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6.姐妹重逢与交易

66.姐妹重逢与交易


  『铃,你还好吗?』
  『在无尽的黑暗中,我心中挂念的只有你……』
  『虽然你被认定为律者,被人虐待……但是,你永远要记得,姐姐是不会放弃你的……』
  『曾经我和你说过,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无论生活有多么艰难……姐姐永远会陪着你,即使灾难不能拆开我们、坏人不会伤害我们……我们会找到幸福……』
  『我以为我加入逐火之蛾,我们生活会越来越好……但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铃……原谅我……原谅姐姐……』
  『崩坏……一切都是崩坏的错……更是因为我不够强大……以至于我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不能怨谁……』
  『我不知道外面过去了多长时间,无尽黑暗中,我连我在哪都不知道……更无法去寻找你……原谅姐姐的无能……』
  『铃,你孤独吗?……没有姐姐在身边,生活的是否幸福?……姐姐想你……』
  『在这不断自责与回忆中,我陷入了沉睡,我曾想过,过往都是一场梦,也许当我再一次醒来,世界没有崩坏,你也快快乐乐每一天的上学放学……我很迷茫……』
  『铃,我许愿创世神让我再一次见到你,如果真的实现了,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铃,请再一次相信姐姐吧!铃……』
  在无尽黑暗中,蜷缩的樱色长发的少女紧闭的双眼,一次又一次哭花了脸。
  ……
  虚数空间中
  “樱,出来咯~不想见见你的妹妹吗?”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那是段干否的声音,名义上樱的器主。
  声音让樱从梦中惊醒,短暂失神后,眉头舒展开来,原来的美人胚子变得更加动人。
  妹妹?是铃吗?铃还活着!!她找到姐姐了吗?!
  不对!!不可能!!也许器主认错了!器主又怎么会知道铃?假的!不可能!……
  樱反倒犹豫了,她在害怕,害怕唯一的希望破灭……
  可又听见一道声音从灵刀的空间之外传来:
  “喂!你是不是在骗我??说好的我姐姐呢?给我看一把刀什么意思?”
  少女的声音却有些桀骜不驯。
  但谁能比樱更清楚这是谁的声音?
  真的!是真的!!铃真的找到自己了!!
  “铃!!!”樱流着眼泪从寒狱冰天突然化为刀灵的形象,拥抱绯狱丸。
  此时的绯狱丸自然不是大狐狸的形态,而是化为人形,有着红色眼影,穿着无袖日式巫女服,白色外衣,红色里衣,双手带着袖套,袖套上各有一只铃铛。
  头上和左胸别着红色团锦结,腰间和右腿绑有黑红相间的注连绳,有着四条粉色狐狸尾巴,末端为红色。下穿黑色短裤、红色足袋和平底木屐。
  是段干否要求绯狱丸,说亲人见面要容重一点,人形才认得出来。
  绯狱丸虽然觉得有些麻烦但还是照做了,人形出乎意料的漂亮。
  玩火的姑娘嘛,总是那么惊艳。
  更别说,绯狱丸那一头粉中带红的头发,与整体风格恰到好处的美感。
  “诶???你谁啊!?”绯狱丸被突然出现的蓝色和服女子抱住直接发蒙。
  “铃!我是姐姐啊!”樱没有比这时候更加想流泪了,埋到绯狱丸的头发里,而绯狱丸后脑勺的樱花胎记更加让樱笃定了绯狱丸的身份。
  “八重樱!你搞什么啊?这么换了一身衣服?说奇怪的话?”绯狱丸虽然觉得眼前的樱有些莫名的亲切,但看外貌以为是八重樱。
  “绯狱丸,你好好看看抱着你的人是谁。”段干否无奈的摇了摇头。
  站在西琳与段干否旁边的八重樱虽然比较惊讶樱与绯狱丸的相貌,但表现还是很淡然。
  从八重樱宛如清潭的灵瞳中,也许她不是在看两人的外貌有多相似,而是在回忆曾经自己的妹妹……
  都是苦楚姐妹,段干否牵着懵逼着的西琳的小手,感叹道。
  “诶?那边是八重樱……那她是……谁?……”绯狱丸看着八重樱还站着段干否旁边,可反观抱着自己的樱,亲切感越来越强,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有那么一个姐姐。
