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8.因果

  西伯利亚平原外,里西伯利亚平原极其近的某村庄…
  几日前天命投下的近百枚裂变弹直接摧毁了整个西伯利亚平原。
  百万头崩坏兽也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击,直接被炸的肢体横飞,扛不住的就直接碳化殆尽……
  腾起的通红的蘑菇云,推开了方圆百里的空气……
  爆炸掀起的带着火焰的气浪与飞雪,不仅震塌了村庄的建筑,残垣断壁,无情的火焰仍然在废墟上燃烧,一些店铺的布棚烧的烧、埋得埋。
  在这一片焦土之上,偶尔有瓦砾掉落碎裂的声音,迎面而来的温度,让人想要离开这个“烤箱”。
  零零散散的雪花漫无目的的飘下,却被烈火蒸发。
  残破的房屋,满地的砖瓦碎片,一片狼籍。
  往日温馨和谐的街道,如今却成了惨遭破坏。
  废墟和碎片中传来一个幼儿的哭声,闻声过去,两个五六岁的孩子,男孩抱着一个年幼的女孩正坐在废墟里,这是两兄妹。
  他的周围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身上也溅满了血和尘土。
  是幸存者,他们的父母在最后一刻保护了他们的孩子,自己却失去了生命。
  俩孩子在爆炸过后昏迷几天,如今才醒来,浑身疲惫和饥饿,不断迫使他们想要活下去。
  可食物被掩埋与废墟之下,干净的水喝食物少之又少。
  左眼缠着绷带男孩瑞恩试图安慰自己体弱多病的妹妹娜塔,昏迷的这几天没有足够的营养,希奥拉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行动了。
  “娜塔!哥哥会带你活下去的,别怕,别怕……”瑞恩用温和的语气安慰着,轻轻拍打自己妹妹的后背,让娜塔的头紧紧的靠在自己不太宽的肩膀。
  “哥哥……爸爸妈妈……”黄色的头发扎成麻花辫的娜塔,眼神已经失去灵动,看着自己生活的村庄成了一片废墟,她的泪腺不受控制的分泌着泪水围绕着眼眶打转,嘴里用极小的声音呼喊着,“死了,他们都死了……我看到了……”
  娜塔越说越急促,好像被魔鬼掐住了心脏,瞳孔不断聚焦。
  “玛丽娜……卡茜迪……”嘴里数着一些人的名字。
  “不要说了!”瑞恩喝断道。
  “没事的,以后哥哥会保护你……没事的,不要多想了……”瑞恩松开抱着娜塔的手,让自己的妹妹看着自己,“这里……已经挽救不了了……咳……我们现在动身去别的地方找找机会……咳咳……”瑞恩被一些冲入口中的浓烟呛到了。
  “哥哥……你的眼睛怎么了?”瑞恩回过神来,询问瑞恩左眼的绷带的事。
  “没…没事,不要紧的,我们走吧。”瑞恩牵强的笑道,在娜塔面前蹲下,示意妹妹爬到自己背上。
  娜塔尽力搂住哥哥的脖子,爬到瑞恩背上,瑞恩兜住妹妹的腿,轻喝一声,全身一用力,直接背起娜塔。
  “咳……好!我们走吧!离开这里!”瑞恩回过头去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为了让妹妹安心,哥哥要显得有安全感。
  “哥哥,爸爸妈妈……我说爸爸妈妈的照片带了吗?”娜塔强行忍住自己喉咙的刺痛,小手抹着止不住的泪水,碳化的木灰和尘土跟眼泪混在一起,着一抹就把原本干净的脸蛋弄的脏兮兮的。
  “没,照片没找到……我比你醒的早,将爸爸妈妈从墙砖里拉出来,已经安顿好了……嗯……我拿了爸爸的怀表和妈妈的一个项链作为念想,来,给你。”
  “小男子汉”瑞恩说着说着也有些哽咽,空出一只手从粗布兜里拿出一个粗糙的怀表和项链。
  一向坚强的他,说到父母的时候也有些想哭,不过他已经哭够了,在“安顿”父母的时候就哭光了眼泪,但他明白,自己是娜塔的哥哥,父母不在,自己一定要带着娜塔好好活下去……
  娜塔接过,收好,抬头看了一眼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想哭的表情的哥哥瑞恩。
  正想说些什么,娜塔看到惊奇的一幕。
  瑞恩脸上被绷带遮住的左眼的那一块皮肤变得惨白,失去肉色的生物感,它还在扩散!蔓延!
