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2.迎击

  冷冽的寒风刺骨,一片狼藉的雪地上,凌乱的营帐、被巨型冰锥击穿的雇佣兵、鲜血淋漓染红了一片白雪、汽车爆炸的火焰在风雪中摇曳……
  银灰色长发飘飘,沁人心脾的清新。
  一身最符合她的战裙裙摆拖在雪地上,身后的由雷电构成的雷电羽翼伸展在空中……
  她伸出手去,接着雪花,看着那六边形的小白花飘落在她的掌心融化,变成一颗颗小小的露珠。
  精致的小脸上只有淡漠的神情,视人命如草芥,仿佛眼前的惨像与她无关似的。
  “哗——”
  突然周围有一阵风吹草动,却不是什么走兽的动静……
  一些高大的树上抖下一些雪堆,只见一道朱红色的人影在树枝间闪过,空留还在打着颤的树枝……
  盯——
  红色身影停了下来,一身劲装的特制战服,高挑火辣的身体,一手扶着旁边的树干,手上又提着一柄奇异的血色长枪站立在一个树枝上俯瞰贝娜。
  “嘿,真是惨烈啊!”来人玩味的笑着说道。
  莎布·尼古拉斯,天命欧洲支部女武神,原“雪狼小队”成员,A级女武神,绰号“混沌子嗣”。
  贝娜注意到树枝上的人,却没有发动攻击,但突然又察觉到什么,侧目而视……
  “笨狗!都说了别跑这么快!小心点啊!”
  针叶林中冲出一辆飞驰而来的装甲车,携着飞雪在雪地上来了一个漂亮的漂移,车顶上蹲着一名少女冲树枝上的人喊道。
  “莎乐美,先不说这个了,你瞧瞧这次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
  持长枪的少女从树枝上轻身一跃而下,耍了一道花哨的转枪,凌厉的枪尖指着贝娜,和装甲车一起包围贝娜,防止贝娜逃跑,
  贝娜说是崩坏兽又不太像,说是律者,但也没发现崩坏能爆发的情况,着实不好判断贝娜的身份。
  天蓝色的贝雷帽旁边装饰这一只白蝴蝶,天蓝色的瞳孔、天蓝色的外套,来人正是天命欧洲支部女武神莎乐美·乔卡南,原“雪狼小队”成员,A级女武神,绰号“梳洗者”。
  莎乐美看向贝娜,喃喃道:
  “她……”
  莎乐美有些拿捏不准贝娜的身份,但依靠这一片狼藉的战斗场面,大致判断的出来贝娜十分强劲。
  从装甲车上一跃而下,警惕着贝娜。
  莎乐美手一挥,使用超导磁场控制的12枚锋利刀刃悬浮在她背后的三个磁场指针上,结成宛若天使的神环。
  “我说,我们好不容易一起做任务,不是来处理附近崩坏兽的吗?可现在似乎碰到了小BOSS呢?需要帮忙吗?”
  大大咧咧的声音从装甲车内部传来,一名白色短发的豪放女性几个箭步从铁壳子里腾飞了出来。
  落在装甲车顶上,嘴角上扬,用脚踢了装甲车上的一个装置,属于自己的那一双可以变换形态的重炮弹射了出来,迅速接过自己的武器便是给武器蓄力预热。
  与豪放的外表不同,她是位形似缜密的智慧型战士,擅长超远距离射杀崩坏兽!
  帕特里克参战!
