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6.全是来找八重樱的

46.全是来找八重樱的


  “这时候应该说多谢款待,巫女小姐你不用送了!”德丽莎摸摸自己略微鼓起的肚皮,“隔~”
  德丽莎脸一红,掩起小嘴。
  “我真的不用付饭钱吗?”
  “不用……”八重樱微微一笑,抿了抿嘴唇。
  德丽莎被看的更加脸红,目光乱飘:“那好吧,有空考虑一下来我们圣芙蕾雅学园参观一下,离长空市不远,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德丽莎可不是什么白嫖……啊呸!德丽莎可不是蹭吃蹭喝的家伙,主要是今天钱没带够,巫女小姐这么热情真是盛情难拒啊……
  “好……”八重樱点点头,气若幽兰。
  她眼底的柔情,目光似水,波光粼粼般的眼睛,倒映着德丽莎幼小的身体,德丽莎挥挥手给八重樱道别。
  不知道哪里的风吹动八重樱那粉色的长发,更是抚平了她心中的五味杂陈心绪……
  八重樱很清楚,眼前这个与自己的恋人是如此的相像,同样的发色和修女的服饰……却不是自己期待的那个人……
  “我走了,拜拜~”德丽莎对八重樱挥手,说了一句,准备走下台阶离开。
  中午的游客比较稀少,上山的石阶上有些空荡。
  德丽莎的身影就要将要离开八重樱的视线之时……
  “等等……”
  八重樱还是喊了一句。
  德丽莎回过头去,投以疑惑的目光。
  “你认识……卡莲……卡莲·卡斯兰娜吗?”八重樱身系小铜铃的粉白色的巫女服,脚著精巧木屐,快步走到前面。
  八重樱害怕,以至于眼睫毛不断发颤,她怕这个和卡莲的气息如此相像的女孩也不知道还有过这一个人重新在世上,她怕卡莲被所有人忘记在久远的过去……
  八重樱期待,期待自己所爱的人还是有人知道,那么“卡莲”还是活在被她拯救过的人们心中……
  她想知道,想知道卡莲在封印自己后过得如何……有没有寿终正寝,无疾而终……以及……有没有嫁人生子……
  她还是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逃避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卡莲·卡斯兰娜?卡斯兰娜家族的?……我想想……”德丽莎心里一惊,脑中跳出一个人的脸,那个她不太喜欢的家伙的脸,齐格飞·卡斯兰娜……
  德丽莎不明白巫女小姐为什么会问这个,还是搜索一下记忆。
  “卡莲·卡斯兰娜……我记得,她是五百年前人们的英雄……怎么了?你会知道她的名字?”
  德丽莎是从天命信息库里知道的,不过她觉得八重樱只是一个普通人,没说出卡莲是天命五百年前最强女武神的事。
  可德丽莎刚刚说完就开始慌乱了。
  八重樱眼睛有些湿润,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柔荑般的纤纤玉手不仅捂住了朱唇。
  卡莲……卡莲,你是英雄,还是有人还记得你的……
  五百年前的回忆尽数冲破“封印”,那是五百年后她不愿意回想的美好回忆……
  “你,你,你别哭啊!到底怎么了?”德丽莎围着抽泣的八重樱试图安慰。
  “德丽莎!!”
