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1.区区几车炸弹,你就想抓我?开玩笑!

31.区区几车炸弹,你就想抓我?开玩笑!


  研究室隔壁的一处隔间。
  段干否一身律者长裙落在地面。
  贝纳勒斯也跟在段干否身后。
  “西琳小姐,情况如何?”
  爱茵对突然出现的还换了一身衣服的第二律者已经多见不怪了。
  而贝纳勒斯被误认为是贝拉。
  “放心吧!我搬空了那座神殿,那些石柱都在虚数空间里。”
  段干否得意的环抱着胸。
  “西琳小姐,你运用能力真熟练……”爱茵面无表情的附和道。
  虽然把律者能力用来搬运真的让人无力吐槽。
  但段干否这个俗人倒是乐在其中。
  要是以前有这能力,搬个家也不用大费周章了。
  “没有啦~其实很简单的。”段干否谦虚地摆摆手。
  不经意之间,段干否心态莫名的发生了变化。
  他心里想着自己除西琳之外又多了一个迷妹,而感到自豪。
  「会有谦虚的行为和自豪的情绪,符合较为成熟的小孩子心性。第三十二次测试,评价:无敌意」
  爱茵则是不动声色的默默记录起关于第二律者人性变化情况信息。
  对不熟悉的第二律者加入逆熵需要无时无刻检测对人类敌意数据。
  这是瓦尔特杨派给她的任务。
  瓦尔特杨从飞船主控室走了进来,凭借律者的感知,立马察觉到段干否的变化。
  “你将全部律者核心都融合了?”
  段干否刚获得新力量,内心突然膨胀地正想找个人分享一下有多么强大。
  “那可不!分分钟的事。”段干否捋了捋紫色的长发,自豪道。
  “那有多厉害?”西琳在段干否肩膀上冒了个头惊喜的询问道。
  段干否表情一僵,心里对西琳说道:
  『你就别管多厉害,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好,打架什么的是我的事。』
  段干否不动声色的把西琳的头按回身体里。
  真是吓死老子了,突然耳边冒了一个头出来说话。大半辈子没见过这么荒诞的事情,干脆下次也吓吓这妮子,让她明白意识体也不能为所欲为!
  段干否在心里敲定主意。
  “飞船的推进器坏了,可以将飞船传送回地球吗?”
  瓦尔特杨面色有些病态白,靠在墙上说道。
  对付崩坏之后,他已经不能过度使用律者力量了,急需一些治疗。
  毕竟律者核心对使用者适格体要求很高。
  不是原生律者的杨无法完全适应律者核心,同时作为男性对崩坏抗性不高,难以完全发挥律者核心的力量,强行动用,则会加快被崩坏能的侵蚀。
  “月球和地球之间的传送消耗太大,要是刚才我不敢保证,不过现在绝对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你们抓好!”
  啪!
  段干否打个响指。
  一瞬间感觉世界停止喧嚣。
  搬家技术哪家强,逆熵律者找西琳……啊呸!拿错了稿子了。
  临时研究室上的所有人感觉一震,之后如同坐向下运动的电梯一样。
  哗……
  玻璃窗外一片漆黑,空无一物,环境检测器也是失灵了。
  紧接着“电梯”突然向上运动,没过多久,玻璃外面有强光照射了进来。
  柔和太阳光的温暖。
  “当当~到了!快吧?”段干否露出自己的小虎牙说道。
  突然隔壁研究室炸开了锅。
  “我特么的!怎么突然就回到了地球!!?”
  “爱因斯坦博士怎么不提醒我们一下?!这是西琳大人的手段吗?!太神奇了!”
  “外面真是逆熵总部!!我的天哪!”
  “……”
  叽叽喳喳吵的让某病人心烦。
  瓦尔特杨探过脑袋朝那些女研究员淡淡的说道:
  “安静。”
  几十名女研究员如同被魔鬼掐住了喉咙,动都不敢动,撒时间一片寂静。
  可其中一个年轻的女研究员不小心将一只笔碰到了地板上。
  当!
  笔撞击金属地板的声音,一瞬间回响在研究室内。
  其他的女研究员盯着这个冒失者,眼底的责怪一览无遗。
  完了,会不会把我开除了?
  苦笑得捡起笔,塞到衣兜里,一脸歉意的表情,心里却不断自哀。
  “准备一下,开舱门。”瓦尔特杨没察觉到这群人的异样,照常吩咐道。
  其实他们这群逆熵研究员算是白来了,也只能起到监督第二律者的作用。
  “啊?……是!!盟主大人!”
  舱门被缓缓打开。
  梯子放了下来。
  “盟主大人可真的威风呢!这么多女人把你的话当圣旨。”段干否有意所指,调侃了刚刚的瓦尔特杨。
  “因为她们其实是盟主大人教出来的。”
  爱茵替瓦尔特说明道。
  “哦?看群人平均年龄也有25岁,还算年轻,瓦尔特这家伙对她们没干过除工作以外的事吗?”段干否给爱茵传音道。
  “盟主大人为人正直,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您还小。”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只不过是问一下有没有给她们提升崩坏能抗性,要是被崩坏侵蚀了就不好了。”段干否装着无辜的样子。
  爱茵身体一僵,耳朵泛起红晕。
  “哎呀哎呀,是某人想歪了,不关我的事。”段干否倒是挺惊喜的,这个蓝色鸡窝头三无原来还是有一点正常情绪的?
