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八重樱7月22日生日贺文·樱花酱白桃蛋糕

八重樱7月22日生日贺文·樱花酱白桃蛋糕


  “八重樱,早上好!哈~”
  一身凌乱穿着性感睡衣的无量塔姬子,酒红色的卷发披肩,打着哈欠,推开房门,有些意外的看到门口的八重樱。
  “早上好!姬子。”
  八重樱一边打点身上的衣服褶皱,一边拿起一个小篮子,看来准备要出门了。
  随身携带的灵刀·樱吹雪还放在卧室,身为刀灵的妹妹凛还在修养灵体。
  “今天休假,这么一大早就出门吗?”无量塔姬子自个倒了一杯水喝,一边问道。
  “是的,去采购一些食材……早餐我已经做好了,放在冰箱里,记得吃,我先走了。”八重樱提醒了一句。
  八重樱虽然没有穿那件巫女服,一身轻便的休闲装也穿出了典雅的气质。
  “好的,路上小心。”
  无量塔姬子挥手告别,等到屋内没有了八重樱的身影,准备去热一下八重樱给自己准备的早餐。
  她和八重樱一起住也有段时间了,倒是八重樱很会照顾人,姬子自己就是被照顾的那一方。
  “琪亚娜那群小家伙估计也都是芽衣和符华在照顾她们吧?”无量塔姬子自嘲的勾了勾诱人的嘴角,说着,一边打开冰箱。
  手工便当早餐?挺丰盛的嘛~不过早餐适合吃便当吗?难道八重樱怕自己起的太晚?所以当午餐准备了?
  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睡懒觉也会有个限度嘛~
  姬子刚瞧见便当旁边有一小瓶晶莹剔透的樱花酿,心里有些痒痒,“早上就喝一点点吧!就一点点……”
  可把酒拿出来,却见瓶身上贴着一张写着娟秀的字体的便利贴。
  『姬子,别偷喝哦!这是用来做菜的。』
  小字旁边还画了一朵卡通的粉红色樱花。
  “好好好,不喝就不喝。”姬子叹了一口气,微笑着将樱花酿放回原位,这时……
  “叮咚叮咚~”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你好,哪位?”姬子撩了撩耳边垂下的酒红色头发,慵懒的靠在冰箱一旁,接通了电话。
  “姬子,是我,铃,樱姐在家吗?”对方是绯狱丸打来的。
  “是铃啊,八重樱刚刚出去了,有什么事吗?”
  “今天樱姐过生日,我想,不如给她一个惊喜吧!……咦?姐姐?你要说几句吗?……”铃说着说着似乎把电话给了别人,“姬子,我是樱,那凛她在吗?问问她,小樱喜欢什么?……”
  “凛?我也没看到她……”姬子哪里知道刀灵的作息时间。
  “姬子姐姐,我在这里……”八重樱房间凭空凝聚出一只小萝莉,糯糯的声音清脆悦耳。
  和她姐姐八重樱一样的樱色长发,发梢显得蓬松,樱花的发箍将几缕发丝束成小小的双马尾,樱花般美丽的小小和服,稚嫩的童颜,娇小玲珑的身体。
  比德丽莎还小,所以叫无量塔姬子为姐姐也没什么违和感。
  虽然姬子已经看过刀灵登场的形式很多遍,但还是有些吃惊。
  宛若清潭一般的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姬子。
  “呀!姬子姐姐羞羞!你又不穿衣服!唔——”凛看姬子穿的有些少儿不宜羞,捂着红彤彤的小脸蛋,撇过头去。
  姬子也很无奈啊,拿起一件昨晚回来随意丢在沙发上的白色衬衫将就穿上,但半遮半掩的诱惑让她更加动人。
  “凛来了,你们跟她说吧。”姬子对电话里说了一句。
  对幼小的凛微微一笑,将电话递了过去。
  凛看到姬子穿上衣服,倒是好了很多,接过电话就往房间跑,小机灵鬼似的。
  “嘿嘿!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电话里绯狱丸用俏皮的声音说道。
  “凛知道,今天是姐姐的生日,所以要准备一个惊喜给姐姐……”凛小声的托着电话说道,甜腻腻的声音仿佛可以触动人心。
  小小的身躯,拿着比自己手掌还要大的手机,将手机贴自己滑嫩的小脸蛋旁,轻声细语的对电话说道,像是在和自己的密友小伙伴说什么秘密一样,脸上洋溢着笑容。
  “好!我们指定计划吧!还要通知大家来。”绯狱丸似乎比凛还兴奋。
  “当然,我想亲自给姐姐做生日蛋糕!”(来自五百年前从来没做过饭的萝莉的发言)
  “好主意!”(来自五万年前从来没做过饭的萝莉发言)
  ……
  下午,八重神社。
  今天的寿星八重樱还在圣芙蕾雅,而一众人先到达这里准备生日场地。
  琪亚娜、符华、姬子、芽衣、布洛妮娅、德丽莎、樱、西琳在准备,而厨房也有两个小家伙在捣腾。
  八重神社厨房……
  Duang!Duang!
