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0.回归

  『成功击杀地狱亡灵一族继承者……
  获得:亡灵的眷顾(作用不明)、灵魂之石×3(作用不明)、技能点×25,5000崩坏能水晶(各类残破宝物已转化)……』
  系统板面弹窗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段干否一身律者长裙悬浮在虚空之中,俯瞰那一地被“冈格尼尔之枪”击碎的骨架。
  骨头上渡了一层漆黑的幽光,纵使在“冈格尼尔之枪”的威力下,多数仍然保存完好。
  这骷髅刺客身份着实不简单,单凭这一身漆黑的骨架就暗藏玄机,虽然不是崩坏世界之内的产物,但未必不能好好利用一下。
  ……
  早晨六点,太阳微微升起,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散在客厅、钻入房间……
  精致可爱的小琼鼻、紫色的发梢垂在长长的睫毛上,细腻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粉嫩的小嘴微抿,自然而又恬静的睡颜,气息浅浅宛若小猫,她抱着自己白皙娇嫩的腿,娇小的身躯蜷缩在不是很宽敞的沙发上。
  温柔的阳光照在少女极好的皮肤上,显得宛若香醇甜美的牛奶一般滑腻。
  “小懒猫~……吃饭了哦~……”
  沙发上熟睡的少女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有人说什么,百般不情愿的睁开双眼一条缝,晨光映入眼帘,也没看清是谁。
  “还不起来吗?小懒猫~……再不醒来……我就一个人把你最喜欢吃的小蛋糕统统吃掉~……统统吃掉~”
  眼前的紫色人影似乎撅了撅自己吹弹可破的小脸蛋?
  小蛋糕?小懒猫?是在说我吗?
  少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呀呀呀~我的小猫咪看来还想继续睡个懒觉呢~……好吧!我就先去外面玩咯~”
  那道紫色的人影嬉笑着转身就要离开。
  咦?……咦咦咦!
  “姐姐!!!”
  少女猛的翻身坐起,晃了晃脑袋提提神,慌忙之中惊呼一声。
  一身可爱围裙的厨娘打扮的段干否偷笑着来到少女旁边。
  “怎么?不继续睡了?”段干否调侃道,伸手理了理少女西琳乱糟糟的头发。
  “姐姐!”西琳猛的抱住了段干否的腰。
  “好了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话说,你怎么在德丽莎这里?”
  段干否顺了顺西琳紫色的顺滑的长发,让西琳的头贴着自己的胸,尽量安抚怀中的“小猫咪”。
  “几天前出来散散心……走着走着就……就来到了这里,德丽莎很照顾我……”西琳抬起头盯着段干否莫名其妙的嘟囔着小嘴说道。
  “是吗?那好吧……要给德丽莎一个礼物呢~就当做照顾我们家西琳的回礼吧!好不好?”段干否想了想说道。
  “好!听姐姐的!”西琳小脑袋点头点得飞快。
  “那你先刷牙洗脸吧!我刚刚给你和德丽莎做了早餐,待会你先去吃,德丽莎的那一份等她起来就能吃了。”段干否把西琳从腋下宛若捧着一只猫,举起后又放在沙发上让西琳坐好,又自己去热好荷包蛋、牛奶面包的营养早餐。
  西琳刷完牙洗完脸乖巧的坐着等着投喂,目光一直在段干否身上。
  “咔”一个挂着卡通房门牌的房门被打开。
  走出一个打着哈欠的白毛萝莉。
  “西琳起床了吗?”德丽莎看向自己给西琳安排的房间里,西琳并不在里面,于是发问道。
  昨天德丽莎好不容易把西琳劝到去睡房间,她也不知道西琳到底睡的好不好。
  当德丽莎回头去看向客厅时,愣了楞神,又揉了揉睡眼。
  “早上好!”西琳打了一声招呼。
  “早上好啊!德丽莎,刷牙洗脸就来吃早餐吧!”段干否端着早餐盘子也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西琳。”德丽莎下意识回答道。
  德丽莎又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后又晃了晃脑袋,松散的白色长发也跟着抖动,可再次定睛一看。
  西琳变成了两个?不应该啊?西琳也没有双胞胎姐妹啊?
  “看来还没睡醒,还在做梦,回去继续睡吧!”德丽莎看了看清晨房间里还显得较为昏暗的阳光,打了一个哈欠,转身就回房睡回笼觉。
  “咔……”房门被关起。
  段干否与西琳相视而笑。
  “给德丽莎送一个大大的吼姆玩偶吧!”
