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7.我控几不住我记几

27.我控几不住我记几


  “这就是上一文明的遗迹吗……”
  瓦尔特杨将手搭在一个石柱上。
  轻轻触碰一下,些许石粒尘沙被蹭了下来。
  这个巨大的神殿显得那么空寂。
  但流浪了数千年的封印之地任然散发着它的余威——它关押世间邪恶“魔神”的力量……
  “你再感知一下那些石柱内部,还有那边的一面石壁,里面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段干否捋捋头发说道。
  西琳心甘情愿地让段干否接管身体了,这让段干否觉得操控起来如鱼得水,没有过多的排斥感,灵活了很多。
  瓦尔特杨刷了一台小型机器,对内部开始扫描。
  屏幕上显示了石柱内部结构信息。
  “这是……魂钢?”
  “似乎有……特殊的符号密码……”
  “你先稍等一下,带他们过来解析一下内容。”瓦尔特杨回头对段干否说道。
  “嗯,最好快点。”
  段干否走到偏殿参观,漫不经心地摆摆手。
  她想在神殿里捞点其他有用的东西,到时候卖给系统存点水,毕竟现在手里的水晶才够一次十连,不存不行啊!
  持家的小能手就是我!
  等段干否跑出瓦尔特杨的视线范围。
  一个声音传到瓦尔特杨的脑中。
  【你任然迷茫着吗?迷茫自己到底是瓦尔特杨还是从前的……约阿希姆……】
  不夹带一丝感情的声线。
  瓦尔特杨愣了神。
  风驰电疾,烈焰黑雾腾飞。
  紧紧的包裹住瓦尔特杨。
  ……
  “定位到盟主大人的位置了!爱因斯坦大人!”临时研究室内一个科研人员汇报道。
  “好!开始投放运输车……”
  爱茵指挥着登月人员开展工作。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特斯拉发来通讯。
  “一切正常……”爱茵开口回道。
  “警报!警报!”
  研究室的崩坏能浓度检测器炸响。
  “爱因斯坦博士!不好了!月球背面的崩坏能浓度突然爆发了!”
  “崩坏能反应9000HW!!!我的天呐!!”有几个人惊呼道。
  “盟主大人所在的位置产生了崩坏能飓风!!是否前去救援!?”
  整个研究室的乱成一锅粥了。
  她们都是逆熵优秀的科研人员,说到底还是普通人,即使是女性崩坏能承受能力要比别人略高一点,但也难逃过变成死士的下场。
  隔着太空玻璃可以看到那如同世界末日一样的场景。
  荒凉的土地上,卷起紫色的风,吹起一些岩石,卷到一个个崩坏能构成的龙卷风中被绞成粉末。
  雷电与烈焰交织在一起,奏响末日战歌。
  乌黑色的云雾更是侵害着每一寸土地,变得更加死寂,给人一种恐惧。
  这根本不可能会在月球上出现的现象硬生生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带了的是绝望。
  在这种天灾下,这铁块研究室根本经不起折腾。
  “鸡窝头!你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我检测到你们那边的崩坏能反应超标了!”特斯拉焦急道。
  “特斯拉博士,别担心,我们会安稳返回的。”
  爱茵想定定众人的心神。
  “别说大话了!几千年来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崩坏能浓度……”特斯拉喝断道。
  “丽瑟尔!你和杨那家伙可别给我死了!!听到了没有!!?给我好好的……”特斯拉喉咙有些哽咽。
  她没有想过一次看起来没有多大危险的登月,会是迈向死亡的一步。
  “嗯,好的。”爱茵知道自己挚友最讨厌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即使她表达的方式从来都很不尽人意,但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的人。
  爱茵提前挂断了通讯。
  “我们要相信盟主大人他会没事的,现在!立即先撤离月球背面……”下指令道。
  ……
  逆熵总部已经吵翻了。
  “亏盟主大人这么信任她!”有的人怒道。
  “早就说第二律者的话不可信!”之前提出不同意的看法的执行者站了起来。
  逆熵的所有人觉得是第二律者的诡计,什么也是崩坏的叛徒,欺骗都是为了除掉第一律者瓦尔特杨。
  ……
  偏殿内。
  偷偷看着瓦尔特杨如同睡着了一般悬浮在空中。
  狂风四起。
  “啧啧!这么大阵仗!”段干否躲着贝纳勒斯翅膀下面。
  但任然被狂风吹的头发翻飞。
  瓦尔特杨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开始接触律者核心了。
  动静有些大,段干否也不好暴露第二律者的力量,要是崩坏知道自己来到这里,八成得完蛋。
  崩坏这个月打自己可是有愤怒效果加成,攻击起码加成500%。
  “瓦尔特一定要撑住啊!我可看好你了!”
  ……
  崩坏意识空间
  瓦尔特杨第一次见到崩坏。
  看着眼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崩坏意识坐在王座上。
  很平淡的态度……
  瓦尔特杨丝毫不惧,推了推眼镜,讽刺道:
  “还真是恶性趣味呢……”
  只见崩坏变成的“瓦尔特杨”打了一个响指。
  崩坏想要瓦尔特杨明白一件事……
  【地球上无数次人类文明的诞生与毁灭,崩坏一次次出现……
  人类如同蝼蚁一般不断与崩坏作斗争,可终究逃不了被毁灭的下场……
  而人类不断在消耗地球的资源,如同蛀虫一般恶心……
  人类是必须要被消灭殆尽的蛀虫……以及律者的责任。】
  “呃!!!”
  瓦尔特杨感觉脑袋被撑爆了。
  身体一垮,跪倒在崩坏面前,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一瞬间接受不了如此庞大的信息。
  崩坏勾了勾嘴角。
  许久之后,瓦尔特杨缓了过来。
  喘着粗气,瓦尔特杨轻蔑地笑了:
  “呼……如果说你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太低估我了……崩坏……”
  崩坏面容上有愤怒攀上。
  又是不可教化的顽石!
  怎么又碰上一个这样的家伙!?
  自己看人的眼光就这么差吗?
  崩坏意识被愤怒冲昏头脑。
  瓦尔特杨蹒跚的站了起来。
  “真是精彩的表情啊!崩坏!!”
  瓦尔特杨猛得上前,手里开启了最大的拟似黑洞,手一送。
  直接糊在崩坏意识体的脸上!!!
  “可我答应了她!你被封印在这里的力量我就收下了!!”
  瓦尔特杨也是赌了一把。
  把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赌这一缕崩坏意识的会不会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
  而他,
  赌赢了!
  崩坏意识的身体因为之前系统管理者的一掌,凝聚体有些不稳。
  现如今人类的愤怒情绪冲昏头脑,没反应过来。
  崩坏意识如同破损的陶罐,皮肉的裂纹不断蔓延开来。
  光芒从裂缝中泄露。
  白光吞噬了一切,一瞬间这片意识海只剩下瓦尔特杨。
  崩坏意识空间破裂了。
  万年来寄托在四颗律者核心上的崩坏遗留意识空间,终究是腐朽殆尽。
  再次睁开双眼,
  回到了现实中。
  风暴、黑雾与雷霆、烈焰,逐渐退去。
  瓦尔特杨悬在空中。
  展开紧握的双拳。
  厚实的手掌里赫然躺着四颗不同颜色的宝石。
  璀璨而又晶莹剔透。