  “杀人可是不对的哦~这位小姑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反抗哦~”
  双方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
  ……
  重建中的小村镇,熙熙攘攘的淳朴人们。
  “啊,那位可爱的小姑娘,你不是镇上的吧?这里到处在建房子,记得小心点啊!怎么一个人来这里玩啊?”临街的买花大婶一边给自家店面挂牌子,一边温柔的招呼着游走在小街上的贝拉。
  贝拉和化形后的贝纳勒斯·贝娜不一样的外貌特征在于那一头长发,褐色的长发让贝拉看起来要比银灰色的贝娜要好接触的多,更加温和。
  “梅莉莎大婶……”贝拉呢喃地弱弱回一句。
  她觉得心里很复杂,明明看着过去的生活的小镇重新焕发生机,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
  可她逐渐发现,那些死去的人死去了就没再出现过,而曾经的一切都成为了泡影,所有人都不记得了那次崩坏兽侵略的灾难和那些死去的人……问起从前,有人给出答案说前段时间政府部门来执行什么政策要拆旧房建新房,还给了补助……仿佛小镇所有人被修改了记忆似的……充满着诡异……
  就连曾经最照顾自己的梅莉莎大婶都不记得自己了……
  也不清楚这是福是祸……
  ……
  ……
  伦敦云端虚幻之境
  第二神之键,永劫之键·千界一乘,世界泡须弥芥子
  “你认识我?”段干否被点名了,干脆化为实体现身。
  两个一样大小的“西琳”并肩而立,段干否撑着细腰老有意思的看着这男子到底有什么说辞,而西琳怀里抱着一个灰心丧气的白色短发“玩偶”骑士,玩偶的仿制天火圣裁之剑被丢在一旁的地上。
  “当然……第二律者”青灰长发的俊美男子还是一副笑眯眯地回答道。
  虚数之树随风摇曳,暖煦的阳光透过绿叶之间的缝隙撒下一片绿荫……
  “如果要细说的话……在过去五万年前我们就认识了……”男子眯着眼有些沉思的点了点下巴。
  “不可能!……还有,你是谁?!”段干否压根就不认识眼前的男子,只能说他穿越那会这个人物还没登场在他所了解的故事之中。
  而且,无论怎么说,来这个世界时间并不算长,五万年前那都上一文明时期了好吗?
  “来自前文明纪元,逐火之蛾的科学家,执行恒沙计划和监察者计划的先行者——SU”男子说到最后睁开了双眼。
  “SU?逐火之蛾?!”段干否有些惊讶了。
  西琳歪了歪小脑袋表示听不懂。
  “我还知道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SU勾了勾嘴角。
  飏!————
  电光火石之间……
  一根虚数之矛带着寒芒停在只离SU额头几厘米的位置……
  段干否眼神中透露着威胁。
  SU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老朋友,你还是这样呢……好,我们不聊这个话题……”
  “你最好告诉我全部的情况。”
  段干否挥了挥手,散去虚数之矛。
  “我在这漫长岁月中不倦的寻找可以对抗崩坏的办法,在无数世界泡之中,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你们是这个时空的人却出现在我们的时代……”SU严肃起来说道。
  “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可别怪我不客气!”段干否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敌是友。
  “在未来的有一天,我相信你会拥有回到过去的能力,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们的文明一点帮助,哪怕是多能救下一个人也好,拜托了……”
  ……
  ……
  贝娜悬停在空中,龙翼上的新月纹路不断凝聚着大量电磁力,构成电磁炮,单手释放,蕴含一击击杀A级女武神的力量,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无意地避开这几个女武神的要害进行攻击……
  “该死!她到底是不是人啊!比崩坏兽还律者!”
  莎布在空中即使用手中的长枪抵挡攻击,但一不小心被炮轰飞,在空中翻转矫健的身体落在远处的雪地上,骂骂咧咧说道。
  长枪“血色呢喃”由暗红色的长枪和崩坏炮两部分构成。其中长枪的部分用于接近战拒敌,而崩坏炮部分则通过崩坏能产生电磁场加速炮弹贯穿崩坏兽装甲。
  龙翼产生的狂风扇飞了积雪,几人被迫用手挡住迎面而来的飞雪,一边继续作战。
  “莎布别抱怨了!过来帮忙!”莎乐美操纵着飞刀一边躲避着贝娜的攻击,一边配合帕特里克的狙击一起攻击。
  “我已经呼叫了时雨绮罗那家伙,坚持住!”帕特里克喊道,心里一边琢磨着:
  这怪物女孩似乎并不想杀我们?反倒……反倒有点像是在陪我们玩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