  ……
  12月8日,天命总部浮空岛
  女武神训练室中,天命主教奥托正在测试新身体。
  “主教大人,昨天塞西莉亚大人诞下了一名女孩。”侍奉在一旁拿着一条热毛巾的琥珀说道。
  “是吗?……结合塞西莉亚的血和卡斯兰娜家族的血统,会不会诞生更强大的律者杀手……拭目以待吧……”奥托停下跑步机,走下来接过琥珀的毛巾,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
  ……
  美国,逆熵军事基地
  不是原生律者的杨无法完全适应律者核心,同时作为男性对崩坏抗性不高,难以完全发挥律者核心的力量。
  “咳咳……咳咳……”瓦尔特杨突然咳嗽很厉害。
  “杨小子……”特斯拉担忧地走到瓦尔特杨身边。
  “没事……”瓦尔特杨勉强地摆了摆手。
  一边的爱茵叹了口气,“那一次蚩尤现世之后,依最近的情况来看,崩坏能的侵蚀开始加重了……”爱茵淡漠的表情下,眼神中的关心并不比她的好友特斯拉差多少。
  她们是看着瓦尔特杨长大的,更是要好的朋友和伙伴。
  “无妨……”
  “你小子逞什么能!!都说了律者的力量尽量少动用!……哼!”特斯拉双手环着胸,眉头紧锁着,明显有些生气了。
  “盟主大人,第二律者那边对此有什么治疗方法?”爱茵依靠着办公桌说道,略微陷入沉思。
  “死之律者的力量并没起到多大的效果,但她说了,我什么时候放弃了第一律者的力量,她有办法治好我,所以不用担心……”
  “连死之律者的力量都治不好?第二律者她就是想要第一律者的力量!存心找理由!”特斯拉有些气愤。
  “咔!”有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办公室的门。
  “谁?”爱茵打开门。
  可看到的只有一道醒目的火焰般的波浪长发的少女急忙离开了。
  “爱茵,是谁?”瓦尔特杨问道。
  爱茵沉默了一下,说道:“是阿加塔……有可能她全部听到了……她是第二律者的好朋友……也许去找第二律者了吧……”
  “特斯拉博士,你刚刚说的太过了……”爱茵摇了摇头。
  “我知道第二律者也没必要骗我们,我脑子一热,说了句气愤的话,到时候我会去道歉的。”特斯拉撅起小嘴巴,有点傲娇。
  ……
  一只白色的异瞳双色的布偶猫垂着耳朵在欧洲的大街上游荡,它正是有这极其奇怪的猫名的母猫——喵帕斯。
  被符华带到欧洲,好不容易脱离符华的“魔爪”,人生地不熟的,西琳与段干否直到现在也没来接它,主要是段干否凭借空之律者的力量标记了它,即使跨越几块大洲也能随时定位它,这次也算给它的一次锻炼。
  喵帕斯有着小女孩一般的智慧,也还是不知道何去何从……猫生艰难啊……
  甚至有几只当地的猫盯上了喵帕斯,但喵帕斯一一以崩坏兽的力量吊打了那些还没开化神智的普通猫。
  这一天,它惊奇的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它蹲在一家母婴店门口的花坛边上。
  一个白发的男人大包小包一大堆走了出来。
  “喵喵喵!!(看这里看这里!!)”
  喵帕斯矫健的扑到男子脚边。
  “诶?这不是第二律者的猫吗?怎么会在这?”齐格飞疑惑的说了一句,当然不会有人告诉他答案。
  喵帕斯几个飞跃,灵敏的窜到齐格飞的肩膀上。
  “喵喵喵(大块头你可来的真及时)~”
  喵帕斯用小小的猫爪子拍拍齐格飞的肩膀,弄得齐格飞莫名其妙的,愣是不知道喵帕斯的意思。
  “你主人呢?”齐格飞问道。
  齐格飞不知道喵帕斯听不听的懂,但索性试试。
  “喵(她不要我了)~”喵帕斯摇了摇头。
  “是不是你自己私自溜出来玩的?”齐格飞因为自己女儿出生这几天心情大好,对喵帕斯也调侃道。
  “喵(不是啊!笨蛋)!”喵帕斯一爪子便是带起一道流光,在齐格飞宽大的衣领上留下几道爪痕。
  “诶呀!小猫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别伤到我了!”齐格飞尴尬的笑道,手上的袋子因为下意识躲避差点没拿稳。
  喵帕斯一脸孤傲的舔了舔爪子,异色瞳似乎在对齐格飞得意的笑。
  “得!你先和我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