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41.启程

  深更半夜……
  逆熵盟主的办公室
  一个男人在桌上微眯了一会。
  突然接到检测部门的报告。
  “盟主大人!不好了!住宅区发崩坏能反应!第二律者大人在哪里,该不会……”
  这个工作人员说道慌慌张张的。
  “……”
  瓦尔特杨沉默了一下,起身给自己披了一件衣服,准备去看看。
  砰!
  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踢开!
  入眼的烈焰般的头发。
  “师傅!我变强了!”无比激动的阿加塔想赶快分享自己的心情。
  瓦尔特杨看到来人之后,挂断通讯。
  “嗯?你这……”瓦尔特杨感觉到阿加塔身上有很强烈的崩坏能波动。
  那些崩坏能如同烈焰般不断燃烧……
  “西琳说我现在是拟似律者了!”阿加塔跑到瓦尔特杨前面挺了挺胸脯,一脸自豪地说道。
  “什么!!西琳那家伙把你变成拟似律者了?!!她就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吗?!混蛋!”瓦尔特杨暴怒道。
  接着就是一拳砸到办公桌上!
  律者就是人类的敌人!拟似律者也不例外!成为律者或者拟似律者就将面临着人类的追杀!
  这会给一个仅仅十岁的女孩造成怎样的危害和影响!难道她就不知道吗?!
  “师傅,你别生气,我知道的,西琳告诉我过,我是自愿的……”
  “我父母就是被那些怪物杀死的……有力量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别人不是吗?师傅……”
  阿加塔低垂着脑袋,扯了扯瓦尔特杨的衣角,弱弱的说道。
  以前被自己父亲教训的时候,阿加塔都会这样,直到父亲气消了又会变回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
  这样屡试不爽……
  “可……可是……力量就不一定要靠崩坏的力量……”瓦尔特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很珍重眼前这个天天喊着自己师傅的小女孩。
  又恍然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自己又何尝不是依赖第一律者的力量……
  轻轻一叹,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在别人千万别轻易使用这一份力量就好了……或许以后安分的日子就少了很多……”
  逆熵都容纳六个律者核心了……不差一个拟似律者……
  “师傅!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嘿嘿!我告诉你啊,阿芙罗拉,加莉娜她们也变成拟似律者了,就在西琳哪里!师傅不会介意吧?”
  阿加塔嘻嘻笑道。
  万万没想到还有两个!!
  瓦尔特杨感觉到心口涌出的一股鲜血……不,是一口老血……
  “不……不会……”瓦尔特杨无力的说道。
  没事,也就是三个拟似律者而已……逆熵收的了……不对!还有那两只审判级崩坏兽……
  逆熵根本压不住了啊!
  瓦尔特杨看着阿加塔的眼神有些复杂。
  “师傅!再告诉你一个事,明天我们打算去旅游,嗯……西琳说是一个叫日本的地方……”阿加塔想了想说道。
  “好,我知道了,现在这么晚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睡吧!”瓦尔特杨有些接受不了这一连串的事情,神情有些颓废。
  “也是,这么晚了,师傅该睡觉了……那晚安啦……”阿加塔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
  关好门……
  一个人坐在沙发。
  周围的又重新被寂静笼罩,孤身一人,拿出一杯红酒倒了一杯……
  回想起今天与崩坏意识的接触,那些印象深刻的画面……人类真的就那么脆弱,就注定要被消灭吗?
  看着晶莹剔透的血红色,喝了一口又放下,掏出一支烟,准备点上……
  哒……哒哒
  打火机没油了。
  真是糟心……
  将打火机丢在桌子上,复杂的看着手里的烟……
  “要借火吗?”阿加塔打开一道门缝,突然探了一个脑袋出来。
  两人对视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
  “……”瓦尔特杨不知道改说些什么。手里的烟差点没拿稳。
  阿加塔伸出一个手指,上面凭空冒出一簇火焰!
  又问了一句:“要借火吗?”
  ……
  第二天一早。
  “报告!盟主大人,第二律者大人与阿加塔大人一行人准备和雷电龙马执行者一起乘坐飞机离开北美前往日本……”
  “嗯……”瓦尔特杨停下笔尖顿了顿。
  “盟主大人还有什么指示吗?”