  “……”爱茵不想理这个状态的西琳。
  在之前瓦尔特杨告诉了她关于西琳人(jing)格(shen)分裂的事。
  段干否传音到此为止。
  当再次踏上地球的地面,段干否将律者衣装褪去,长长的悬空女王裙摆化为光粒消失,重新变成了之前穿的裙子。
  『Disconnectthelink(断开连接)』
  开始登出这个“账号”。
  而西琳准备上线“账号”。
  西琳刚上线,就突然触发事件……周围串出许多军用车辆,一个急刹车带飘移,将众人团团围住。
  咔!
  一辆小型吉普车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逆熵执行者走了下来。
  “盟主大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我立马把第二律者拿下,保证您的安全。”说话的是在方舟议会否认段干否的执行者劳尔·纳瓦。
  他将手举到高出,对其他的装甲车下指令。
  这些看似普通的装甲车其实是全自动化的无人驾驶小型武器库。
  每辆车顶冒出一台ME社的阴极子炮07式准西琳,随时可以开火。
  而且每一俩后车厢储备着高能能源,如果爆炸可造成一万核当量的伤害。
  加起来瞬间毁掉这里绝对没问题。
  “劳尔·纳瓦你难道不知道对执行者不允许对其他执行者出手吗?”
  爱茵丝毫不担心劳尔会拿西琳怎么样,不过对于劳尔这个执行者的做法不明白。
  “爱因斯坦博士,我认为第二律者根本就是在欺骗我们,有必要将第二律者拿下。”
  “特斯拉博士到现在还没有收到你们的研究信息,你们突然就回到地球,一定被她威胁了!我就知道一定都是她的骗局!”
  劳尔·纳瓦死死的盯着西琳。
  “没有证据不能妄下定论。劳尔·纳瓦你是为逆熵做出了很多贡献,不过有时候你过激了,需要冷静一下。”爱茵说道。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逆熵……”劳尔坚定的说道。
  “我看是我这个盟主当的太失败了。”瓦尔特杨出声道。
  “我看有必要管理整顿一下执行者人数。”
  “不是!盟主大人!您把逆熵带领的很好,是我们的支柱,我绝对不会让您有半点闪失的!”劳尔抢着说道。
  “第二律者!你赶紧束手就擒!对上我们整个逆熵没好果子吃!”劳尔指着西琳又急忙威胁道。
  “人类!你这是找死!”贝纳勒斯展开背后的翅膀,雷电在其上流淌。
  “威胁女王大人、对女王大人不敬是你最大的错误!”
  素手一指,贝纳勒斯以翅膀上产生的大量电磁力构成的能量球如同炮弹一般快速飞向劳尔。
  恐怖的威能足以将他变为原子!
  段干否也看劳尔不爽但不至于要杀了人家,可贝纳勒斯也出手太快了,来不及阻止。
  “好了!”瓦尔特杨喝道。
  瓦尔特杨再一次动用第一律者力量,保护了劳尔。
  劳尔有些脚软。
  “再无理取闹,劳尔·纳瓦你的执行者身份直接撤除。”
  “什么!?盟主大人!我为了逆熵付出这么多!现在你怎么能包庇这个骗子呢?她是要害你啊!”
  劳尔·纳瓦着急了。
  『这王八蛋瓜皮!敌我不分!还骂我是骗子!?信不信真叫小贝杀了你!!』段干否在西琳旁边暴怒道。
  瓦尔特杨瞧了瞧西琳。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最能表达一个人的内心。
  现在的西琳稚嫩纯洁。
  瓦尔特杨心里想:看来是恢复正常了。
  “第一律者,你这是要阻止我吗?”贝纳勒斯敌视起瓦尔特杨。
  身上的雷电变得更剧烈。
  “他还不能死。”瓦尔特杨不动声色地将喉咙的血咽下去。
  贝纳勒斯正想对瓦尔特出手,脑子却响起段干否的传音。
  “女王大人?!什么?不要杀他?可是……”贝纳勒斯以为是西琳传音,回过头去看西琳。
  西琳却一脸疑惑,似乎在思考为什么劳尔会骂自己骗子。
  贝纳勒斯看西琳这个模样,心里对西琳的尊敬越发强烈。
  不愧是女王大人,一定是有什么大计划,面对人类的无礼显得如此沉稳,装作什么的不明白的样子打入人类内部,真是委屈女王大人了。
  自己刚才的鲁莽一定妨碍到女王大人的计划了,不行!一定要好好配合女王大人。
  贝纳勒斯心里下定决心认真辅佐自己的女王大人成就大事。将翅膀隐去,老老实实待在西琳旁边。
  段干否满意的点了点头。
  西琳心里却在进行那所谓的“大事业”,猜想是不是因为自己骗了阿加塔只要秃了就能变强被眼前这个大叔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