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9.系统活动

49.系统活动


  『苦逼宿主,新活动已开启是否立即查看?』
  一个只有段干否才能看到的板面弹窗跳出,上面显示了一句话。
  “去仙人板板的系统!给老子先把‘苦逼’这两个字去掉……”段干否气得跺脚。
  『指令失败!』
  “5氵!”
  『指令成功!已修改万界之主的设定……』
  『对宿主考评刷新……评价:万恶的金主本系统喜欢』
  “切!”段干否翻了一个白眼。
  点开新活动的樱花图标,进入页面……一个圈圈转半天,愣是没加载出来。
  “系统,你解释一下……”段干否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揣测这系统是缺流量了还咋滴?这么卡。
  『发现系统错误,修理成功,请刷新界面,本系统做出相应补偿』
  段干否看到自己的水晶数量由312转变为372。
  六十氵当做没看见……瞧这娴熟的手法,看来真是老米忽悠了……
  段干否抽了抽嘴角,无奈的一笑,还是高兴有这样的机会,毕竟白白送氵嘛!
  刚刚给系统5氵,就有60氵补偿,何乐而不为呢?快哉快哉!
  『樱花的季节,总是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游客,尤其是长空市八重神社中那棵被人们推崇已久的樱花神树,五百年不死,却有朝一日盛放……传闻在此樱花树下许愿再往神社上香,爱情会眷顾虔诚者……』
  “活动说明:在八重神社中作为巫女打工?引导满怀对爱情向往的人成功接受爱情樱花的祝福……额……”段干否念着念着就呆滞了。
  我应该没看错吧?
  一定没看错吧?!
  那两个字一定是“巫女”吧?!
  这沙雕活动咋还要我当巫女去……去引导那些寻求幸福?拜托!我还是一个单身汪呢!
  而且区区一棵樱花树就能给别人牵姻缘?合着是跟月老、丘比特强生意?不会那么灵吧?要不我也去求一个?不不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这是要我去打工?工作?系统你是想吃桃子!?
  我跟你说,就两个字(误):没门!想得美!
  老子自由惯了!就是坐在家里打游戏几个月,根本不愁吃不愁穿,而且我还保养了……不对,承包了另外几个萝莉的口粮和开销!
  也不想想,我可是顶着逆熵执行者的身份,这钱啊就成了俗物……
  嗯,虽然刚刚胜任,还是不能大手大脚花费……听瓦尔特那小子说逆熵最近开了很多项目,资金还不够?会不会突然不发工资?
  段干否思绪飘的有些远。
  “先看看,活动奖励是什么……水晶!完成引导10名游客发放10枚水晶!!还有随机技能碎片两个!!”段干否逐渐裂开。
  插着腰,拍拍平平的胸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还是西琳的模样。
  仰着精致的琼鼻,因为兴奋,细腻且白璧无瑕的脸蛋略微泛红,洁白的皓齿因为自信的笑容稍微露了出来。
  “好!这工作,老子干了!不就是女装接客吗?!有什么难的!老子天天女装,我要做最强巫女!!”段(断)干(肝)否将再一次贯彻肝帝的理念!
  旁边的吃瓜系统都记得这常常脸皮不在线的家伙刚刚还说不参加活动呢!系统干脆拉下一个弹窗:
  『达成成就:系统都对你无语
  成就说明:系统评价值下降,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奖励:扣除5氵』
  只见水晶数量发生变动
  『372→367』
  “敲你妈的系统!你仙人板板!”直接暴怒!
  可段干否见自己嗷嗷半天没用,怒地直接关闭系统板面。
  随意地甩了甩紫色的披肩长发,撩起头发,娴熟的扎起了一个马尾。
  确定舒适之后,离开精神之海,出现在西琳旁边。
  意识体的他,除了西琳谁也看不到。
  “姐……姐姐!?”西琳看突然出现的段干否差点没惊呼出来。
  “嗯……妹妹啊,你觉得明天去哪里玩?”段干否嘴角微微上扬,用上坑蒙拐骗的口气说道。
  “不知道……”西琳传音道。
  “所以嘛!我们东跑西跑的一点目的地都没有,反正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干脆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段干否说着说着直接表露自己的想法,“不如找点事干,听说这里找临时巫女,我们去试试吧!”
  “?”西琳感觉自己“姐姐”有些不正常,明明连上学都不情愿的,反倒要找事情做?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别这么看我嘛!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个锻炼的机会……哈哈”段干否尴笑着,心里想:想要说服这个小妮子好像有些不太容易啊!
  “巫女?和这个长着可爱的长耳朵姐姐一样?”西琳看向八重樱问道。
  “嗯嗯,怎么样?我是说你考虑的如何了?”段干否想催着西琳答应下来。
  你不答应,我还怎么参加系统的活动?水晶我怎么能白白放弃!?
