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3.赤鸢仙人临长空市!

63.赤鸢仙人临长空市!


  “轨道同步完成,即将开启舱门,请相关人员做好离舰准备——”
  电子合成的冰冷机械音在这艘悬停在云层之上的天命运载舰内响起。
  “滴!”舱门的指示灯又红光变为绿光。
  一名灰发蓝眼的貌美女子身穿褐色风衣打扮,左耳耳垂上夹着一个不需要穿耳的血色鎏金耳钉,秀气的灰色长发用略有古风之美的精致发饰束成一束,通透的眼神看得出她内心极为成熟冷静,光是站在舱门口,便有高人的气势,并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的她,等待舱门打开。
  女子镇定自若的神情中,这似乎是再普通寻常的事了,要知道这一次是奥托亲自请她来长空市解决问题的,足以可见她的身份和实力都得到了天命主教的肯定,也许……她真的不需要那些繁杂的防护服……
  “咔!”舱门被打开。
  “赤鸢仙人,一路顺风……”这时播报的是奥托老谋深算的声音。
  女子没有理会。
  眼前一股巨大的气压差带起的风吹的她风衣烈烈作响,而她却站立稳如磐石。
  “那里……罢了……”女子看着远处一云层投以疑惑的目光。
  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得哪里有什么在呼唤她,不过,细微之感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她也没多留心,当做错觉抛之脑后,继续眼前的正事。
  踏!
  身体往前一倒……
  她就这么从容地脱离了运输舰,在空中直冲下方的云层中去!!
  仿佛化为一只精卫鸟,那么无畏亦无惧!
  请接着,运输舰在飞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飞行器来,追随女子而去。
  即将接近云层之时,女子在瞬间变动体态。
  踩!
  碰!
  如同炮弹一般在云层中冲出一个缺口!
  下方便是长空市的景象越来越近,女子在冲破云层之时,早已调整好姿态,所以几乎是用一只脚“踹”出了一道天空的“缝隙”!
  金色的阳光伴着女子再一次普照这个城市!!
  温暖的光线、璀璨夺目!
  给这座逐渐人心涣散,失去“生机”的城市,带了可见的“希望”!!
  有光,就有希望……这时是绝望之下人们大脑的第一反应。
  无论是那束光明,还是这女子,无一不吸引力这座城市所有人的目光!!
  他们看到了光!看到了宛如圣武的天使降临!以及……
  那满天的赤色翎羽!!!
  出现的如此突兀,却让人无一不想把这一幕深深地记载下来……
  寂静与凄美,却又温暖那么壮观的震撼人心……冲突的视觉效果,给人仿佛这个世界按了站停键之感。
  满天的赤色的羽翎在空中飘摇缓缓而落,就这么肆意散开,覆盖整个城市!似乎这一片天空被染成了赤色!
  绚丽夺目,视觉震撼……
  不由得想起奥托对该女子的称呼——赤鸢仙人。
  这座城市的人全部看了过来,看到了那绚丽的满天赤色羽翎,然后……
  所有人同一扑通一声倒下、跪下……只需要一瞬间,所有人的眼里都失去了高光,失去了色彩,失去灵动……宛如一个活死人一般木讷……
  女子根本不受羽翎的干扰举行在空中调整姿态,准备降落……
  咻——
  之前紧随其后的飞行器跟了上来,女子一把抓住飞行器提供的横杠,稍微轻轻晃动,二者的速度同一后,飞行器感应到目标已经链接,随即转变移动方向不断减速,向一处体育馆的阔大的草坪上准备降落。
  仿佛是玩滑翔翼一样畅快,不过这“滑翔翼”是有推进器喷射装置科技战术装备。
  碰!