  “铃……你不记得姐姐了吗?……”樱松开了些拥抱的力度,盯着绯狱丸的脸,沉默了几秒,却突然微笑道:“呵……也对……一定过去了很久了吧?抱歉……”
  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抱歉……让你承受了那么多……都怪姐姐……唔……”樱说着差点失声痛哭出来,可她咬住嘴唇,硬是将情绪咽了下去,眼角的泪花却怎么也收不住……
  “怪姐姐……”
  绯狱丸看着樱哭泣的脸,不知怎么的,内心深处有些刺痛……那灭绝许久的良心开始重新发出微弱的跳动……她的内心迫切的想回想起过去的事……
  鬼使神差地自己的手已经搭在樱的脸上,轻轻地、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水……
  绯狱丸本应该按照性子是受不了别人哭的,但面对樱这个突然出现说着是自己姐姐的人,绯狱丸想说的话怎么也强硬不起来。
  “好了,别哭了,再哭我也想哭了……”绯狱丸轻声细语地说道。
  “铃……”樱哽咽着让绯狱丸拭去自己的眼泪。
  这一声蕴含这樱的情绪的呼喊,绯狱丸一瞬间想起了前段时间做的一个恶梦——那些人围着自己的尸体周围欢呼着“又杀死了一个律者!”
  但并没有之前的负面情绪充满整个内心,绯狱丸知道,那段时间的记忆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她想越来越好奇,这么多年自己忽略了什么……或者说……自己成为律者,为了毁灭人类……忘记了多少曾经珍重的东西……
  “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吗?”
  “可以……当然可以!”
  ……
  “这里就留给她们好了,我们走吧!”段干否轻声说道。
  “嗯嗯!”西琳点点头,争着在段干否前面划开一道空间裂缝,跨过这道裂缝便可以返回原来的世界。
  八重樱也跟着西琳离开的时候,再回望了一下绯狱丸与樱,眼里的感伤不言而喻。
  ……
  在八重神社休息几个小时,等待绯狱丸出来的段干否一直与八重樱待在一起。
  因为今天不接客,所以樱花树也不落了,老八重神主在后院打扫神社。
  西琳倒是与远在北美的阿加塔视频通话,阿加塔无非就是抱怨瓦尔特杨那个“慌缪”的决定,还有聊贝娜带贝拉去外太空转转的事。
  与八重樱喝着茶的段干否突然瞳孔猛缩,急忙放下手里的茶。
  【致苦逼的继承人的一封信:
  你们的考验任务都即将结束,想不想见见我的其他继承人呢?继承者大会即将召开,做好准备吧!顺便提醒一句:是“活下去”的准备哦~
  万界之主】
  突然跳出的系统弹窗,倒是没吓到段干否,反倒内容让他的眉头紧蹙。
  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叫什么万界之主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活下去”?会死?其他万界之主的继承人?异世界的人?会有多强?
  段干否大概明白了万界之主的用意,无非就是继承人争夺皇位必要的一个狗血环节。
  段干否对自己的实力没底。
  看向天真烂漫的西琳,段干否觉得自己的责任变的更加重了。手心都有些略微冒冷汗。
  喝茶的心静都乱了。
  正当烦恼的时候……
  “诶?她们要出来了……”段干否感知到虚数空间的异动,打了一个响指,旁边出现一个虚数裂缝。
  “喂!你想要什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声音应该是绯狱丸说的。
  紧接着,绯狱丸和一身和服的樱走了出来。
  “你不是说了来一场交易吗?你把这把刀换给我!……不、不许拒绝!”绯狱丸装着强势,说道后面却撇过头去,其实明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绯狱丸应该是哭过了,脸上还有明显的泪痕。
  绯狱丸态度好了很多,应该是想起来了吧?