  两道“爱的教育”砸在两只萝莉头上。
  “唔~疼~”
  “哎呀!疼疼……”
  绯狱丸和凛一大一小的厨娘打扮的萝莉,捂着自己脑袋瓜子蹲在地上。
  “谁教你们这么做蛋糕的?”接管西琳身体的段干否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举起的手刀,佯怒道。
  “西琳,你怎么来了?为什么要打我们?”绯狱丸没好气的嘟囔着嘴。
  “你瞧瞧你们是怎么做的?”段干否苦笑不得。
  旁边人格意识化的西琳也是一旁偷笑。
  桌上哪里像是蛋糕?称其是块烙饼都不足为奇。
  “我知道我们做的不好,我们也没让芽衣她们帮我们做,只是想……是想自己……自己做一份属于我们的心意。”凛耷拉着脑袋,点着手指说道。
  “我就说嘛,芽衣她们为什么不去帮你们,你们也是有心了,不过呢,你们是真的需要一点点的帮助,因为做美食可不能心急,来,你们来动手,我和芽衣从旁指导。”
  段干否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个也别丢了,其实还不错,虽然糖放多了点,烤出来外面这一层有些烧焦,外焦里嫩……可以……emmm放点什么好呢?”段干否将凛和绯狱丸的“烙饼蛋糕”拿了过来,思考准备怎么加工一下。
  “那就不多说了,我们做个新的!”绯狱丸撸起袖子重新振作起来。
  “西琳,我觉得这个时候需要这个会好点。”芽衣笑着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瓶精致的樱花酱。
  “芽衣?”
  “刚刚准备进来看看她们两个准备的怎么样了,看来不太顺利呢…不过没关系…”
  “凛,今天你姐姐生日,要拿出你的最高水平来哦~……”
  ……一会后……
  “我看这些白桃也不错,加进去吧!……”
  “凛,小心点,别切刀手……但也别拿樱吹雪切啊!唉……算了…可别把砧板给切了啊!…”
  “要不要在蛋糕上画点什么?……”
  ……
  晚上,圣芙蕾雅
  “你先别准备晚饭了,和我出去吃吧!”姬子解开八重樱的围裙,微笑着说道。
  “好吧,去哪里吃?”八重樱将围裙挂好。
  “你就别问了,先好好感受一下惊喜吧!”姬子打开一个房门,推着八重樱走了进去。
  房间乌漆嘛黑的一片。
  “姬子?你干嘛?”八重樱不解的问道。
  当走了进去,却是另一个场景,从圣芙蕾雅的宿舍到八重神社,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神社、熟悉的大家、熟悉的樱花树与那片熟悉的星空……夜晚清淡的空气,霓虹的彩灯恬静美好……
  嘭嘭嘭!
  从天而降的七彩礼花散落。
  “Happybirthday!”
  “生日快乐!”
  “八重樱生日快乐!”
  “樱姐生日快乐啊!嘿嘿!”
  “姐姐,生日快乐!”
  “欢迎回家!生日快乐!”
  ……
  张灯结彩,霓虹晃眼,月色之下,星空璀璨,清风拂面,常年盛开的樱花神树上的红绳摇曳,长桌上摆着点上蜡烛的蛋糕动人,创造惊喜的大家围着自己……
  真是乐闹啊……
  八重樱觉得内心充满了温暖,话说这种感觉这有多久没感受到了?
  “姐姐,你楞着干嘛呀?凛和铃一起亲手做的蛋糕哦~”凛扯了扯八重樱的衣袖,仰着脑袋看八重樱说道。
  如今的姐妹二人再次重逢,还是曾经的模样,不过作为妹妹的凛任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般,让八重樱时常想起从前的时光。
  过去的就过去了,更应该珍惜眼前……
  “这么漂亮的蛋糕真的是凛你们做的?”八重樱温柔软摸了摸妹妹的毛茸茸的头。
  “嗯嗯!”
  “那姐姐一定会好好尝尝的!”
  在自家姐姐旁边的铃也是拉着自己的姐姐,她们姐妹的感情可一点都不比八重樱姐妹差。
  “姐,你干嘛也摸我?我不是小孩子了!”绯狱丸一脸享受的样子,欲拒还迎的傲娇样被樱看在眼里。
  “难道你讨厌姐姐吗?”樱调侃着绯狱丸。
  “不……不讨厌……”绯狱丸脸蛋上泛着红晕。
  “先许愿再吹蜡烛哦~”
  “琪亚娜!你别偷吃啊!”芽衣无奈的喊道。
  “重装小兔19c鉴定完毕,琪亚娜等于草履虫。”布洛妮娅面无表情的说道。
  “窝没透次(我没偷吃)!蒸的(真的)!……”琪亚娜嘴里吃着一口糕点一边躲在符华身后。
  “琪亚娜同学,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今天晚上的补习作业增加一项…就由芽衣监督你吧!…”符华无奈的推了推红框眼镜。
  “唔~咕咚……”嘴里的糕点被咽了下去,“班长,我错了还不行吗?”
  “真是笨蛋侄女……”德丽莎摇了摇头,但对琪亚娜也是溺爱有加。
  “真像你偷偷看漫画的样子呢~”姬子掩嘴轻笑。
  “胡说!”德丽莎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炸毛。
  “樱姐姐许好愿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吃蛋糕了?”西琳呆萌呆萌的歪了一下头问道。
  ……
  粉红色奶油画的樱花与花纹清新淡雅,巧克力酱画的樱花树枝上仿佛真的开满樱花,香醇甜美的味道宛若幽香浅浅。
  白桃果肉的清甜,搭配春天熬成的樱花酱,一口冰凉抚平夏日的炎热。
  这是凛第几次给自己庆生了?
  八重樱看着热热闹闹的众人和蹦蹦跳跳的凛,勾起的嘴角上还残留着蛋糕奶油,她也没注意到。
  她只想,再好好的陪伴凛。
  ……
  深夜里,幽夜是最能勾起人的心绪与心结的时候。
  曾经每当八重樱入睡的时候,浮现的画面大多数都是悲伤的。
  但今天,她睡得很香甜,凛照常搂着八重樱的手臂当抱枕,睫毛微颤……
  八重樱她梦见,一样的夏天里,午休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她和羸弱的凛靠在一起……讲着睡前故事……
  凛告诉她……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凛画了一张可爱的画送给她…然后她和妹妹聊着聊着,聊的很远很远……直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困得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