  段干否心里呐喊道。
  “姐姐,我们不是一体的吗?为什么还要问我?我都听姐姐的……”西琳疑惑的盯着心虚的段干否。
  “哈……哈哈,对!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段干否打着哈哈,双手无处安放,贴在大腿上也不是,背在身后又显得不对劲,眼神更是乱飘。
  应该没怀疑到我吧?
  段干否不敢看直视西琳,干脆躲进精神之海。
  “……”
  西琳咬了一口八重樱特供饭团。
  话说哪来的饭团?
  回头看向四周……
  几个萝莉跪坐在八重神社的一个房间的榻榻米上,化身仓鼠捧着同样的饭团咀嚼着……
  这是什么鬼展开???
  面前的矮桌上盛放了招待的饭团,八重樱为招待德丽莎做了很多,午饭过后还剩下许多就拿来招待这几个女孩了。
  八重樱只是看着没有说话,坐正的身子仍能看得出较好的身材,粉白相间的巫女服和她的长发极其相配。
  昏迷的无辜游客已经被打发走……
  德丽莎已经随奥托离开了……
  “唔~好吃!”阿加塔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饭团,吐出一口气,始终沉醉于口中美味的余香中。
  即使来之前就已经吃了中饭,不过律者的胃口哪有那么容易吃饱?
  “切!我就不信这么好吃!”体型庞大的绯狱丸稍微缩小了身体,在狭窄的空间里,仍然显得巨大。
  绯狱丸爬在地上,身体绕成一个圆弧,慵懒的躺在八重樱身后,毕竟西琳在这里,它也不敢作“妖”最起码要老实一点。
  咔
  门被推开,老态的八重神主端来一下消食的小点心来,小心翼翼的避开睁开一只兽眼盯着自己的绯狱丸。
  面对这么巨大的狐狸,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地跳动。似乎要碎裂了般的疼痛。
  他的心脏病都快犯了!
  动作僵硬,又不敢重新分毫差错,将手里盛着点心的托盘放好,闭着眼睛,推开门准备出去。
  “哼……”绯狱丸不屑的看了一眼紧张害怕的八重神主,心里鄙视了一下,失去了兴趣,抬了抬狐嘴对八重樱说道:“八重樱,给我拿一个吃。”
  语气中几乎把八重樱当下人看待。
  绯狱丸指的是八重樱做的的饭团,这么多人都喜欢吃,它有些好奇。
  刚刚出去准备关上门的八重神主吓得一个娘跄,差点摔倒,布满皱纹的手也差点都没扶稳门沿。
  众人齐齐看向八重神主。
  “没,没事……”年老八重神主捋了捋气息,关好门,退了出去。
  还没走几步,气息又加重了……
  刚刚那只狐狸说话吧!没看错的话,一定是那只狐狸说话了吧?!狐神?不对!它有野性!它成精了!是妖怪!
  八重神主又想到八重樱,稍微安心了一点。
  毕竟是那位大人,身边有只会说话的狐妖,可以理解……
  八重神主准备去厕所小便一下……
  屋内的气氛很奇怪。
  几个萝莉一点都不客气,光顾着吃。
  八重樱面对绯狱丸无礼的请求,直接装作没听见,冷淡的态度对待绯狱丸已经习惯了……
  “呵……”绯狱丸看八重樱还是不理自己,也懒得拉下脸皮求八重樱,咽了咽口水,干脆趴着闭目养神。
  “那个,樱姐姐,我可以来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吗?和你一样当一下巫女,我说的是临时的那种……”西琳吃完饭团,谈起了段干否交代的事。
  “你是要来做临时巫女?可你年龄太小了……”八重樱忽然想起西琳脚踏虚空,带着旁边这几个女孩凭空出现在八重神社的手段,还是改了改口,温文尔雅的说道:“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试试……就当做体验一下吧!”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樱姐姐!”西琳天真烂漫的笑道。
  八重樱莞尔一笑,心里却沉入记忆,她似乎看着西琳想到了她曾经的妹妹凛……
  姐姐吗?多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
  心中的苦痛,每当深夜,让她始终难以入眠,过去的黑暗更是成为她的梦魇。
  反反复复重复着自己无力反抗的过去,父亲……凛……村民……祭祀……杀戮……
  绯狱丸有时恶性趣味,不断放大那些过去的黑暗,为的是为了让八重樱憎恨人类……
  八重樱隐藏于眼底的悲伤,将会被她隐藏的越来越深,而她也只能这样去回避、逃避……
  段干否在精神之海上看到八重樱的微表情,或许他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了解八重樱过去的人了……
  但也只能无奈的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