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9.此刻正是,审判之时!

69.此刻正是,审判之时!


  “切!管你是什么鬼东西,你今天都必须死在这里了!”段干否咬了咬牙说道。
  虽然段干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自身实力是一件很模糊的事,因为历代律者无论形态,能力用法各有不同,只能自己去摸索律者的力量用法。
  她背后神环变得更加夺目,六色的花纹如同植物一般疯狂蔓延在虚空之中,密密麻麻,仿佛扎根于这片空间。
  直到段干否小小的躯体与她背后的庞大的“根须”形成极大的反差,转瞬之间,那些“根须”分为两束螺旋长枪,但又继续变化,不断压缩塑型,最后形成的具有可怕崩坏气息的律者之翼!!
  崩坏能的狂暴仿佛会把一切给撕裂!
  翅膀连着神环,其上雷霆与火焰缠绕,轻轻扇动便是烈焰或者是雷霆相伴的飓风!!
  三把星光尖锥化为三把长矛,其上附着雷电与烈焰,宛若神话中奥丁的神器——流星之枪冈格尼尔。
  冈格尼尔Gungnir意为“贯穿”,被誉作是“天界失落的神矛”,将其投出,威力巨大。
  雷电粗壮无比,电弧在枪尖起舞,炽热的烈焰宛若业火红莲,“冈格尼尔之枪”浴火而出,却又如同神器有灵一般震动,它们在为即将贯穿敌人雀跃!!
  段干否金色的眼眸亮起异常的光芒,在这黑暗的虚数空间,宛若神明降世!!
  冷静与理智在这个时候反倒占了上风,带来的不仅仅更为强力的攻击方式,还有那曾经与西琳人格合体时的蔑视与绝情的冷艳!
  所有的攻击只为杀伐而生!
  反观那骷髅刺客黑洞洞的眼眶中,那绿色的灵魂之火摇曳不定,因为没有声带,也不知道它说了什么。
  但是它将匕首到胸前,黑色斗篷上的四颗可以免疫元素攻击的宝石,在更为强大的元素伤害中颜色不断暗淡,相必不用多久,那件斗篷将再也庇护不了它了。
  骷髅刺客摆出作战的姿态,仿佛也是要拼死一搏。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浩荡的万界之主的位置,虽然吸引人,但是纵使自己万劫不复,也要舍命一博?……勇气可嘉……
  骷髅刺客瞬步冲了上来,锋利的匕首一道亮光闪过变成一把长剑,举手投足之间幻化出千刀百刃,铺天盖地的剑芒斩下……
  段干否大概摸索到这骷髅刺客的能力,倒是有恃无恐,身怀死之律者的力量,根本不惧!
  丢开虚数之力化为的短剑,隔空拿起一把“冈格尼尔之枪”,也是迎面而上!!
  身后的律者之翼也是全面爆发威能!势要将骷髅刺客泯灭殆尽!
  全身崩坏能利用率高达百分之六十,虽然技巧笨拙,但也足以杀了那骷髅刺客。
  刹那间,剑芒与冈格尼尔碰撞在一起……
  ……
  与此同时
  圣芙蕾雅学院
  “西琳,你已经熬夜看了一个晚上的电视,饭也吃不下,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德丽莎一脸担忧地坐在西琳旁边。
  只见西琳抱着白嫩纤细的小腿,柔柔弱弱的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毫无心思的看着电视。
  她在段干否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圣芙蕾雅,也就在这里住下了,德丽莎也好心让西琳跟她一起住,可是西琳也不知怎么的,一直绷着小脸,垂着睫毛,似乎心事重重的……
  德丽莎问起,也没说,弄得德丽莎以为自己待客不周,人家小姑娘闹脾气呢。
  虽然已经是律者了,熬夜什么的也不会有影响,但是律者也是有感情的。
  她们会因为分离而感到内心难过吗?答案是的。
  西琳突然和段干否离开之后,没了整天与她开玩笑的“姐姐”,心里空落落的,当自己一个人去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又变得无比寂静,像曾经失去母亲的那段时间……孤独之感又攀上情绪……
  生活似乎少了什么……可到底少了什么,西琳想不出来……
  ……
  长空市郊外。
  “我们回来了呢!贝娜!”贝拉先一步落在地上,对身后贝娜心细的说道。
  “是的呢,姐姐。”贝娜温柔的一笑,收起翅膀。
  这两姐妹刚刚遨游宇宙回来,倒是玩的尽兴,贝拉可从来没有离星星那么近过,小女孩对星空的向往一点也不小。
  “我们去找西琳吧!”贝拉牵起妹妹贝娜小小的手,笑道。
  “好!”贝娜小鸟依人的跟在贝拉身边。
  有时候,崩坏兽也未必不能诞生人类的情感,不是吗?
  有时候,妹妹也在默默守护着姐姐,不是吗?
  ……
  世界蛇总部,特训练场地,
  “快点!快点!再快点!!”娜塔幼小的身体在数只突进级崩坏兽(简称:蚊子)围攻中,不断躲避,即使在地上摔倒,也不敢多停留,起身继续躲避攻击。
  即使这些“蚊子”属于崩坏兽中垫底的存在,但体型也要比娜塔大得多,而娜塔仿佛在承受是在被巨兽追击的压迫!
  白嫩的小手,白净的小脸,已经因为摔倒在地早已被摔破多处,整个小姑娘狼狈不堪。
  这是她的训练时间,她的任务就是全部击杀这些崩坏兽,这一年,她仅仅八岁。
  她背负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还有她哥哥的性命,所以她根本不敢松懈,更没时间去流泪。
  逃也逃够了,被围堵在一面墙后,小姑娘学会了举起手中的剑……
  半个小时过去……
  娜塔从特训室出来,全身受伤十几处,衣服都破了洞,手中的剑染上了崩坏兽的血。
  她活下来了!!
  娜塔这时候却哭不出来,因为她学会了坚强……
  这是一个八岁女孩的转变……
  娜塔找到了转角处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孩,才敢心酸的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睛。
  男孩是她哥哥,不过如今成为了植物人,不能言语,如同活死人一般木讷。
  娜塔,代号渡鸦,第二次崩坏的幸存者,被灰蛇带到世界蛇组织,为所谓的“蛇”效力。
  而他的哥哥瑞恩,因为注射了灰蛇提供的药剂,身体当中的崩坏能侵蚀停止了,但大脑却受到伤害,成为了植物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这男性崩坏能抗性远远低于女性的事实下,瑞恩能保住一条性命已经极为幸运了。
  “哥哥,相信我,我会找到治好你的办法!”渡鸦牵起瑞恩的手,眼角还是滑落下来几滴泪水,哽咽着说道。
  一处离兄妹二人偏僻的地方,灰蛇在静静的看着。
  他可不关心渡鸦的哥哥到底如何,他看中的是渡鸦的潜力,以及对组织的忠诚度。
  他觉得,封尘已久的“雷之键”找到合适的主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