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3.俘虏的悲催

43.俘虏的悲催


  我叫奥托·阿波卡利斯……
  鼎鼎有名的天命主教。
  持掌天命五百多年。
  有着第一神之键虚空万藏。
  我发展科技、研究圣痕、培养女武神、探索前文明遗迹、站在对抗崩坏的前线……
  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复活卡莲才是我做的任何事情的最终目的……
  关于我三十多年前那个混入帝王级崩坏兽“毗湿奴”的基因制造的卡莲复制人实验到现在。
  A-310实验体,被我认作孙女,取名“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并在我的帮助下成为新任阿波卡利斯家主。
  西伯利亚的第二次崩坏结束后,我亲爱的德丽莎似乎不满我的做法,她同情那些被当做实验品的孤儿,她和卡莲一样,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上,是那么善良可爱。
  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夺走她!
  尤其是那只狐狸!
  本以为德丽莎即使被我安排到接管天命极东分部会远离高危前线,但我现在十分悔恨,怪那时候没想太多……
  不然也不至于导致现在的情况……
  (挣扎一下双手,坚固的手铐没有一丝丝松动。只能饮恨的被人推着走。)
  如你们所见。
  我被俘虏了……被一群才十岁的六个女孩俘虏了……走在街道上……
  而且那个紫色头发扎成侧马尾的女孩还很贴心的给我披了一件黑色闷骚斗篷,完美的遮住了我被反扣镣铐的双手。
  第二律者竟然没直接杀了我还在带我游街?感觉这个律者不太正常……
  我想过自救。
  可离谱的是那些睁眼瞎的路人竟然一点都不好奇!!我不是cos啊!喂!快看看我!揭穿这些“魔鬼”的邪恶啊!
  我喊又不敢喊,没看到这几个“洪荒猛兽”都盯着我吗?
  我的面部表情换来的只是旁人淡淡的一笑……娘的!我不是带小孩子出来玩的啊!我和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通讯器,已经被第一时间击碎了……现在的我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遮盖全身的斗篷……
  据第二律者所说,是一个叫消炎药的家伙同款衣服……虽然不清楚消炎药是谁,但让我更在意的是:这样破破烂烂、低级品味的斗篷竟然披在我堂堂天命主教奥托·阿波卡利斯身上!
  不可饶恕!!
  可……可是我不敢吭声……这具身体虽然不是魂钢做的,但也是极其满意的身体,要是被毁了是很可惜的。
  如果向路人求助的话,那些人百分百不会信吧!?一个高大的男人被十岁女孩绑架?不开玩笑了!
  就是喊了,八成会被拖到巷子里分尸吧?这具身体痛觉还是很灵敏的,直到肉体死亡,脑内的芯片停止运行,远在欧洲的本体就会苏醒,这里的感受会一滴不漏的传递过去……
  被分尸一次×2倍,双倍“快乐”!我才不需要这样的快乐!
  “喂!你小子安分点!别找机会逃走,又不是看你这具身体不值钱早就买掉了!”
  这第二律者明明在别人面前装的跟一个正常的小女孩一样,可面对自己的时候,更恶魔附体一样。
  这说着说着就是一肘击,不动声色地打在我的肋骨上。
  咔嚓
  听声音就知道碎了一根……
  我顿时想蜷缩在地上。
  眼前的这个“恶魔”露出笑容,扶着我,感受那疼痛在慢慢消失,眨眼间又给我治好了!?
  我不明白这个第二律者什么情况。
  见她动作又是那么熟悉……
  咔嚓
  这个声音……这个痛感……
  这个混蛋竟然又打碎了一次!
  同一个地方的肋骨再一次碎裂。
  我双腿一软,疼痛的颤抖,差点摔倒。
  我愤怒的看着第二律者,看她又温柔笑了。
  然后……
  妈的!这个家伙又治好了我!
  “你别欺人太甚!”
  我怒骂道。
  “奥托大人,这只是一点小代价,就快撑不住了?也对,现在我连你的实力都看不出来了呢!你就像是一个普通人,是我变强的难以想象呢?还是你太弱了?”
  听第二律者鄙夷不屑的传音,我挣着咬紧牙关。
  “你……这不是第二律者的力量……还有你为什么在这?”
  我更想知道为什么几天前在西伯利亚分别的空之律者会带着“手下”来到这里。
  “呵呵,我还要问你了!我出来旅游就碰上你这个糟老头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还好我没告诉旁边这几个可爱们你的身份,不然你直接被打死,信不信?还不感谢我!”
  这话说的太难听了,都不当自己一回事。
  额……好吧,没有虚空万藏在手,现在我惹不起。
  旅游?律者放假旅游?你在开玩笑?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计划?
  “你们要带我去哪?”
  “警察局……”
  真是什么情况?
  你要把天命主教关进警察局?
  “你不杀我?”
  “杀你?你也不看看你值多少。”
  “你真把我那具魂钢躯体买了?”我抓住一个信息问道。
  “卖了,好多好多钱呢!我全充游戏了,十连抽!全沉了!你说说吧!是不是你那具身体自带非酋诅咒?”
  (黑人问号脸)
  “你说什么?你全充游戏了?竟然就一个十连?还全沉了?你……”经常玩这个世界顶尖游戏的我对一些名词还是很了解,至于非酋什么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扯到游戏上来。
  我看第二律者的眼光越来越复杂。
  你说卖了还钱还行,全充游戏我也不说什么,金钱自由嘛!但竟然全打水漂了!?她到底知不知道可以换多少钱?根本全世界仅有的科技好吗?
  不对!她这么把我的魂钢身体给卖了?!
  几十年来都成果啊!就这么功亏一篑了?
  充满怒火的我瞪了第二律者一眼。
  “还瞪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小心我让你女装上街!去夜总会跳钢管舞!”
  这是什么虎狼之言!
  我是天命主教啊!
  我的人设啊!不能崩啊!
  精明的我赶紧动动脑,一定要脱身!
  “西琳,你在和他说什么呢?你们似乎认识?要带他去哪?”
  除了沉默的两个双子萝莉,其他三个萝莉发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绿托·阿波卡利斯嘛!我准备送他进去警察局,他说和他要和他兄弟去澡堂捡肥皂,我拦都拦不住,他太激动了,我刚刚安抚一下他的情绪,没事,待会我们就去逛街,不耽误时间的。”
  “是奥托·阿波卡利斯!”
  虽然不明白捡肥皂是什么意思,看第二律者的不怀好意的表情,不过还是想争取一下自己的名字的正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