  沿山台阶上,有一个身影有些气喘吁吁地扶着膝盖。
  德丽莎下意识回过头去。
  那是一个即使带了潮(tu)流(bie)一样的绿帽,光是哪一头扎成辫子的金发,德丽莎就认出来来人是自己的爷爷奥托·阿波卡利斯。
  “放开我孙女!!狐狸!”奥托看德丽莎并没有大碍,就对德丽莎旁边的八重樱怒声道。
  “等一下!爷爷!巫女小姐她是好人!她没对我做什么!”德丽莎赶紧解释道,“而且她也不是狐狸!她头上的发饰不是驴耳吗?诶?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八重樱本来有些感伤,听到德丽莎的话却突然噗嗤一笑,面若桃花,头上的粉色耳朵随着身体的抖动轻轻摇摆,一点都不僵硬,表明这是真的耳朵。
  “额……”德丽莎感觉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我亲爱的德丽莎啊……还是快到爷爷这里来吧!赶紧理她远点,她身体里寄宿着恶魔,天命五百年前封印的恶魔。”
  奥托警惕着八重樱。
  “怎么可能?爷爷你是不是搞错了?”德丽莎看向了八重樱,突然八重樱旁边凭空开始冒火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哟哟哟~这不是当年那个金发小子吗?”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那些好奇他们这里的动静的游客伴随这个声音的响起,直接昏睡过去,全部倒在地上。
  “这下,让我们谈谈吧……天命混蛋……”
  这一只散发着红色火焰的黑狐悄然出现在八重樱的身后。
  巨大体型的狐狸,带着威严盯着奥托,凭空燃烧的火焰更是吓人。
  “你!是那个黑盒中的东西!”奥托对五百年前甚至过去的天命所收集的东西并不很了解,只是明白那个黑盒被卡莲带走后,极东之地出现了一个拟似律者八重樱。
  当年的事情,奥托了解的不多,而黑盒子,他从虚空万藏哪里仅仅得知是封印了与崩坏有关的意识体。
  “现在想起来了?告诉你们吧,我的名字叫作绯狱丸……这就是你的孙女?看起来挺美味呢~”狐狸绕到德丽莎旁边,巨大的兽嘴似乎可以一口吞掉德丽莎。
  “……”奥托觉得有些棘手了。
  德丽莎管都没关来着狐狸的威胁,牵起八重樱的手就往奥托那边跑去。
  “没用的,我和八重樱是一体的,除非你杀掉她,不过在之前我会杀了你们~”狐狸化为一道火焰再次在八重樱身边显出身形。
  狐狸人性化的嘴脸,透露着不屑。
  “你不就是一只会说话的崩坏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是我犹大在手一定好好教训你!”德丽莎S级女武神的底气确实不害怕绯狱丸。
  “犹大?看来不能愉快的聊天了,你们都死吧!八重樱你别拦我!”狐狸踏着烈焰,前爪伴随着烈风朝德丽莎拍下。
  犹大勾起它不好的回忆……被五百年前被卡莲拿犹大砸的记忆。
  “小心!”
  八重樱准备救下德丽莎时……
  “可去你的吧!大狐狸!欺负人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又是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
  只见德丽莎上方的空间,变得虚幻起来,如同水面泛起涟漪,紧接着一个红色头发的牛仔女孩凭空冲出,双拳带着滔天烈焰对着狐狸拍下的爪子就是迎击而上!
  当然女孩的力量还是比不上绯狱丸。
  不过漫画里有一句话,真正的法师不玩近战不是好法师……
  少女在上面耍了一些小聪明。
  双拳上高度压缩的火焰近距离爆炸,直接击退绯狱丸。
  而女孩身上的火焰附着在衣服上,却根本没有烧着的迹象。这是火焰基本免伤的效果……
  “我!阿加塔,与你一战!”红发女孩揉了揉手腕,露出尖锐的虎牙笑着,中二的发言让人替她尴尬。
  “你……是什么人?”绯狱丸眼神有些凝重,它感觉到这个女孩身上有浓烈的崩坏能反应。
  德丽莎和八重樱根本没见过阿加塔,奥托倒是认识阿加塔。
  “抱歉,家里孩子瞎说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带回去……”
  空中又是凭空踏出几个娇小的人影。
  开口的是阿芙罗拉。
  “你们哪个是八重樱?”
  西琳环顾了一下德丽莎和八重樱之间说道。
  绯狱丸下意识地躲到八重樱身后,无比忌惮着西琳。
  强!很强!都是挂逼!她们为什么会来找八重樱?是不是我待的五百年太久了?世界变化太快太大了?那个紫发的一定是律者!为什么同一个时代会出现两个律者?还比从前的我还强的律者!不能乱动!
  我这不叫怂,这是从心底敬畏强者。
  绯狱丸摇了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