  “器主……”樱对段干否就是另一个态度了,还行了礼,语气中恳求的也很明显。
  “我拿到这把寒狱冰天的时候,就知道不会在我手里留太久,别人说女大不中留,我这里的刀更不中留啊……”段干否装着老气横秋调侃樱。
  说实话,樱与绯狱丸的年龄可比他大太多了,敢这么说话,还多亏自己是寒狱冰天的器主。
  “快说!你要什么!我姐可不是你的武器!你这辈子也别想拿我姐姐作武器!我姐姐是我的!”绯狱丸抖了抖衣袖,紧紧地抱着寒狱冰天在怀里,一脸不明所以的傲娇地看着段干否。
  “我要你的律者力量……”段干否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在谋求一份力量更靠谱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不准耍赖哦!”绯狱丸出乎意料的果断同意了。
  绯狱丸的少女的口气不禁让段干否更加吃惊绯狱丸的变化。
  段干否茶几对面的八重樱不明白绯狱丸为什么就怎么放弃了坚守万年的律者职责,明明和自己相处五百年,从来没有放弃毁灭人类的野心。
  也许每个人都会变?也许律者也有自己所追求的而愿意放弃律者力量的理由吧?
  即使八重樱不理解,但她还是会永远记住绯狱丸对她的人生的伤害。
  段干否看了一眼八重樱,只能在心里惋惜。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阴影……也许时间会告诉她吧!不用迷茫,因为有一个金发小子可是为了复活卡莲可以舍弃一切……那一天不会太远……
  ……
  夜里,八重神社
  西琳已经睡熟了,独坐月下樱花树的段干否看着手里浮现的两颗律者核心。
  一颗是自己将五颗律者核心融合后的五色律者核心。
  一颗是绯狱丸用作交易的侵蚀律者核心。
  绯狱丸甚至还将可以将律者核心做成神之键的黑盒子也一并给了段干否。
  “她失去了力量,我与她的共存关系也解除了……我应该谢谢你……西琳的姐姐。”
  八重樱一身轻薄的短袖和服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段干否身边来,腰间却配着灵刀樱吹雪。
  因为八重樱体内已经产生了拟似律者核心,头上的狐狸耳朵与力量都没消失。
  “你也睡不着?”段干否问道,见八重樱过来,便收回了律者核心。
  “我刚才准备去杀了她,但是我站在她们门前……犹豫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八重樱没去看段干否,而是欣赏起这夜里的那份宁静的月光来。
  月下美人相伴,樱花树随风沙沙作响。
  八重樱撩起耳边散落的发鬓。
  “我觉得你应该放下了……她们也是苦命的姐妹……和你与你妹妹凛一样……铃成为了律者,被人类杀害,而且失去过她的姐姐……而如今她的姐姐以另一种形式重逢了……我相信你的妹妹与卡莲都会回来的,看开点吧……”段干否一边说着一边从虚数空间拿出几坛从老八重神主放在地窖的樱花酿,又拿了两个喝酒的碗。
  明明是萝莉模样的段干否,却对喝酒无比熟练的样子。
  “你知道的很多……也对……都过去那么久了……”八重樱卸下腰间的樱吹雪靠在樱花树上。
  段干否倒了一碗给八重樱。
  “可谁又能让她们回来呢?”八重樱叹了一口气。
  “不,如果说我可以呢?”
  “你?”八重樱看向段干否,但但没多问。
  而段干否在倒自己那碗酒的时候,才倒那么一点点就被八重樱阻住了。
  “小女孩不要喝太多酒……”
  “没事,我是律者。对了,记得别告诉西琳哦!”
  “淡了……”八重樱优雅的抿了一小口。
  “什么?”
  “我下次用这棵樱花树的樱花酿新的。”八重樱想起了过去给卡莲喝过自己酿的樱花酿的那段时光,不禁唇角微勾一抹笑容。
  卡莲……你真的会回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