  在飞行器接近地面三、四米高度之时,女子松开手直接跳了下来,轻松着落。飞行器悬停空中。
  女子的灰色秀发在降落的那一刻,最后的轻舞飞扬显露出那银色发饰上精致的宝石的光亮。
  清楚她的人知道,那是由前文明纪元第八律者核心制成,操控大脑信号……
  主掌意识的神之键——羽渡尘
  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褶皱,与略微凌乱的长发,这时体育馆的正门有人开车过来,那是来接引她的。
  女子是知道天命支部已经来了,所以在使用羽渡尘的时候,刻意避免她们被羽渡尘控制。
  “符华?”德丽莎娇小的身体勉勉强强坐在垫高了二十厘米的驾驶位上有些意外的可爱,见德丽莎提着修女裙子从车上跳了下来,对女子喊了一句。
  她是独自来的接符华的。
  其实德丽莎知道总部有那么一号人,但也只是听过她的传闻——天命主教对她的重视程度要比对天命明面上的塞西莉亚要大,鲜为人知的符华的名字还是奥托亲自告诉德丽莎的,所以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要比原来故事情节要提早了很多。
  “嗯……”符华淡淡的点了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那个……他们真的……没事吗?”德丽莎怯怯地指了指外面和躲在体育馆内那些已经“失神”的人。
  不是怀疑符华的能力,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城市突然的人全失神的样子,怕鬼的德丽莎难免心里有些不安。
  因为这些人“沉静”下来了,这个城市是真的被掐住了喉咙没了声音,宛如一座死城的阴森寂静……每个人的呼吸声未必听不到。
  “他们无碍,不过你们现在最好可以打理一下这个城市了,我不保证他们记不得今天的事后,醒来第一眼就觉得世界变得不对劲……”一向言寡的符华交代了一句。
  态度与表情还是那么冷淡,并不是游戏中那最起码还有稍微一点人情味的和蔼班长形象。
  因为她并没有经历原剧情中那第二次崩坏后的第二次失忆,没有忘却自己徒弟程立雪的那个符华。
  她还是程立雪的师傅、奥托口中的老朋友与赤鸢仙人、隶属天命的女武神……
  “这个事,已经交代了,虽然会费很多钱……唉……”德丽莎皱了皱眉头,小脸蛋面露颓然之色,唉声叹气了一口,摸了摸那并不鼓囊的荷包。
  德丽莎也并不在第一次见面的符华面前拘束,甚至开始于符华谈笑起来。
  ……
  躲在云层中的贝娜与贝拉两姐妹,避开了被赤色羽翎的影响范围和符华的视线。
  “姐姐,你有没有感觉到刚刚那落下的人类有一种亲近感的错觉?”贝娜对自己姐姐说道。
  一向生人勿近的贝娜对姐姐贝拉就是另一个态度。
  这时两姐妹重新化为两个小女孩的模样,但唯独与寻常小女孩不同的是两人都背生双龙翼,姐姐的龙翼翅膜宛如蔚蓝流水、妹妹的龙翼翅膜宛若紫月雷霆……
  她们就是之前给符华带来的熟悉感源泉。
  但符华又何尝不是会对双子有熟悉之感呢?
  ……
  海面的一个用寒狱冰天冻结的海水冰块上,断臂流血过多的瓦尔特杨已经迷糊,直接瘫在了寒冷的冰块上。
  瓦尔特原来的手臂已经不见了……
  “喂!你忍着点!劝你不要看!也许有些恶心……对!还有……妹妹,你转过去吧……”段干否对瓦尔特不爽的说道,但说到西琳又换了一个口气变得比较温和。
  西琳恋恋不舍的松开段干否的手臂,乖乖女地转过身去摆弄那把有小姐姐刀灵的御灵刀·寒狱冰天。
  段干否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瓦尔特杨看着这对一模一样的西琳,嘴角抽的都停不下来。
  这……还真的……有里人格啊……
  看瞳孔与核对语气,瓦尔特杨也是五味杂陈地分清了段干否是里人格,西琳是主人格……
  不!!!不对啊!!!
  有谁家双人格会有两个身体啊!!!
  我理之律者可不是白痴啊!喂!!
  在瓦尔特内心认知颠覆的时候,段干否一脸和(huai)蔼(xiao)的将手搭在瓦尔特断臂的肩膀上……
  “等……等等……”瓦尔特觉得有些不对劲。
  “等什么等?你要做断臂大侠杨过?”段干否说着,手里死之律者的能力涌动,传输在瓦尔特的断臂处。
  象征死之律者的黑色崩坏能覆盖在伤口切面,将那些坏死的细胞和组织通通凋亡干净,露出“新鲜”的伤口切面来……
  “嘶~”瓦尔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骨头、神经、肌肉、血液……
  极其透彻的野蛮修复方式,让一些人都会觉得恶心。
  因为这种修复如同从伤口长出来的作物一般,却要更迅速,生长的匪夷所思!
  最直到后的皮肤也完善了……
  瓦尔特杨感觉到手的知觉有回来了,疼痛也随之结束,试着握了握拳,手臂与原来没多大区别,断臂处也看不见伤口了。
  “不是……算了……谢谢……”瓦尔特复杂的看了一样段干否。
  其实,他之前说等等,是因为他也能修复自我肌体啊!方式可要比这温和多了……段干否这样莽,瓦尔特还能说什么吗?
  瓦尔特苦笑渐渐隐去。
  ……
  天命总部,浮空岛
  “律者……律者……律者核心……看来……只能有一种办法了……”
  奥托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躺在高档沙发上,从怀里摸出一根项链,上面吊着一个古老的十字架,这项链是他最珍视之人过去的东西,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