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0.贝纳勒斯化形

30.贝纳勒斯化形


  “诶?巫女小姐你你你……”
  德丽莎满脸通红的手忙脚乱呼喊道。
  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
  八重樱柔顺的发丝落在德丽莎敏感的白皙丰润的颈部,有些痒痒,更是泛起红晕。
  又不好把过于“热情”的巫女小姐推开,万一这是极东之地特殊的见面方式呢,德丽莎拿捏不准。
  “卡莲,你不认识我了吗?”八重樱把头紧靠在德丽莎的侧耳。
  松开了扫帚,将全身心贴在德丽莎身上。
  八重樱吸吮着德丽莎那来自血脉的气息。
  是卡莲……她还活着……
  真是……太好了!
  八重樱耷拉着狐狸耳朵,沾着泪珠的红眼角,低垂着的眼眸,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鲜艳了。
  可德丽莎就不自在了。
  德丽莎感受到自己胸膛那两团柔软,脸上烧红成一片,张惶的不敢去看抱着自己的八重樱。
  “那个……那个……”
  德丽莎尴尬的刮了刮自己吹弹可破的脸蛋。
  口齿不清的尴尬更是慌忙。
  八重樱只是静静地抱着德丽莎,没有说话,她在享受跨时代的重逢。
  游客早已看呆了,让出了一个安静的环境,两个美少女的相拥(误)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美好不是么?
  德丽莎突然嗅到八重樱身上清清淡淡的樱花香,清香怡人,让人安心。
  德丽莎想起了塞西莉亚。
  或许是和塞西莉亚一样温柔的人呢……
  老神主在看到八重樱的举动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离开。
  按道理来说,巫女可不能这么失礼数,不过八重樱的事不是他能管的了的,而且必须要维护八重樱做的一切。
  在他心里八重神社真正的主人就是八重樱。自己本来就孑然一身,唯一的孩子也随妻子去了,这个神社也是逐渐衰落下去,再当这个没有意义的神主也就没任何意义。
  本想着也随着孩子去罢,可在自己在樱花枝干上挂好绳索的夜晚,满树的樱花突然奇迹般绽放,而他……遇到了百年来,家族传说中的人。
  他遵守传说在樱花树下参拜突然出现的少女……
  而少女只是呆呆的站在樱花树下,卸下腰间的佩刀,以他根本看不清的动作出刀,满天粉色的刀光闪过,尽数落樱被斩成两半。
  早已失传的八重剑法让他更加确信了少女的身份,底下了头变得极其恭敬了起来。此后再也没寻死了。
  ……
  月球背面
  贝纳勒斯化作一个少女模样,身后的翅翼上附着着雷电,完全不同于贝拉那蓝色的水流似的翅翼,特别的是其上有一对月牙的图案。
  除了银灰的发色之外,和贝拉没有什么区别。
  简直和贝拉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
  不过对于西琳这个主人来说,贝纳勒斯有着作为仆人的恭敬。
  “女王大人。”
  贝纳勒斯俯下身单膝下跪,呼唤道。
  悬在空中的段干否就不太满意了。
  先不说贝纳勒斯是自己的手下,不过她还是看不惯这种阶级化的恭敬礼仪。
  可来自律者力量的干扰,自己却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明明知道这是自己从前极为讨厌的可直接对贝纳勒斯的表现感到理所应当。
  内心的矛盾之下,缓缓落下,拉贝纳勒斯站了起来。
  “你已经是贝拉的妹妹了,你如此恭敬也不太好,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不如以后就叫我姐姐怎样?”
  “女王大人!这……”贝纳勒斯显得有些为难。
  “这是命令!你可别让我生气了。”段干否故作恼怒道。
  “对啊!小贝贝!我也会生气的!”一个只有段干否才能看到的脑袋从自己胸口钻了出来。
  “?”段干否低头看着胸口的脑袋呆滞了。
  “看我干嘛?”西琳对上段干否的眼。
  『你这家伙怎么可以自己出来了?』段干否心里问道。
  “啊嘞?是诶?奇怪。”西琳突然反应过来。
  “之前你接管身体的时候总是犯困,可刚刚突然就被吵醒了。”
  西琳努力回想道。
  『是因为实力变强了吗?』段干否猜测道。
  “可女王大人……”贝纳勒斯想劝说一下。
  不过她没继续说下去,她看到自己女王大人的眼神冷了下来。
  “嗯?”
  “嗯?”
  段干否和西琳同一个表情,隐隐作怒的盯着贝纳勒斯。
  如果有人能看到意识体,就会觉得如此怪异,一个人长着两脑袋,特么还一个长在胸口上。
  “额……”贝纳勒斯感觉到自己现在很危险。
  “姐……姐大人”贝纳勒斯被逼无奈,生硬道。
  段干否笑着点了点头。
  西琳离体而出,满意的打算揉揉贝纳勒斯的头。
  可摸了一个空,便转头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段干否看西琳一脸不习惯的样子,心里倒是乐呵了一下。
  『我之前就是这样的,你要习惯。』
  我眼睁睁看着你吃好吃的,却总是如同幽灵一样什么都做不到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段干否摊了摊手心里叹道。
  来自里人格的幸灾乐祸。
  俗话说得好(误):主人格里人格不分家,有好处一起享受,有痛苦也一起分享嘛!(大误)
  “emm……我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段干否翻了翻记忆。
  “对了!阿芙罗拉和加莉娜还在虚数空间里!”
  “她们还需要改变一下。”
  段干否敲定了主意,回到地球第一件事就把她们给她们拟似律者的力量,随便用系统改变一下她们拟似律者的弊端,可能又是一笔崩坏水晶的消耗了……
  阿加塔那家伙不是吵着瓦尔特杨要力量吗?满足她们好了。
  毕竟崩坏世界里没有力量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逆熵连律者都敢收下,几个拟似律者也没多大问题吧?
  一连串的思考后,段干否替阿加塔都安排好了计划。
  “好了,该和瓦尔特她们汇合了。”
  段干否拍拍手掌,下意识去寻找自己的坐骑,可看到眼前的少女贝纳勒斯,回过神来,自尴尬地咳了咳。
  手一挥,旁边的空间发生波动,一道虚数之门打开。
  西琳重新回到自己身体里。
  贝纳勒斯紧随段干否的步伐踏进了虚数之门内。
  再次出来就是在逆熵的研究室里。
  女王大人的手段总是那么惊艳。
  贝纳勒斯心里更加毕恭毕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