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61.寒狱冰天!灵刀有灵!

61.寒狱冰天!灵刀有灵!


  白发男子上半身隐藏在阴暗中,幽暗的光线中,他的容貌几乎看不真切,但从他举手投足的动作,看得出他态度极其平淡无奇。
  似乎不把传说中的蚩尤当做一回事……
  “蚩尤?……不……不是这个时候……它现在还不是我们的目标。”王座上的白发冷淡男子轻轻敲打着王座扶手,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经过略微思考之后,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坐正,他的上半身进入了透过古朴花纹玻璃的光线区中,他的外貌展现在二人眼中。
  白色短发与蓝眼,长相英俊,戴着黑色露指手套,黑蓝撞色的高领紧身衣与黑色风衣……
  灰蛇低下头去,不敢一直盯着他看,而娜塔睁着大眼睛似乎要将白发男子的外貌全部记入脑中,她知道,这是她的主上了……
  “这个孩子叫什么?”白发男子随意地,淡淡提了一句。
  “回大人,我叫……渡鸦……”娜塔不太熟练的说出了自己的代号。
  ……
  乌云密布,黑云压城,更如同一块顽石沉重地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逃跑的人喘着粗气、等死的人瑟瑟发抖、祈祷神明的人站在最前方看翱翔于天空的双龙……
  许许多多汽车失去控制撞到电线杆上、高楼上有人轻生、街道店铺店主早早逃命去了,一些平时买不起名牌的狂热粉疯癫的倒在地上抱着名牌傻笑……
  网络、信号……这些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可以说,长空市混乱不堪…
  狂风呼啸而过,仅仅几个呼吸间,神奇般地有一股灰暗的气流形成飓风,宛如百米城墙,巧之又巧地将整个城市方圆几里都给圈住、围住了。
  刚刚乘车逃出城市边缘的人望着眼前骇人的飓风之墙,一脸愁苦地打回转,前前后后都是死,将烟头丢到一边,一些人干脆坐在地上等死。
  不仅拦住了这块地区的人的去路,更阻断了周围地区对这长空市的信息交流,以至于长空市现在发生了什么外界都不太清楚……
  是自然现象?不!
  谁所为的?
  自然是天命总部传送而来的西琳。
  风律、雷律的力量封锁了这个城市……
  奥托第一时间与踏入长空市的西琳通讯,说明了这件事,为的是不让普通人知道这世界的另一面,否则对天命又是一个极其大的开支了……
  从空间裂缝中脚踏虚空自然地站立与离长空市十几里的海洋上空。
  几乎接近云层的高度,俯瞰整个场景,有一种君临天下的近视感,虽然年仅十一,但是西琳镇定自若,毕竟有另一个自己在,她这段时光里活的更加自在了,多了欢乐与幸福的生活,至少许多事情另一个自己都会护着她……
  段干否的意识体分离出来,和西琳一个模样刻出来的,但唯独不同的就是眼睛,段干否的眼中的十字圈的图案让他的金色瞳色显得更加神秘。
  “这个感觉……不是崩坏……但也很强大……不!也不是律者!有点崩坏兽的感觉……算了,瓦尔特那小子似乎和它交上手了,我们也去吧!”段干否的视线没离开波涛汹涌、暗藏杀机的海面,仿佛看穿了海底深处……
  “哦,姐姐……”西琳轻声回了一句,身体立刻行动,一个念头之后,一个金色的虚数裂缝凭空出现在身前。
  小步子迈进其中……
  ……
  万米深海
  一个被屏蔽于世界的封印之地——九幽台
  一个赋有神话色彩的传说之地……
  阔大规模的海底神坛、
  铭刻着古老晦涩的符号……
  不知什么材质的厚重玄黑锁链足足有上百根,死死缠绕一只巨大无比的巨兽……
  巨兽的红色眼瞳在浑浊的海水中极为醒目,隐隐约约看的出来它的大致轮廓,黑色的“铠甲”上隐秘着红光纹路…兽角狰狞、利齿巨嘴骇人,给人仿佛可以吞噬高山低谷之感……
  相比之下,悬浮在海水中的瓦尔特杨如同渺沧海之一粟、天地之蜉蝣般渺小,更别说他如今身负重伤,失去左臂已经不知道被海水吹到哪里,猩红的血液染红了一整块海水……整个人显得极为狼狈不堪……
  海底世界变为战场,爆炸造成的坑洞与金素零件让海底满目疮痍,鎏金般的地刺四处凸起,交错纵横,尖刺如同一把把森寒枪芒,甚至这些地刺宛如富有生命,它们会像蟒蛇一般移动,时快时慢地接近瓦尔特杨,稍有不慎就会被洞穿死亡,构成了一片“海底荆棘丛”……
  “啧……”瓦尔特杨咬了咬牙,伤口疼的厉害已经麻木,他承认是他低估了这只崩坏兽的实力……
  “叛徒,你们激怒了神,献出你们的生命吧!”洪钟般巨响的声音传入瓦尔特杨脑中。
  “我看未必吧!想要我的命,你还差了点火候,打了这么久,我也不见得你能挣开所有的锁链……想必你的提前苏醒非巧合……蚩尤……呵……看来你的神她有些着急呢……现在被束缚的你……”瓦尔特唯独的一只手握着伊甸之星,眼神丝毫不畏惧充满了坚毅,“真的能杀了我吗?”
  “住口!你已被我夺取一臂,身负重伤,在吾面前装硬气是没有用的!汝终究会死在吾的手里!”蚩尤身上溢出金红色崩坏能,随着地面又开始冒出奇异的鎏金岩石地刺。
  “滋滋——”
  这时,战场中间突然有一股第三方气息出现,紫金色的崩坏能环绕,隔离了海水,一个圆形的虚数裂缝开启,纤细的小脚踏着短跟凉鞋迈出,精致可爱的面容与紫色长发……
  更为娇小玲珑的西琳出现在战场中央……
  见到来人,瓦尔特微微松了一口气的释然。
  蚩尤的攻击微微一顿,但迅速辨别了来人,兽瞳猩红一亮,玄晶般的地刺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冲向西琳,甚至几十根地刺一齐围了上来,势要将西琳无法逃避!!
  实在过于突然!
  “小心!”段干否急忙出声道。
  西琳也被突然出现的攻击吓到了,下意识利用空间壁障抵御攻击。
  坚硬无比的地刺在空间屏障上擦出大量火花,却以不退之势,再次冲向壁障!!
  以点破面!!
  “砰!!!”
  引以为傲的空间壁障连三个呼吸都没撑过去,被洞穿一个洞的空间壁障被无情的彻底打碎!
  宛如无助的玻璃一般脆弱!
  蚩尤以心头血注入于地刺的威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西琳瞳孔猛缩,小女孩心态的她下意识抱头就要蹲下!!
  “不!”
  段干否也赶不及接管西琳身体,变化太快!空间壁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就在蚩尤觉得将要得手击杀另一名背叛的律者之后……
  “嘤嘤嘤嘤——”
  又是一道在空间夹缝中震响的声音响彻这片海洋!!!
  刹那间!
  一道白光闪过、光拖尾的醒目光亮在西琳周身的地刺中穿梭而过!!!
  虽然是穿梭而过,却又一种莫名的优雅之感,极为奇妙……宛若看到一支古舞的残影……
  在海水中地刺间来回穿梭的光亮,猛得一顿,停了下来,光芒逐渐散去……
  一把通体寒冰的精美太刀!!
  以及……
  那……轻轻握住刀柄的……
  白皙纤细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