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5.平息

  逆熵总部,瓦尔特杨办公室。
  “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加莉娜与大姐都回俄罗斯了……西琳和贝拉贝娜也不知道在哪……呜~你是折磨我吗?我的好师傅……”阿加塔一脸郁闷地埋在枕头里唉声抱怨着,倒在沙发上,仿佛失去了生活的动力,小巧可爱的小脚丫漫无目的地瞎晃。
  “叫盟主。”瓦尔特坐在办公室的靠椅上无心翻阅着文档。
  “哦……盟主师傅……”阿加塔嘟囔着小嘴,随意敷衍了一下。
  “我和爱因斯坦博士说好了,从今天下午开始,你将接受我们的知识教学课程,好好准备一下吧!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瓦尔特拿起桌上的眼镜,穿好大衣,离开之前对阿加塔交代了一句。
  “啊嘞???我要上课??下午开始??等等!师傅喂!什么情况??”
  阿加塔猛得坐了起来,在办公室寻找起瓦尔特身影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关门声,办公室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
  俄罗斯
  “这里就是我们以后住的地方了吗?大姐……”加莉娜面无表情的仰着头看着面前大门的牌匾。
  上面雕刻着一行精致字:
  『可可利亚孤儿院』
  暖色调的金属的大门上被花藤围绕,石板分明的鹅黄色地面让这座空空荡荡的庭院多了些许温馨……
  “哎……打起精神来吧……谁叫我们都是孤儿呢……”阿芙罗拉眼神有些黯然神伤。
  “好了,孩子们,这里会越来越热闹的,会有家的感觉,我们进去吧!”可可利亚温柔的摸了摸俩女孩的头发,感同身受的说道。
  ……
  长空市,街道上
  温暖和煦的阳光,晴空万里
  鲜花与飞鸟共舞,人们生活如初,每个人的脸上看不出前日被海啸与崩坏兽吓坏的神情,仿佛从未有过这事……
  街道建筑也规整如一,交通秩序有序……
  一身巫女服的八重樱走在街上,相貌出众,回头率极高。
  “是不是出乎意料。”绯狱丸在八重樱脑海中叹道。
  因为有身为侵蚀律者的绯狱丸保护,八重樱并没有受到羽渡尘的影响。
  “出乎意料这座城市并没有毁灭?出乎意料这里的人类没有死绝?……呵……”八重樱在心中回应讽刺道。
  “八重樱!你要清楚一点,我们是共存的!过去的都过去了!存心与我过不去,你自己也别想好过!”绯狱丸怒道。
  “你杀死那些村民!伤害我的家庭!伤害我!伤害我爱的人!这是能过去就真的过去的了的吗?!我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杀了你!”
  “有我在,你觉得你死的了吗?”
  “……”八重樱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了,干脆沉默。
  “哼!人类终究还是会被崩坏毁灭,即使我不做,也有其他律者来审判人类……”绯狱丸浅层含义是说自己不会对人类怎么样,但傲娇的话语听起来怪怪的。
  毕竟绯狱丸跟八重樱待在一起也有五百年了,虽然崩坏对它的影响一直都在,仇视人类、毁灭人类是它唯一的目的,但万年过去,它也有自知之明,律者的使命并不适合自己。
  “西琳也是律者不是吗?可她才不会像你一样邪恶!”八重樱拿西琳说事。
  “她?哼!……她不配做律者……她是叛徒……我不屑与她比……”谈起西琳,绯狱丸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八重樱视野里出现两道娇小可人的紫色的身影。
  “诶?八重樱姐姐也来逛街吗?”清脆悦耳的萝莉音响起。
  “还有绯狱丸呢?”另一道一样的声音却语气有点成熟的问道。
  “她怎么在这?!”绯狱丸惊呼道。
  八重樱撞见的正是西琳和西琳版的段干否。
  段干否有了实体化的能力,这大好时光不好好享受岂不是委屈了自己?
  一样的茶色格子小裙子,白衬衫与花边领带,西琳过肩的紫色长发披散在背后,段干否倒是用发带扎了起来,一模一样的外貌,整体看起来清爽干净,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是双胞胎姐妹俩出来玩了呢。
  西琳左手牵着段干否,右手还拿着甜筒冰淇淋,稍不注意冰淇淋沾了一点在樱桃小嘴附近,显得呆萌呆萌的。
  “西琳??……嗯,出来买点东西……”八重樱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也没听说西琳还有姐妹啊!!
  再说长得一模一样!谁是自己认识的西琳都分不清!叫错了名字会不会不太礼貌??
  “樱姐,绯狱丸呢?”段干否以为还是以前一样,十分自然的叫八重樱叫樱姐。
  嘤!(虚数空间中的寒狱冰天轻微震动)
  融合战士樱与八重樱有时候不区分开来真的会闹笑话啊!
  “找我干嘛?”八重樱的影子悄无声息地换了一个方向,甚至换了一个外形,那是一个狐狸的影子,而影子在开口说话。
  看来绯狱丸躲在八重樱影子里了,也对,大街上不好显露真身。
  “你还记得你的姐姐吗?绯狱丸……哦不!应该叫你……铃……”段干否勾了勾嘴角。
  “姐姐?我有姐姐吗?你为什么叫我铃?不不不不!……我有印象!我原来不叫绯狱丸!铃才是我的名字……等等!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狐狸的影子泛起涟漪,可以看出绯狱丸情绪有点不稳定。
  “哎呀呀……看来你被崩坏洗脑的不轻呢~这么多年过去了,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记得了……怎么说呢?真是可悲可叹啊……”段干否淑女的按着小裙子蹲在绯狱丸的影子前面玩味的说道。
  “我就问你……你想不想见见你万年前的姐姐呢?小狐狸?”段干否用手指点了点下巴,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
  “奥托……跳梁小丑的野心家呢……”白发高挑的男子坐在王座上捏着一封信轻蔑一笑。
  “造律者?是想和崩坏同流合污吗?看来我们注定是敌人了……”白发男子随意一丢信封,其上印有天命图章的信无故化为小冰晶消失殆尽。
  说完,这具蕴含本体百分之一力量的分身隐到黑暗之中。
  ……
  “诶?这是什么?1984年的唱片专辑?师傅抽屉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这唱片年龄都和我差不多大了呢!”阿加塔在瓦尔特抽屉里翻到一张唱片。
  唱片上面写着歌手的名字:
  『德丽莎』
  瓦尔特杨在原来的世界线上跟奥托提过一句话,他是听着德丽莎的专辑长大的……
  阿加塔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