  “没有……”瓦尔特杨继续写着一些质料。
  突然脑海里闪过那个烈焰般的头发,大大咧咧的身影……
  “等等,你去帮我买好下一场飞往日本机票……”瓦尔特杨对通讯另一头补充道。
  ……
  机场
  “西琳,这都是你的朋友?都挺可爱呢!”上杉绫月手里抱着幼小的芽衣,一身打扮十分动人。
  黑色包臀裙和白色西装衬衫,乌黑亮丽的长发配上高跟鞋,明明是少女模样硬生生穿出一种成熟的美感……
  和雷电龙马站在一起,更是有种是哥哥妹妹的感觉。
  不得不说雷电龙马真有福气……
  “嗯,我们打算和你们一路,去日本旅游。”西琳身后站着这几个“五颜六色”的女孩。
  “很不错的打算呢!不过你们不需要大人跟着吗?”上杉绫月有些担忧地看着这几个十岁的小女孩。
  “不了,太太,我们不会有危险的,不用担心。”西琳有段干否作保没什么担忧。
  一个律者就算了,剑术还这么好!不直接毁了一个城市都好说……
  雷电龙马心里想着。
  “是啊!我们很厉害的!坏人什么不敢招惹我们的!”阿加塔一脸得意的突然立下flag……
  飘在空中的段干否清楚,这可是一个律者和拟似律者的团队!按照实力来说,动不动屠城灭国都是摆摆手的事……招惹就是找死……
  “太太,我们还是赶紧动身吧!”阿芙罗拉两眼放光的盯着上杉绫月。
  待在虚数空间一个多月,马上就要旅游了!超级激动啊!
  而旁边的加莉娜一身黑色衣裙到现在没说什么过多的话,不过她的眼神出卖她的表面正经的内心!
  这两个孩子已经兴奋到极致了!
  “好吧,你们先上飞机……”
  上杉绫月微微一笑,真是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小可爱呢!芽衣以后也会这么可爱吧?
  上杉绫月看着有些打瞌睡的小芽衣,温柔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唔……妈妈?怎么了?〕小芽衣睁开朦胧的睡眼,小手揉了揉眼睛。
  “没事,继续睡吧!”上杉绫月轻轻理了理女儿被微风吹起的发丝。
  〔唔……好的……妈妈……〕小芽衣砸吧砸吧一下小嘴,趴在上杉绫月的肩头继续睡着。
  妻女的和谐美好的画面仿佛定格在了雷电龙马的眼里……
  得此贤妻夫复何求?
  “绫月,我们也上去吧!”高大的雷电龙马宠溺地搂起妻子的肩膀。
  一起走上自家的私人飞机……如同当年婚礼时的甜蜜……
  段干否都看在眼里,咬了咬牙碎碎念着:秀恩爱惨无人道……
  ……
  “唔!好好次!”德丽莎发出一声惊呼。
  又接过八重樱投喂的特大号饭团。
  一半人吃一个就算饱的,女武神怎么可能吃不下去?好吧,德丽莎承认自己胃口大……
  八重樱挨得很近,头上的狐耳一晃一晃的,这表明她很开心。
  一旁吃饭的老神主默默吃完退了出去……
  卡莲这么变得这么小一只?
  这个问题其实在八重樱心里如同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这让她始终没干再做些什么,更没有提及过去的一切事情。
  『她不是卡莲,却有卡莲的气息……你说呢?樱……』
  一个诡异的声音回荡在八重樱的心中……
  那一瞬间,这个世界变得寂静,血红……
  眼前的德丽莎慢慢失去光芒……
  沉入、沉入……
  沉入心里的黑暗深渊中……
  闭上眼。心绪定了下来。
  血红色的樱花飘落,盘坐在黑暗的樱花下的八重樱睁开眼,身旁一只巨大的狐狸露出讥笑的人性化神情。
  那道声音正是它说的。
  这时内心的世界,只有自己明白的世界……五百年的意识就沉入在这里……
  “不需要你管……”眼底那从未被消磨敌意显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