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5.芽衣已经有一岁了!干脆……嘿嘿 坏笑

35.芽衣已经有一岁了!干脆……嘿嘿 坏笑


  一番试探下,双方都不敢怠慢。
  段干否凭借律者的身躯,可以完成很多高难度动作,又有着强大的体力支撑。
  挥刀、劈斩,密不透风的攻击,配上娇小的身体,像一只翻飞的彩蝶,灵动且飘逸,时不时转动手腕,刀随意动。
  深蓝色的刀身带起的刀光却是淡蓝色的,如同水流划过。妖刀雨村,名副其实。
  一套精密的攻击给雷电龙马的压力很大。但不代表他就处于下风。
  雷电龙马沉稳迎击,敌退而不追,而是寻找缺口回击。
  他并没有被段干否的“挑衅”给冲昏头脑。
  二人你来我往,短短一分钟,便是交手数十次。
  场下的科研宅都看呆了,明明是只萝莉却爆发了不符合年龄的刀法,似乎还有些隐隐压了雷电龙马一头。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大多数都是被二人的打斗惊呆,唯独擅长使用大剑的可可利亚倒是看出了北辰一刀流的一些名堂。
  雷电龙马气息开始变得急促,冷峻的脸庞上缓缓滑下一滴汗。看来消耗体力有些大了。
  毕竟对付以前的对手,向来都是你一刀我一刀的喂招,尚可周旋一番,可如今面对段干否的北辰一刀流仿佛上了战场,不会给你喘息的时间。
  调整一下呼吸,节省体力消耗。
  双方手上的妖刀雨村零零碎碎的有些细小的豁口。
  段干否到现在没有出全力,而是等到SP满了(误)准备开大。
  “顺便用什么流派的刀法,不过主要是北辰一刀流为主……”段干否竖起一根手指,微微一笑,开口提议道。
  “一招,如何?”
  “自然奉陪到底。”雷电龙马调整了一下姿势。
  在瀛洲最初的剑道中的核心,便是“一击必杀”。在战场上,斩杀或被斩杀都是在一瞬间便会决定,所以,最初的一击通常也是搏命一击。而“一击决胜负”的思想下,就要求剑士必须做到能迅速集中精神,准确地对放手的破绽进行会心一击。
  现在的二人比试自然不是搏命之战而是比斗,一招定胜负就成了汇聚心神的最后一击。
  至于段干否刚才说的可以用其他流派剑术,他自然不会其他的流派,不过他有系统啊!
  没有其他剑术底子,对上雷电龙马层出不穷的变招还是太单调了。
  所以在系统里用二十水晶换了两门其他的剑术各经验包×5,居合剑术(拔刀术)与神道无念流。
  神道无念流更注重格斗时的实用性和压倒对方的气势与力量。
  拔刀术其核心思想便是“一击必杀”,利用瞬间高速的拔刀攻击对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打击。
  将二者融入到北辰一刀流之中,发出来的威力更大。
  虽然律者都是法师,不过五核的西琳现在的身体,发挥的力量还是要比普通人高的多。
  手里重新握好刀柄,耍了一个刀花,将刀回鞘。
  微微压刀,起势。
  紧贴大腿的黑色紧身裤也被绷紧。萝莉西琳的腿不是很特别丰润,却很纤细又相对修长,大概是在巴比伦塔的几个月没吃好,来到逆熵的几天肉肉也没长回来。
  这时雷电龙马先发制人,率先攻了过来。
  也不清楚他用的是那门那派的剑术,攻击一改之前的沉稳,变得凌厉。
  或许这个家伙SP满了开无双了吧?
  你开无双我不开,岂不是失礼了?
  段干否微微一笑却闭上了双眼,不知何处吹来的微风扬起段干否的发梢。
  难得的静下心来。
  拔刀,斩那九天星辰的北斗!
  心里万念俱寂只留此念。
  北辰一刀流超限爆发!!
  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拔刀!
  段干否莫名的感受到周围那些稀薄崩坏能汇聚了一点点在刀刃上。不过也没多想。
  爆步+瞬身!