  瑞恩“白”化的状况更是蔓延到脖子。
  又有可怕的紫色的条纹显现在“白”化的皮肤上,显得格外醒目。
  “啊!”娜塔一下子清醒过来,惊呼道。
  转瞬之间,果真出了事。
  碰!
  瑞恩背着妹妹走着走着,突然头发晕,面部肌肉酸痛,感觉自己的身体控制权在被掠夺!
  一下精神不稳,直挺挺倒在地上。
  “哥哥!你没事吧!!?”
  娜塔赶紧从瑞恩背上下来查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瑞恩失声狂喊。
  瑞恩蜷缩在地上,身体不断发颤,面容变得有些狰狞,痛苦在蔓延!他死死的抱住头,指甲几乎要陷进头皮。
  “哥哥!!”娜塔一开始被吓到不敢动,不过还是伸出要扶起自己的哥哥。
  啪!
  瑞恩红着眼拍开娜塔的手。
  “痛!”娜塔吃痛。
  这时……
  一个黑衣人从远方一步步走来,踩着黑色筒靴,踏灭了地上的一小簇火苗。
  一身黑衣,右边衣摆上有着一个“武”字,身体植入了许多义体装置,戴着一张只露单眼的白色面具,手提一个黑箱子,显得极其怪异。
  走到兄妹二人面前,放下箱子,扯了扯黑色的皮手套。
  “很高兴还能遇到还生者……一个崩坏能抗性不错,另一个嘛……不过似乎他快没救了呢……需要帮忙吗?”
  “帮帮我哥哥!求求你!”娜塔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不想再失去亲人了,如同看救命稻草般看向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介绍一下,我叫灰蛇……你是想救他?看样子已经被崩坏能侵蚀的太严重了…过不了多久他会化为飞灰消失与世间…不过你也别太伤心,想要我就他,可以,不过对应的需要你支付代价。”
  “救救他吧!我求你了!呜……”娜塔还是这句话,哭的梨花带雨的。
  “加入我们……服从我们组织的命令,我就会救他,如何?”灰色打开黑箱子,拿出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针管。
  “救我哥哥!”
  “好……虽然有些浪费……”灰蛇将药剂打入瑞恩的脖子。
  ……
  天命总部,齐格飞家
  “老婆怎么有闷闷不乐?有心事?”齐格飞一脸献媚的看着塞西莉亚。
  “你又不让我出去,德丽莎也被调到极东支部,我真的好无聊的啊……”塞西莉亚佯怒的撅撅齐格飞刚毅的脸。
  “老婆大人,你这不是快生了吗?总要小心一点嘛!疼~轻点!”齐格飞陪笑的任由塞西莉亚撅着自己粗糙的脸。
  “嗯?”
  塞西莉亚故作着生气,眉头一皱。
  “哎呀,老婆大人,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存一个好心情,这样也对宝宝好啊!别生气,我这就带你去花园走走……”
  “噗嗤!”塞西莉亚被自己老公逗笑了。
  不过这样还是太便宜他了。
  笑容一收……
  “哼哼~”
  塞西莉亚翘了翘可爱的琼鼻,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至极。
  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双颊晕红,就如同一个小女孩一样的可爱傲娇,当然,这是在齐格飞面前。
  塞西莉亚一点都没有作为快生孩子的大人的成熟的觉悟呢~
  不过,齐格飞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倒不如说是十分享受老婆的可爱的一面。
  齐格飞牵起塞西莉亚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搂住塞西莉亚的肩膀。
  齐格飞想演出彬彬有礼的姿态,却着实别扭。
  来到家门口,蹲下替塞西莉亚穿好鞋子,打开门,
  便嬉笑着说道:
  “老婆大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