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8.愿不愿意当芽衣的剑术老师?……那还用说……嘿嘿

38.愿不愿意当芽衣的剑术老师?……那还用说……嘿嘿


  这个普通的紫色镯子经过空之律者的力量覆盖后,联通了一个空间。
  段干否再吩咐系统用金币买了一大堆儿童玩的小玩意变成光团放了进去。
  这类似于一个小型抽奖。
  传统一点的说法叫做:抓周
  小芽衣看到自己可以从手镯里掏出其他的东西一定会开心的。
  那个孩子对新奇的事物都会感兴趣的……
  段干否觉得自己的计划极其优秀。(自误)
  可是……
  小芽衣看着自己消失不见的手……愣住了。
  〔手手呢?我的手手呢?这么不见了?难道它抛弃我和这个坏家伙玩了吗?呜~宝宝被抛弃了……〕
  越想越难过,吸了吸鼻子,喉咙变得更加哽咽……
  看不见自己的一只手,她显得很慌。
  “额……你还是不喜欢吗?”段干否觉得有些头疼了。
  原来哄小孩是这么难的一件事?真不知道做父母的面对着什么困难……
  什么?你们觉得一个律者哄小孩太掉价了?
  律者的事能叫哄小孩吗?
  你们想想看,律者这么牛逼的身份肯定是做大事啊!而做大事要从小事做起,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即使哄小孩开心也要做到最好嘛!(迷惑buff)
  这叫面对小孩麻烦的避免战术性抉择……
  小芽衣伸在手镯的小手突然一抓,摸到一个圆乎乎的小玩意。
  下意识想拿起来瞧瞧,结果就把手给抽了出来。
  这可给她高兴坏了。
  〔手手!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诶?让我看看你在坏家伙那抢了什么好东西!〕
  段干否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小家伙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嘛?有些比以前见到的孩子更加可爱呢……
  小芽衣像是捧着一个宝贝一样,摊开手掌,一个极小的练习用的武士刀赫然躺在光球里。
  “看看我家小公举在律者那里拿到了什么好东西?”雷电龙马凑了过来。
  〔爸爸快看!我的战利品,好小啊!它是怎么放进去的?你快给我看看……〕
  小芽衣像是献宝一样将光球放在雷电龙马手里,一脸邀功一样的得意。
  这下这个小家伙不哭不闹,真是一个好情况……
  段干否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以前都没用过接触什么小孩子,宅在家就是人生了……现在看来,是时候改变一下了……
  “嗯……很精致,怎么弄得?”
  雷电龙马问了一句。
  “只是用能量团隔绝了,里面的东西是可以取出来的,又不是什么迷你玩具,给小孩子练习用的……”
  “不得不说,芽衣与武士刀还是有缘,以后雷电家要多个剑圣了,恭喜恭喜……”
  “说笑了,我只希望她普通的成长,无忧无虑的,毕竟成为剑圣就会有人找上门来比斗……”雷电龙马看自己女儿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你可是ME社的社长,站在对抗崩坏的另一面,以后芽衣就是ME社的大小姐,你觉得……”
  “还会有普通的人生吗?”
  段干否也是看着小芽衣,有些感叹。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完美……或许以后芽衣还是踏上了女武神的对抗崩坏的道路也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站在崩坏对立面的ME社的大小姐绝对不会普通……
  雷电龙马沉默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会送她去安全的地方安心读书长大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爸爸?还有坏家伙,你们看着我干嘛?〕
  小芽衣不明白这两个人皱着眉头不太高兴的样子看着自己。
  “没事,走吧,去吃饭……”雷电龙马接过小芽衣,在前面领路。
  ……
  晚饭过后
  接客室内……
  草色的榻榻米上,小芽衣吃饱就不想动,被段干否抱在怀里也没反抗。
  “来,看着我,不是,是这边。”
  段干否已经喜欢上逗小芽衣玩了。
  耍了好几次,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那小表情无论看几次都觉得可爱。
  以后芽衣长大了,真的自己耍她玩,会不会害羞?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是那个煮饭婆了……
  话说芽衣性格改变的原因是什么?律者化?
  等等……律者,我记得好像是因为芽衣有原生圣痕后被可可利亚抓去植入征服宝石进行人工律者化?
  圣痕……
  段干否立即大概感知芽衣体内是否有其他能量。
  “嘶~这就是所谓的圣痕?和我之前的有相同之处啊……”段干否喃喃道。
  来自芽衣后背那还未显现的圣痕的陌生力量……
  咔……
  雷电龙马推门而入,盘腿在旁边坐下。
  对女儿招了招手。
  小芽衣赶紧爬雷电龙马身上。
  “龙马……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段干否犹豫了一下。
  “什么事?”
  “芽衣有原生圣痕……”
  “什么!!她有原生圣痕?你没说错吧?”雷电龙马一下子想要站起来,不过顿了一下,关起门以免别人听到,还是坐了回去。
  “我可是律者,这么可能说错?圣痕这玩意,我很熟悉……”
  巴比伦实验室的人工圣痕研究……自己原来的空间圣痕……
  接触的多了,对圣痕就比较熟悉。
  雷电龙马看第二律者一脸严肃,自然相信段干否的话。
  “我们逆熵对原生圣痕的研究信息太少……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害……”雷电龙马咬了咬牙。
  “圣痕是按功能是接近律者核心的,是存储崩坏能使用的,类似‘电池’一般的功能,至于原生圣痕危害,我也不是很清楚……”
  段干否摆了摆手。自己的圣痕还没觉醒多久,自己就成了律者,对崩坏能侵蚀已经免疫了。
  “但是,这圣痕一天还在,芽衣就不可能脱离崩坏这个圈子……你应该清楚……雷电龙马……”
  雷电龙马看着怀里撒娇的女儿,有些忧伤。
  “我只是想要她无忧无虑……”
  “别想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无忧无虑……”段干否讽刺道。
  “西琳,要不你当芽衣的剑术老师怎么样?以后指导她北辰一刀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