,心里仿佛放下了什么一直压着自己的石头。
  “你果然在计划着什么,要去哪里吗?”
  “从这个时代消失一段时间,字面意思……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
  段干否领取系统支线任务的奖励后又说道:
  “我不在的话,世界不会更加安静吗?你们才不会提心吊胆的……来,是时候治疗你的侵蚀了。”
  段干否将五指张开,属于死之律者的黑雾卷起,缠绕在瓦尔特杨全身。
  “崩坏能的侵蚀对男性基本上是致命的,而乔伊斯血脉传承的律者核心解放之后,完全体的他是不怕侵蚀的,但你不一样……
  死之律者控制细胞的凋零或者再生,对被侵蚀的个体有一定治疗作用,但这治根不治本,律者核心始终在你体内,对非适格体和完全体而言,没有多大意义,所以我等你交出理律核心在治疗也有原因。
  虽然也有其他解决办法,可以将适格体样本信息套用在修复你的过程上,你就能变成适格体,但也意味着你的身体已经不是你的原来传承根源的身体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变成女性也有可能哦……要不要试试?嘻嘻~”
  瓦尔特杨一边接受身体的修复,一边听着段干否唠叨。
  “不用。”瓦尔特杨说的很果断。
  ……
  ……
  世界之门被推开……
  黑暗中一对忠于杀戮的凶恶兽眼在闪烁着血色幽光。
  “这就是下一个目标的世界吗?”
  满是鲜血的大刀拖在地上。
  “杀了她!杀掉所有比我强的家伙!……希望别和哪个女人一样那么无聊啊……”
  在世界之门的另一端,残败着一个绝美的女子血淋淋的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