  雷电龙马还未攻击到面前,再次见到段干否的动作的时候,段干否已是挥刀切落下来。
  攻势被打断。
  要知道真正的剑术格斗,一般情况都会在很短时间内结束。
  一旦有一方的「防」被完全打开,那这场决斗差不多也就结束了。
  这一刻雷电龙马已知道自己二十年来的他人难以匹敌的剑术生涯练就的【防】被攻破……
  及时反应过来的雷电龙马,反刃收刀,挡住段干否的攻击。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看着举到头顶却还没做出防御的妖刀雨村,雷电龙马已经不相信会有转机了。
  段干否即将劈到雷电龙马的刀身上时,动作一顿。
  挥出去的刀,停在空中……
  雷电龙马抓住机会向后退去。
  段干否站在原地收刀。
  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效果不明显嘛……”
  雷电龙马知道自己已经败北,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
  经过段干否点了点头之后,雷电龙马起身,准备将刀收回鞘中。
  咔……刀身上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
  低头看去,可又是一声“咣当”。
  半个刀身摔在地上,发出一道声响,切面光滑平整。
  雷电龙马心里一惊,呼出一口气,将残破的刀柄插回刀鞘。
  “您获胜了……我没想到的是您能在剑法走出了一个新的高度,是我之前小看阁下了,在此道一声抱歉。”雷电龙马再次鞠躬,态度尊敬,没有一点架子,这样的品德真的可贵。
  段干否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未来以假借融资开发超高频电磁场约束之名骗取约34亿美金的罪名,不仅被董事会罢免了社长职位,还遭受了牢狱之灾。
  段干否捋捋额头上的碎发,又甩了甩自己的紫色头发的侧马尾,神情有些得意。
  正当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轰!
  段干否对面十五米的训练室的玻璃应声碎裂!
  这可吓坏了在场的很多人。
  纷纷避开飞溅的玻璃渣。
  这是被段干否那无形的崩坏能剑气击碎了。
  这好像是自己……干的……话说要不要赔钱?
  段干否嘴角抽了抽,略微尴尬。
  雷电龙马无奈的摇了摇头。
  ……
  下午四点
  逆熵训练馆
  这时那些人都离开了,据说那些研究猿受到了一些启发,跑去研究武器课题了。
  关于玻璃的事,雷电龙马仅仅一个电话就给搞定了。
  然后……又陪段干否用木刀打了一场,雷电龙马惨败。
  西琳觉得无聊,回身体里睡觉了。
  现在二人坐在休息的椅子上,喝水。
  “龙马,你有女儿了没有?”段干否问道。
  对雷电龙马还是很叫的开,没有什么生分,看雷电龙马也不以为意就这么叫了。
  “你知道我有一个女儿?……嗯……已经有快一岁了……”
  谈及女儿,雷电龙马露出来一丝丝笑容。
  “真的吗?!叫什么名字?”段干否突然激动的抓住雷电龙马的肩膀使劲摇晃。
  芽衣啊!芽衣已经出生了啊!
  啥?你说不认识什么芽衣?
  【段干否:芽衣!就是那个芽衣啊!
  读者A:(拿笔刷刷几下在本子上画出一个少女)
  段干否:……(愕然)
  读者B:(抢过读者A手里的本子接着加了几笔,摆在段干否面前)
  段干否:不……不是那个神奇宝贝的芽衣。你们崩坏三到底玩过没有?(气急败坏)
  读者B:(点了点头,与读者A相互眼神交流了一番)
  段干否:雷电芽衣啊!就是那个会煮饭做菜贼好吃的煮饭婆啊!新版本要加强的角色啊!
  读者B:明白了,您继续说。
  段干否:明明是个第三律者,我今天好不容易抽到雷电女王的鬼铠,可打出的伤害真是太低了!给我们律者丢人啊!现在要加强我好高兴的说……
  读者B:等等,我打扰问一下……
  段干否:嗯(点点头)。
  读者B:您现在崩崩崩多少级了?装什么武器?
  段干否:30级啊!装苗刀,怎么了?
  读者A:噗……
  段干否:你在笑什么?
  读者A:我想起高兴的事情……我81级了……
  读者B:(用手装作不经意的捂着脸嗤笑)
  段干否:你又笑什么?
  读者B:我也81级了……重磁暴斩满星,满星莫奈一套……
  段干否:……】
  咳咳……回到现实。
  雷电龙马搞不明白为什么第二律者这么激动。
  “叫雷电芽衣,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去看看游戏里的二号老……不!说错了,请忘记刚刚的话……我的意思是想去看看她。”
  段干否略微尴尬的飘了一下眼光。
  “我挺喜欢小孩子的,这不是听说你家的小公主长得特别可爱嘛……”
  段干否扯着谎瞎说道。
  “可以的,下班了有时间我带你去。”雷电龙马站起来身来。
  “呀!谢谢岳……额……咳咳……谢谢。”段干否说到一半赶忙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