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8.截杀继承者!!

68.截杀继承者!!


  心怀鬼胎的十位继承者在经过短暂的介绍与认识之后,生物体与生物体聚在一起,非生物体的被排除在外也十分安静,着实让人看起来诡异。
  隐藏自身气息的面具男除了报了一个名字,又继续隐藏起来,神神秘秘让人捉摸不透。
  大部分话题都是那个妖娆魔女撑着,虎兽人只对他人的实力感兴趣,一来二去,倒是有些尴尬。
  看起来其乐融融的和谐,直到……
  “当!”
  空间传送门再次打开。
  十扇门对应十位继承者的世界。
  “我先走了!”虎兽人受不了这气氛,转头就走,手里按着大刀的刀柄,身上的威压充满暴虐的戾气,似乎在警告某些人不要靠近,否则人头落地。
  非生物体老实的和虎兽人一样踏进传送门离开了。
  留下其他的几人面面相看,也回了各自的传送门。
  ……
  殊不知,在人去楼空的会场中,又有人再次折返,眼神凌厉,其想法不言而喻。
  “先宰了那头蠢虎吧!早看它不爽了!剥皮抽筋放血,可都是大补呢~呵呵呵~”
  第一个折返的是那妖娆女子,媚眼一扫十个还未关闭的传送门,走进了那虎兽人的传送门中……
  紧接着就是非生物体成为其次的目标。
  非我族也其心必异的道理是生物体的共识。
  但自然也反常之人……
  ……
  因为段干否将传送门联通到虚数空间,没有比充满崩坏能的地方更让她放松了。
  “真是一群奇葩,这么配合那所谓的程序,也不知道是不是傻还是傻?不过也好,还以为会直接打起来呢!看来是我想……”段干否仿佛察觉到什么,顿了顿。
  “多了……?”
  这可是律者的主场——虚数空间。
  更何况充斥着海量般无穷无尽的崩坏能。
  事有反常必有妖,但凡有些风吹草动,段干否怎么会感知不到?
  “嘿!朋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段干否对着空气说了一句。
  直到声音在虚数空间消失,也没有人回答,仿佛只是段干否的错觉一般。
  “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来了?”段干否悬在空中,身上的神环显现,恍若神女降世。
  话音刚落,几道小小的飞影愕然出现在段干否面前,速度之快,破空而来,肉眼难觅。
  直至面门而来,来着不善……
  “哼!被小看了呢~”段干否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将偷袭放在眼里。
  “当!当!当!……”一连串的金属打击声。
  火花四溅,不出所料的是,只见那是十多把飞刀撞击在空间壁障的防御上。
  仔细一看,那些飞刀柄柄都萃了剧毒毒!!!
  一弹指间,这些飞刀应声碎裂落地。
  环顾四周,也仍然见不到敌人踪迹,身在明敌在暗,这极为不利!
  “给我滚出来!”段干否一攥拳,灼热的赤焰腾起!!
  周围无穷无尽的高浓度崩坏能已经将威力提升不只一个档次。
  旋转的飓风带起恶魔的雷炎席卷一切!!
  宛若火神的盛宴,毁灭之神的降临!!!
  即使敌人藏得再怎么厉害,也难逃这“地图炮”的范围攻击!!
  咻!!!——
  又是一道破空的飞刀穿过恐怖的烈焰与风暴,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直指死穴!!
  对方有恃无恐!!??
  段干否金色的十字瞳孔猛缩,在飞刀逼近面门的时候,虚空之中穿出几条雷电之链,以更快的迅猛之势缠住飞刀!!
  雷之律者,控制电磁场,包围在周身绝缘物理和能源攻击的超电场,想要近身段干否,难度系数很大。
  在空中滞留的东西,下一瞬就不在属于原主了!现在这柄飞刀有了新的主人——段干否!
  飞刀掉了一个头,以同样的轨道,返还回去!
  可是并没有击中,目标不在那里了。
  “喂!家伙!你惹怒我了!”段干否小脸怒气道。
  “烈阳!!!”
  疯狂消耗崩坏能,换来堪比恒星太阳的内核高温!!
  一瞬间,这里化身为火焰的天堂圣地!!
  『我就不信还不出来!!』
  纵使高温,连段干否的裙摆也依旧如故!
  段干否突然勾了勾可爱的嘴角,他已经发现了目标……
  原来是那个家伙啊!
  ……
  “天地棋盘”变化多端,妙不可言。
  博弈之人久久没有一句话。
  锦衣青年突然大笑起来,惹的对面的对手停下了棋子。
  “你笑什么?”
  青年回答说:“开始了……我的继承人开始杀戮……呵呵,动作挺快的嘛……你想不想知道……她/他会不会死?”青年玩味的挑了挑眉。
  “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死……所以我不想知道……也无需知道。”
  “看来我那一掌效果还不错?你还在生气?生气的感觉如何?这有多少年了?”
  青年对面的正是崩坏意识本尊,一个无法形容其容貌的女人。
  而青年的身份也不言而喻了。
  “……”崩坏沉默了。
  但过了半晌,青年说道:“当初可是你把我变成空之律者,又因为我背叛你,逃出了这个世界,我能走到这一步,可多亏了你呢~”
  ……
  一边的战场上,
  段干否认出来了敌人是谁,原来是那个穿着镶嵌着宝石的黑斗篷面具男,那个最沉默和神秘的家伙。
  可他为什么能来到这里?
  是想半路截杀我吗?
  他能在这片火海之下行动自如,多半因为那件斗篷上的四色宝石,在这恒星的高温中,纵使可以躲避火焰的红色宝石也未能幸免,宝石在不断变得暗淡,而他的身影也逐渐清晰起来。
  “为什么不逃了?”段干否见面具男也不躲避火焰,直挺挺的站着不动。
  可话音未落,段干否觉得脖子一阵寒冷,不好!!
  段干否猛的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面具男手持匕首高举,从空中落下在段干否头顶,紧接着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挥刀而下!!
  手段很辣,招招致命!
  段干否情急之下,招来一道虚数之力化为一把白色短剑,抵挡匕首,另外还分出几道亚空之矛直击面具男!!
  本以为会发生碰撞,可亚空之矛落空了!虚数之力化作的剑也看到虚空之中,崩坏能剑气却什么也没砍到!
  身法迅速,鬼影难测之感……
  该死!面前的是残影!
  “找死!”段干否忍无可忍,不是生物体吗?看你这么对死之律者免疫!
  死亡的静谧,死神的镰刀架在生命的火苗上!
  黑雾瞬间覆盖这片区域!
  不仅如此,段干否还利用了侵蚀之律者的力量,只要他中招,意识侵略可不是说说而已。
  碰!
  面具男的面具砸了过来!
  段干否利用空间壁障挡住,顺着方向看去,留下一滴冷汗。
  这家伙……他喵的是不死族的骷髅!!
  那黑色斗篷下,愕然正是一具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