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1.相聚就是那么突如其来

71.相聚就是那么突如其来


  俄罗斯白雪皑皑的针叶林中,休息着一个作恶多端的雇佣兵团——白狼佣兵团。
  与其说是白狼佣兵团,更不如说是白眼狼佣兵团。
  “老……老大……那……那……那里的村庄……”一个面露刀疤的壮汉支支吾吾的跌宕跑来。
  “特德里,为什么要慌慌张张的?记住!我们白狼佣兵团会怕什么吗?哈哈哈……”灰发的壮汉仰头喝了一口伏特加,爽快的醒了醒脑,对跑来的兄弟问道。
  “尼洛大哥,你还记得我们几个月前当初接的那个帮助村镇抵抗那些白色怪物的佣兵任务吗?当时我们险些丧命的那个村镇……那些被白色怪物摧毁的村镇……”特德里吸了一口气壮壮胆说道。
  “记得,当然记得,这几个月我们就那次与那些怪物打了一次交道,我们可是死了好几个兄弟,倒是打死了那个镇长……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那些人根本没死!仿佛那些怪物都没存在过一样!!他……他们也完全不记得我们和那些怪物!但我确确实实记得许多那个村镇的面孔,他们不可能不记得的……这其中有鬼!”特德里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这么会有这样的事?!你确定没找错那个村庄?”尼洛不慌不忙的点了一根烟,说道。
  “等等……尼洛大哥,这银灰色头发的小女孩是谁啊?你侄女?”特德里突然指着白狼佣兵团团长尼洛身后说道。
  “侄女??什么侄女?我没侄女啊?”尼洛奇怪的回过头去。
  呲!!!
  尼洛瞳孔瞪的大大的,神情写满了不可思议,嘴角的血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
  尼洛低下头去想后看,只见一纤细的白雪般的藕臂穿过自己的衣服,透出胸膛,带出自己的血液!!
  “老大!!!是敌人!!”特德里万万没想到这少女的手段,脑门上留下一低豆大的汗,养成的良好作战反应,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那倩丽的冷漠冰冷的少女,下一瞬间漆黑的枪口喷涌而出“火蛇”!
  “碰!”枪响而出,惊动了这针叶林的白狼佣兵团全体成员!
  子弹悬停在空中,紫色的电弧旋绕在子弹上,仿佛时间按了暂停健。
  “呲!”少女的藕臂抽出尼洛的胸膛。
  尼洛应声倒地,便成为一具尸体。
  堂堂白狼佣兵团团长,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死了?
  周围跑来许许多多的武装份子,持枪便是扫射!!
  “滚!!!”声如龙啸,威震四方,掀起地上积雪,震碎雇佣兵多数耳膜,就连子弹都被喝断在空中!!
  少女未动,面前的上百名雇佣兵便是身死伤残!
  “你!…怪物…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雇佣兵有的开始求饶。
  银灰的长发飘飘,少女眼中的瞳孔变成龙的紫色竖瞳,生后突然展开一对紫色流光的龙翼。
  “奉女王大人的命令,消灭白狼佣兵团……”贝娜的声音中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冷得如坠冰窖,满满的杀气与冷漠。
  “并传女王大人的话……你们的代价必须偿还!……”
  贝娜悬浮在空中,身边凝聚的雷球与寒冰冰锥带着恐怖的力量,飞向白狼佣兵团。
  ……
  “你在看什么?”绯狱丸的姐姐樱走过去俯身对坐在庭院中的八重樱问道。
  “你……”八重樱一时间不知道叫什么好。
  绯狱丸的姐姐单名一个樱字,自己又叫八重樱,着实不好叫什么。
  “嗯,没事,就和铃一样叫我姐姐吧!”樱作为刀灵,倒和真的人一样,撩了撩发鬓,微微笑道。
  很有大姐姐的风范,有点温柔,有点善解人意。
  “姐……姐……”八重樱第一次叫出这个称呼,有些生硬。
  “铃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对不起……做为她的姐姐,我十分感到抱歉……”樱又是鞠躬说道。
  “不……”八重樱心里对绯狱丸的感情很复杂,但她明白过错的根本不在绯狱丸身上,“……不用……”八重樱最后越说越小声。
  “听铃说,你有个妹妹……叫凛,是吗?”樱犹豫再三还是问道,“不如,让铃做你的妹妹吧,她说,她也想悔过从前的事,一直想找机会道歉,你应该知道她本性不坏,身为律者身不由己……”
  八重樱一瞬间,仿佛全身僵住,一个恍惚想起许多关于自己亲妹妹八重凛的往事……
  一起长大,相依相伴,春樱夏蝉,秋收冬藏,生活的点点滴滴仿佛昨日……
  直到那个瓢泼大雨的日子,自己握着的刀上的血迹,雨水怎么也洗不干净,她……亲手杀死了她的妹妹……祭祀给了所谓的狐神绯狱丸……那些村民的欢呼声也听不到了,跌坐在雨中的自己跟失了魂一样迷失了方向……
  八重樱忽然举起一只手压抑心中上涌的情绪,但原来还是攥在手心里的一块奇异的石头跌落在地上。
  “对不起……”樱觉得自己的想法还是唐突了。
  可当樱看到那块掉出的石头时候,身为刀灵的她对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
  “石头里……藏着一个灵魂……”
  八重樱也看向刚才从自己手里掉下来的石头,才短短几分钟,由漆黑幽光的巴掌大又宛若墨玉一般的石头如今变成了洁白却略微带一点粉色的白玉!
  “这是西琳的姐姐昨天在灵刀·樱吹雪旁边留下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八重樱补充说道。
  “器主的东西?信上说了什么?”
  “她说这个东西叫灵魂之石,也许对我有用,具体的她也不知道……”八重樱并不把这灵魂之石放在心上。
  “姐!八重樱!你们快看!”
  绯狱丸腰间挂着一把御灵刀·寒狱冰天,右手拿着灵刀·樱吹雪迈着小步子跑来,“这把叫樱吹雪的刀是不是裂开了?”
  ……
  『是谁在呼唤我?』
  『我不是死了吗?我什么感觉到了姐姐的气息?』
  『姐姐?』
  『我是在梦里吗?我好像看到了姐姐?』
  『如果这是梦,请让它继续下去吧……』
  ……
  “八重樱,你也是被幸运眷顾的人呢~恭喜你……”
  “欢迎回家,凛……”
  ……
  世界泡,被称为“须弥芥子”的世界泡中,虚数之树下
  “好久不见,西琳姐妹……”
  深绿色的短袖,左上身穿着灰色半边短袖,右手戴着黑色手套,左手手手指背有着意义未知的黑色纹身。
  腰带上悬挂着圆形吊坠,下身穿着黑色长裤和白色长靴的男子。
  “不,应该说第一次见面……”
  俊美的脸,睁开微眯的双眼,紫红的虹膜,绿色的瞳孔显得格外妖异,青灰色的长发束在身后,他温文尔雅的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