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57.果然琪亚娜就是欧皇转世吧!

57.果然琪亚娜就是欧皇转世吧!


  “咕噜咕噜~喵喵喵?”白猫喵帕斯浅尝一小口西琳递给它的肉肉,一脸疑惑地看着齐格飞。
  它知道这是齐格飞做的。
  “还和胃口吗?东方的菜式我还是有些自信的。”齐格飞尴笑地挠了挠雪白的头发,对在一边吃一边为猫的西琳说道。
  尼玛,还真的请律者吃饭了?
  要不要这么轻车熟路啊!
  略微有些烧焦的东坡肉,应该炒肉的时候走神了,但其他的菜看上去有些不耐看,味道还不错,味道较为清淡,主要是这里还有孕妇。
  齐格飞当然没用天火圣裁做饭,还算幸运。
  说卡斯兰娜家族的弑神料理还是有些过了,虽然普遍卡斯兰娜家族的人没做饭天赋,但勤能补拙嘛!
  人家齐格飞这么宠老婆的男人,这手艺也是噌噌往上涨……额……虽然涨得不是那么明显……
  “叔叔,你不是欧洲人吗?为什么会做东方的料理?”说话的是西琳,段干否早已退了出来。
  西琳点点小脑袋,嚼着嘴里的饭菜,带着小鼻音,对着齐格飞说道。
  “我其实没那么老,算了,随便你吧!”齐格飞看了一眼自己老婆,明明西琳叫塞西莉亚叫姐姐,到他这里就是叔叔?太不公平了……
  “嘻嘻……略略略~”
  塞西莉亚小女孩似地掩嘴噗嗤一笑,还对齐格飞办了个鬼脸。
  塞西莉亚还没做妈妈还当做自己是小姑娘呢~
  “我年轻的时候花了四年时间,去世界各地旅游,我去个神州吃过包子,去过极东之地看过樱花,在非洲与狮子搏斗过,在美国……”齐格飞说着说着就停不下来,似乎自己离家出走是件骄傲的事情一样。
  “好了,你又说这个事!”塞西莉亚笑着拉住了齐格飞继续说下去。
  “我可是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了自己人生的意义,说真的……当你一个人在奔走世界的时候,你就越明白生命的意义……”
  “叔叔,我没像你去过那么多地方……不过让我想想啊……俄罗斯……极东之地日本……算上今天……还有欧洲……剩下的就是月亮上了!”西琳板着小手手,奶声奶气地数着。
  不是夸张,这时候的西琳,吃个饭还有饭粒沾在嘴角……
  因为是律者,永生不老,身体也停留在十岁,要知道的是,提前两年成为律者的她,要比原剧情中的河豚西琳要年幼一点。
  “月……月球?”齐格飞感觉被打击了,完虐……
  嘶溜~
  白猫喵帕斯趁西琳没注意,舔掉了西琳脸上的一地米粒……
  然后,下场有些目不忍睹……
  啪!
  段干否暗怒地用透明的虚数之力给它拍飞了出去!
  白猫喵帕斯一脸茫然的在空中不断翻飞身子,尾巴也飘的飞起。
  正巧,从打开的窗口飞了下去……
  丝毫不担心喵帕斯会怎么样。
  注射过高浓度纯净崩坏能的白猫喵帕斯,已经有堪比崩坏的防御力了,不然没那么聪明。
  虽然还是一个弱鸡。
  再顺便说一句,喵帕斯是母猫,要不是母猫,段干否也不会让西琳养的。
  “喂喂喂!……它……它它怎么了?”齐格飞吓了一跳,连忙来到窗口边向下,四处寻找喵帕斯的踪迹。
  “喵喵喵?”
  喵帕斯突然落在齐格飞钻出窗口的头上。
  “你不是飞出去了吗?怎么在我头上?”齐格飞从头上拿下来喵帕斯,询问道。
  “喵喵喵?”喵帕斯咽咽口水,人畜无害的样子叫唤道。
  问也白问,就当做律者养的猫不普通吧!
  ……
  段干否听着这白毛两夫妻和西琳边吃边搭话,知道这是在暗自测试自己到底是不是那种一定要毁灭人类的律者……这样的事,到哪都逃不掉呢……
  闲的无聊,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塞西莉亚怀孕的大肚子,琪亚娜快出生了,段干否想起一件关于琪亚娜的事。
  一个崩坏三同人四格漫画的番外。
  据说,琪亚娜那个白毛团子是幸运女神转世欧皇?符华的大救星?
  俗话说得好:心动不如行动,犹豫出汉娜。段干否默默地打开系统补给up池,如同打开了“浏览器”一样充满期待。
  『up补给武器:寒狱冰天(系统加强版)』
  璀璨夺目的金色边框,真是让人心里痒痒。
  抽?还是不抽?
  可看起来好帅啊!
  一千氵出头,够抽几次?有保底吗?
  虽然都已经抽过一次十连了,可这出货率有多高才保底?系统的补给还是是个谜。
  鬼使神差之下,段干否按下了一发补给按钮。
  就一发!不出货这个月就不抽了!
  没有什么非酋逆袭跳大神舞和什么滚床单甩非气大法……也没有什么祭献导师十年欧气和哪下辈子幸福……
  玄不改非,氪不改命。
  段干否真香地向未出生的琪亚娜许愿!
  当!当!当!当!当!
  一串“星级”音效。
  五……五……五星级武器!
  御灵刀·寒狱冰天!!!!
  卧槽!卧槽!……
  段干否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我欧了!我……我欧了!我竟然欧了!还是直接得到超限级武器!!
  将御灵刀·寒狱冰天放进厂库,在意识之海上具现出寒狱冰天的投影来。
  刃如冰薄,寒气施虐,冰花与清雅的纹路,又有不可摧毁的菱角寒冰附着在刀柄上。
  优雅与高贵冷艳,如同遇到了冰天雪地中的女帝!寒冷拒人千里之外,高贵让人心生膜拜。
  光是拿在手里的是投影也让人感到透骨的寒冷和冻彻灵魂之感。
  武器技能没具体说明。
  “感觉得到!它比劫灭更强!是把好刀!”
  嗡嗡~
  投影刀身在震动。
  “诶?我怎么有种觉得它在说话的错觉?奇怪?好刀都会这样?武器有灵?”
  段干否按耐住兴奋的心情,离开西琳的意识之海。
  ……
  叮咚~叮咚~
  “谁来了?我去开门。”齐格飞站起来去开门。
  “齐格飞,好久不见啊!”一脸和善的奥托打招地说道。
  “主教大人?您来了?有什么事吗?”齐格飞让出门口,让奥托可以进来。
  “不用,我其实是来找第二律者的,听德丽莎说她来你们这里了?”
  奥托看向屋内。
  “哦哦哦!绿帽爷爷来了啊?找我干嘛?”西琳在略微高的椅子上晃起悠哉悠哉的可爱粉嫩的小脚。
  是段干否要西琳这么叫的。
  “……”奥托一阵无语,“你和我来……”奥托招了招手。
  “不要!……嗯,你要我出去就出去?那我这个律者岂不是很没面子?”西琳继续重复段干否的话。看上去痞里痞气的话,在西琳口中变得有些奶味。
  “……”
  奥托放下手,正打算说几句。
  “那个,主教大人,要不你进来一起吃饭?”
  齐格飞打着哈哈,缓解气氛。
  奥托一脸担忧地看了一样齐格飞,这家伙该不会拿天火圣裁烧菜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