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7.“赴宴”

67.“赴宴”


  “盟主大人,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北美多处地区频繁出现崩坏兽……整体崩坏能指数上涨了九个百分点……”爱茵捧着一块数据板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过,相比之下,天命可比我们更忙,这么好的天气,那些女武神也不能休假呢……”
  乱蓬蓬的蓝色头发插着一根显眼的红色钢笔,似乎看起来有些比平常格外的缺少搭理。
  略微疲惫的眼角,也泛起一丝惆怅。
  看来,这件事已经有些麻烦了。
  “就在昨夜,两只崩坏兽袭击了总部的住户区,阿列克谢夫妇受到了轻伤,但好在阿加塔小姐及时解决没酿成人员伤亡……虽然火焰差点烧掉了整间屋子……”
  爱茵抬起头,精致的五官,却有些缺乏睡眠的疲惫让人心疼。
  她将数据板放在瓦尔特杨面前,接着随意伸了一个懒腰。
  “爱茵……”瓦尔特杨仅仅看了一眼,虽然事情有些棘手,但现在不重要……
  瓦尔特从椅子上起身,绕开爱茵。
  “?”爱茵疑惑的撑着腰看着瓦尔特。
  “没事……记得注意休息……辛苦了……”只听哗啦哗啦的水声,见瓦尔特接了一杯温温的饮用水递给爱茵。
  朋友之间的关心,有时候真的如同水一般清澈明亮,一股清流滋润心田。
  “嗯……谢谢……”爱茵淡淡一笑,小声说了一句,接着珉了一口水,仿佛是在喝茶的优雅。
  “那你先忙吧,我们的盟主大人…不……约阿希姆小鬼~……”爱茵释然的一笑,转身就走,最后那句话说的很轻,但瓦尔特杨还是听到了。
  直到门合上,房间里就剩瓦尔特杨一人。
  瓦尔特杨很清楚,爱茵的那句话,不仅仅是在喊他原来名字,更是在告诉他……
  『曾经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与姓名,即使他活在瓦尔特乔伊斯的身份的影子下,但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最初的样子,不然这样可没资格教训别人,因为这无非是一种程度上的疲惫,活的更累。』
  爱茵与特斯拉看着瓦尔特杨长大,或许没有比她们俩更能理解他了。
  “瓦尔特……瓦尔特杨……”
  ……
  与此同时,
  虚无缥缈的空间中,段干否已经接受了那所谓的“邀请”,然后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到了这里。
  空间掌控的空之律者力量意外的不受限制,她能感觉到,这里的虚数空间的崩坏能更为浩瀚,甚至接近无限,如果换句形象点的话,那么就是“技能无CD,蓝条max”,真的可以肆意妄为。
  除此之外,她感觉到,这里的空间壁垒四通八达,连接无数的异空间,只需要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意打开空间之门。
  如果空之律者不在这里占优势,又有谁能占到多少便宜?
  “应该会没问题吧?”段干否双手握拳,掌心凝聚着庞大的崩坏能,这是她的底气。
  只见她身上冒起奇异的光点,恍若萤火虫的光芒零零散散,像一个个小精灵一样围绕着她旋转。
  紫色的长发垂到裸露的白嫩小脚跟处,分为两束的长发上各有一道荆棘蔷薇似的悬浮发箍。
  发梢自然卷起,头上的羽毛装饰变为两束,六种颜色象征六个律者的力量。
  双肩悬浮着三个如同星光的尖锥,身后更是多了一道花边的六色神环亮眼夺目,在光芒的照耀下宛若神明,殊不知这是储存了海量高浓度崩坏能自然形成的特殊形态。
  白色短裙稍微变长了些,四条裙摆,内里均有紫金色纹路,却如同四只六色彩凤,高贵冷艳。
  洁白无瑕的额头上出现一条璀璨夺目的花纹,恍若天成的神圣天使的容颜,让人心生触动之感。
  明眸皓齿,粉妆玉琢的脸蛋,与娇小玲珑的身体,以西琳为模板的身体在这身装扮之下似乎拔高了一点,纵使说神女下凡也不足为过。
  再次改变的形象更为惊艳,现在真正意义上的“六核驱动”的律者形态,崩坏能利用率接近百分之八十。
  『空之律者、炎之律者、死之律者、风之律者、雷之律者、侵蚀之律者』
  可惜缺了一个理之律者核心,不然把握更大。
  虽然缺了一把武器,但也可有可无。
  如此做好准备,就是为了露出自己的“爪牙”到底有多么锋利无比,毕竟这次的“邀请”暗藏杀机,更应该警惕起来。
  不过想来,这样容易招惹麻烦,摆了摆纤细的小手,身后的神环与星光尖锥消失,将崩坏能抑制在体内,让自己看得不是那么强,就算“大功告成”了。
  西琳那边她并没有交代什么,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以西琳那个小姑娘的性子,说了实话恐怕会不顾一切也要跟上来吧?
  因为自己而牵连其它人可不是段干否的一贯作风,何况西琳是她极为重要的人。
  “当!”一声巨响。
  面前总算是开启了传送门。
  段干否定了定踏在虚空之中的脚步,一脚踩进门去……
  ……
  一处浩瀚寰宇的背景之中,以因果法则为线,以这崩坏世界为界,成就玄妙无边的“天地棋盘”!!
  星辰反转,时间逆流,唯有这空间亘古长存。
  博弈之人是谁?
  一虚幻的锦衣青年盘腿而坐“天地棋盘”的一端,一只手撑着脑袋,似乎对这“天地棋盘”有些闲情逸趣,神情模糊,仿佛是在笑。
  而对面的对手……
  ……
  “又有人来了?还是一个小妹妹呢~”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掩嘴轻笑。
  百媚千娇的身段勾人心魄,妩媚的声音恍若欲望的恶魔低语。
  看其服装,有点东方与西方的味道,却别具一格,应该是哪个异世界的服装。
  “切!人类的小娃娃也来了?这万界之主的位置是什么人也可以染指的吗?”一脸鄙夷不屑的虎族兽人看了一眼段干否,身材魁梧高大,腰间挂着大刀,威猛的眼神透露着一丝杀意。
  “……”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东西摇曳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表意见。
  “@#%*……”一个繁杂的机械构造体,猩红的“眼睛”没有一丝情绪。
  其中这些人当中一直沉默的面具男拉紧了镌刻着四中颜色宝石的黑色斗篷,又戴上了兜帽,那一瞬间,他的一切气息似乎就没存在过,即使他站着不动,却在别人看来和消失没两样,这是一个天生的刺客。
  十名继承者中,段干否是最晚到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们…好…”段干否表面装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暗地里观察这些继承者们。
  “弱鸡……”虎兽人砸砸嘴说道。
  除了那虎兽人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其他的生物和非生物的继承人倒是比较安分。
  “好了好了,人到齐了,就按照程序互相认识一下吧!”万界之主的声音响起。
  “程序”二字极为清晰,他们都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程序而已,互相认识才不是主要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